陈经温过失损坏电力设备案,过失致人重伤罪的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法律法文 人气:158 发布时间:2019-08-04
摘要:山 东 省 东 营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女,生于1962年1月25日,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住邓州市穰东镇曾家村。 广 东 省 江 门 市 中 级 人

山 东 省 东 营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女,生于1962年1月25日,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住邓州市穰东镇曾家村。

    广 东 省 江 门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妨害作证罪案例分析

  刑 事 判 决 书

  原审被告人房某某,男,1962年3月3日出生于邓州市,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住邓州市穰东镇曾家村。1999年12月14日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2000年1月5日被逮捕,2000年6月2日经邓州市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现在家。

  刑 事 裁 定 书

原审被告人李A,男,1947年7月24日出生,汉族,海南省万宁市人,初中文化程度,原万宁市人民法院执行庭副庭长,住万宁市农委宿舍。因妨害作证于1999年11月3日被拘留,同年11月18日被逮捕,2000年8月25日琼海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免予刑事处罚后释放。

  (2001)东刑一终字第42号

  邓州市人民法院审理邓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房某某犯过失致人重伤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提出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二○○○年六月一日作出(2000)邓刑初字第8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询问双方当事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2006)江中法刑一终字第19号

琼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A犯妨害作证罪一案,琼海市人民法院于2000年7月25日作出(2000)琼海刑初字第91号刑事判决。上述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海南分院以原审错误认定李A犯罪情节轻微,而对被告人李A作出免予刑事处罚的错误裁判为由,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依法提审并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海南分院出庭支持抗诉。原审被告人李A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公诉机关东营市东营区人民检察院。

  原判认定,1999年2月7日上午,被告人房某某与其同居生活的被害人王某因琐事在其住室发生争吵,王某将室内塑料壶内的汽油倒到身上并点火欲自焚,被告人房某某发现后将汽油壶夺下,把火打掉,但未采取控制火种等有效措施,致使王某再次点火燃着身上汽油,被烧得面目全非。经南阳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被害人王某之损伤构成重伤。被害人王某受伤后就诊于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三个月,所花医疗费一万余元,已由被告人房某某支付。上述犯罪事实被告人供认不讳,证人房新亭、房新海、房玉如证实王某满身是火从门市部跑出来,房某某拿个被子跑出来往王某身上蒙。证人陈道玉、余家园、贺小会证实,事后听王某和房某某说两人生气,是王某自己往自己身上倒的油,自己给自己点了。有被害人王某的陈述、南阳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书及王某被烧伤的照片等证据在卷。以上证据经原审法院当庭质证,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原判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判处被告人房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10000 元(不含已支付的费用)。

  原ca88,公诉机关台山市人民检察院。

原判认定,1995年9月7日,万宁市党校原校长李B因涉嫌受贿被万宁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决定逮捕。同年12月某天,为使胞兄李B免受刑事处罚,被告人李A上门请求证人蔡少平改变原向检察机关所作的证言;与此同时被告人亲自草拟了书面证明材料二份,内容是证明1994年李B收取证人蔡少平的18.6万元属私人借贷关系,且李B已于同年7月1日将款归还蔡少平。被告人李A将材料交卓某抄写后,亲自送到某检察院某副检察长手中,然后要求证人蔡少平到该副检察长处将材料取回并签名证实。蔡少平按李A的要求取回材料,但未在材料上签名加以证实。李B受贿一案一审法院开庭审理前,证人蔡少平曾改变原证言,即分别向司法机关和律师提供了与上述证明材料内容相一致的证言。1998年5月份,李B受贿一案二审法院开庭审理前几天,被告人李A叫出陈进云、李光炳二人一起喝茶,要求陈、李二人出席二审法庭证明李B还钱给蔡少平这一事实。陈进云、李光炳便按李A的要求作为证人到庭证实: 94年7月1日,看见李B还钱给蔡少平。李B因受贿18.6万元,已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经温,男,1949年1月5日(农历)出生于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史口镇,汉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东营区史口镇陈家村。2001年2月22日因涉嫌犯过失损坏电力设备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9日被宣布逮捕,现押于东营市看守所。

  上诉人王某上诉称:事实不清,定性不准,赔偿少,还需进一步治疗费用。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高伟,男,汉族,1976年3月10日出生,小学文化程度,住四川省合江县福宝镇铜鼓村6组46号。因本案于2005年8月10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6日被逮捕。现押于台山市看守所。

原判认为,被告人李A指使他人在诉讼中提供了与事实不相符的证人证言,其行为构成妨害作证罪。根据被告人的犯罪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处被告人李A免予刑事处罚。

  辩护人齐彬利,山东齐征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房某某对一审判决不持异意。

  台山市人民法院审理台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高伟犯猥亵儿童罪一案,于2005年11月28日作出(2005)台法刑初字第59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高伟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海南分院抗诉的主要理由:1、被告人李A的犯罪情节不是轻微,而是情节严重。一是李A妨害作证的案件是重大经济犯罪案件,其妨害作证行为影响了该重大经济犯罪案之罪与非罪的认定;二是由于李A妨害作证行为的干扰,致使罪犯李B案件在侦查阶段就遭受到较大阻力,致一审开庭后将近一年才作出判决,二审开庭后又延迟二年一个月后才作出判决,严重影响和干扰了对罪犯李B经济犯罪案件的正常刑事诉讼活动,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三是李A主观恶性严重,无悔罪表现。2、原审判决违反法律对特殊犯罪主体应当从重处罚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司法工作人员犯妨害作证罪的,应当从重处罚。而原审判决却未适用这一条款,显然是不当的。据此,请求撤销琼海市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李A作出的判决,对原审被告人李A作出公正判决。

  东营市东营区人民法院审理东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经温过失损坏电力设备一案,于2001年7月5日作出(2001)东刑初字第111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陈经温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公开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房某某过失致人重伤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王某上诉称“事实不清,定性不准”的理由,经查,被告人房某某供述了两人生气后,王某自焚,其用被子灭火的过程,且与现场目击证人房文宁、房新海、房玉如证言证实的王某自焚后从屋内出来,房某某用被子灭火的情节相一致。证人陈道玉、余家园、贺小会亦证实事后听王某、房某某说两人因为生气,是王某自己往自己身上倒的油,自己给自己点了。王某亦有陈述在卷佐证。综上,被告人房某某发现被害人王某往自己身上倒汽油后,没有采取控制火种等有效措施,从而造成王某自焚被烧成重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故上诉人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王某上诉称:“赔偿少,还需进一步治疗费用”的理由,经查,王某被烧后,就诊于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三个月,所花医疗费一万余元,已由被告人房某某支付,一审法院判赔王某10000元并无不当。所需进一步治疗费用等,因没有赔偿依据,待治疗后,可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故上诉人的该上诉理由亦不能支持。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高伟于2005年8月10日下午5时许,在台山市台城镇尤鱼村十巷见到杨X欣(女,4岁)、张艳娇(女,5岁)、杨成龙(男,5岁)等3名儿童在小巷内玩耍。期间杨X欣骂了被告人高伟一句,被告人高伟即上前用手脱其裤子,遭杨X欣拒绝,被告人高伟用手殴打杨X欣的手部和头部后,又强行脱下杨X欣的裤子,用手抠摸杨X欣的阴部,致杨的处女膜受伤破裂。经台山市公安局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被害人杨X欣处女膜破裂符合新鲜破裂,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原审被告人李A辩称:公诉机关起诉、抗诉及原判认定的事实不成立,一是交给沈逢泽的二份材料不是其起草的,也没有多次随同家人上门纠缠证人蔡少平、符秀荣夫妇和要求蔡少平改变原证词;二是没有要求陈进云、李光炳在李B案二审开庭时出庭作伪证。其原有罪供述,是在侦查机关指供下,违心地交代的,请求再审宣告无罪。

  原审判决认定:2001年2月21日15时许,被告人陈经温酒后携带铁锨、扳手等工具窜到东营区史口镇陈家村村东300米处其责任田内,将其地里一高压电线杆拉线的地锚挖出,并将拉线上的“UT”卸下,致使线杆倾斜。被告人陈经温发现后,积极采取补救措施,但均未实,高压线松弛并搭落在下面的低压线上,造成低压线短路,高压线损坏,全线停电3小时。经物价部门鉴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970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房某某发现被害人王某往自己身上倒汽油后,本应有效控制火种,但轻信能够避免危害结果发生,从而造成王某自焚烧成重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量刑及民事赔偿适当,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被告人高伟的供述与被害人杨X欣的陈述、证人张艳娇、杨成龙、李秀、李云的证言在卷证实,且基本一致;被害人杨X欣、证人张艳娇、杨成龙对被告人高伟的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猥亵被害人的经过情况;台山市公安局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证明被害人杨X欣处女膜破裂符合新鲜破裂,所受损伤为轻微伤;作案现场照片经被告人高伟辨认属实。

经再审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正确,有抗诉机关当庭出示和宣读的下列证据证实: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1)证人证言。证人商芹阁证实:2001年2月21日下午3时许,她出去找陈经温,看到陈在自家地里,她到地里时看到电线杆的拉线已被挖出,陈将拉线上的“UT”卸下来了,她看到电线有些松就告诉陈经温,陈让她拉住拉线,然后去装拉线上的“UT”,但没有装上。陈又找来商克吉的农用三轮车帮忙,仍然没有装上就回家了。证人商克吉证实:2001年2月21日下午4时左右,陈经温来找他,让他用农用三轮车拉电线杆,他开车到陈的地里,陈让他用三轮车拉地旁的一根电线杆,然后陈想把拉线同地锚连接上,他看到用三轮车拉不动就回家了,到了晚上发现停电了。证人陈传茂证实:2001年2月21日下午3时许,他在村里遇见陈经温拿着铁锨、钳子和扳手,陈就告诉他自家地里的电线杆拉线地锚碍事,要把地锚挖出来。大约4时左右,他到陈家地里,看到地锚已被挖出,拉线“UT”被卸下来,线杆的高压线搭到下方的照明线上,陈经温害怕了就叫商克吉用农用三轮拉线杆,准备拉线杆,准备把拉线“UT”装上,但是拉不动,当天晚上就停电了。(2)鉴定结论。经物价部门鉴定,该案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8970元。(3)破案经过证实:2001年2月21日晚,东营区电业局史口变电所工作人员将陈经温带到史口派出所,经审讯,陈经温对将地锚挖出,卸下“UT”致使电线杆倾斜,造成高压线与低压线接触、短路的事实供认不讳。(4)刑事科学技术照片证实:被告人陈经温损坏电力设备的现场位于东营区史口镇的责任田里,并将现场的环境、破坏的拉线等进行了拍照。(5)被告人供述。被告人陈经温归案后,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与证人证言相一致。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高伟无视国家法律,猥亵儿童,其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应当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1、原审被告人李A多次供述及亲笔供词。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经温目无国法,酒后将其责任田里的高压电线杆的拉线地锚挖出,卸掉地锚上的“UT”,致使高压线与低压线相接,造成电力设备的损坏,其行为已构成过失损坏电力设备罪。是否造成严重后果,只是量刑时是否加重处罚的情节。由于被告人陈经温实施破坏行为后,能采取补救措施,犯罪情节较轻,归案后如实交待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对其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以过失损坏电力设备罪,判处被告人陈经温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宣判后,被告人陈经温以“原审法院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提出“原审法院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依法改判上诉人陈经温无罪”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高伟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2、证人证言。证人蔡少平证实原审被告人李A指使其向司法机关提供虚假证明材料和虚假供词;证人符秀荣证实原审被告人李A指使蔡少平作伪证;证人沈逢泽证实被告人李A交二份材料给其,并叫蔡少平签名证实材料内容的真实性;证人卓宁证实被告人李A的弟弟李世超叫其抄二份材料,材料内容证实十几万元李B已还给包工头;证人李光炳证实被告人李A指使其和陈进云出庭作伪证。以上证言与原审被告人有罪供述相一致。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相同。

  原审被告人高伟上诉称,其当时只拍打了杨X欣的头部一下,并没有抠摸杨的阴部。

3、书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调查笔录和李B辩护律师调查笔录记载蔡少平改变原证词的事实;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庭审笔录记载陈进云、李光炳出庭作伪证的事实;原审被告人李A草拟交他人抄写的证明1994年李B收取证人蔡少平的18.6万元属私人借贷关系的材料复印件二份。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上诉、辩护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上诉人陈经温的行为构成过失损坏电力设备罪。但是,上诉人陈经温的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原审判决书中的“是否造成严重后果,只是量刑时是否加重处罚的情节”的认识,用在过失损坏电力设备罪上是错误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上诉人高伟犯猥亵儿童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质证,证据之间能互相印证,且来源合法,客观真实,应予采信。

  一、维持东营区人民法院(2001)东刑初字第111号刑事判决对被告人陈经温的定罪部分。

  对上诉人高伟所提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用手殴打被害人的头部和手部,并脱下被害人的裤子,用手抠摸被害人的阴部。上诉人虽不供认,但有被害人杨X欣的陈述及对高伟的辨认笔录,现场证人张艳娇、杨成龙的证言及对高伟的辨认笔录,证人李前秀、李玉云的证言在卷证实,且能够相互印证,证明上诉人高伟猥亵杨X欣的犯罪事实。上诉人高伟上诉理由据理不足,不予采纳。

原审被告人李A庭审时辩称,其的有罪供述是检察机关指供和逼供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信。

  二、撤销东营区人民法院(2001)东刑初字第111号刑事判决对被告人陈经温的量刑部分。

  本院认为,上诉人高伟采用强制手段猥亵儿童,其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三款的规定,应当从重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高伟上诉所提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李A身为司法工作人员,知法犯法,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作证罪,应从重处罚。抗诉机关认为原审被告人的犯罪情节严重据理不足,不予采纳;认为原判适用法律不当,即未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三款,而适用第三十七条判处原审被告人李A免予刑事处罚不当据理充分,应予支持。原审被告人李A请求宣告无罪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经温犯过失损坏电力设备罪,免予刑事处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三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一、撤销琼海市人民法院2000年7月25日(2000)琼海刑初字第91号刑事判决;

  审 判 长 李道华

  审 判 长 周 密

二、被告人李A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代理审判员 马曰全

  代理审判员 毛 国 华

  代理审判员 张志刚

  代理审判员 翟 新

  二○○一年九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李瑞生

本文由ca88发布于法律法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陈经温过失损坏电力设备案,过失致人重伤罪的

关键词: ca88

上一篇:常州市技术创新网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