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人员知法犯法,转移隐藏租金收入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社会中心 人气:111 发布时间:2019-07-07
摘要:一起离婚案,搭上了一条人命,可是案件背后的秘密却远不止这些。就在办案人员审理时,该离婚案却牵出一起法院执行人员贪污案件。这其中有哪些关联,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起离婚案,搭上了一条人命,可是案件背后的秘密却远不止这些。就在办案人员审理时,该离婚案却牵出一起法院执行人员贪污案件。这其中有哪些关联,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10月19日,在案件终审判决之后,记者对此案进行了采访。

12年前,一起车祸夺去她的生命。12年后,她的家人仅拿到1万余元的赔偿款

中新网福建上杭10月30日电 (陈立烽 袁英 刘帆)身负债务,明明有租金收入却予以转移、隐藏,以此规避对已生效判决、裁定的执行。福建省上杭县人民法院30日披露,该院审结一起拒执案,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单位某纺织公司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一年。

2013年1月8日,钟山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冒着严寒开展“清晨执行”行动,成功执结一件标的为2225元的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2011年5月17日晚,卢某驾驶二轮摩托车撞伤庞某后弃车逃逸,经交警部门调查认定,卢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卢某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于2012年5月14日依法向钟山法院起诉。2012年6月21日,钟山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判令卢某赔偿庞某2200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25元。 因卢某有一定经济收入,却拒不履行赔偿义务,庞某于2012年12月25日向钟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钟山法院执行法官分别于2012年12月26日、2013年1月4日两次前往卢某家中,其均避而不见。为依法维护申请执行人庞某的合法利益,1月8日清晨7时30分,钟山法院执行庭庭长带领4名执行干警冒着严寒,驱车前往羊头镇后,再踏着泥泞的乡间小路,步行前往卢某家中开展“清晨执行”行动,成功将被执行人卢某“堵”在家中。经过执行法官耐心的教育,被执行人卢某在询问笔录中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立即将赔偿款全部交到法院。 9时30分,申请执行人庞某如愿以偿领取到执行款,当了解到这执行款是执行法官在清晨冒着严寒下乡执行所得时,庞某感动得连声向法官们道谢:“法官同志,真的太感谢你们了,在冬天这么冷的清晨帮我执行赔偿款,辛苦了!”

离婚执行案搭上了人命

法院判决十余年 26万元赔偿款为何拿不到?

该案也是上杭法院审结的第一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刑事自诉案件。袁某、丘某、段某与长汀县某纺织有限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经上杭县人民法院一审,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某纺织公司应赔偿袁某、丘某、段某财产损害损失合计3213550元。

图片 1

2013年,石拐区的段某和白某因婚姻出了问题,便向石拐法院提起诉讼离婚。判决下达后,白某却一直没有按照判决执行。按照法律规定,此案也随即进入了执行阶段。而执行此案的是石拐区人民法院的临时工孟某。虽然孟某知道自己并不具备执行资质,可是依然在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前往与白某、段某协调。当年5月26日,孟某将段某和白某约到了被执行的屋子里。就在房屋移交过程中,孟某被白某支出屋,之后白某在屋内将段某杀害。

图片 2

民事判决生效后,纺织公司未履行生效判决,袁某、丘某、段某向上杭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杭法院受理后,即向被行人纺织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相关执行材料,督促被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但纺织公司迟迟不予履行。

图为庞某到执行庭签领执行款

一起离婚案却变成了一起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

2004年7月,在包头市固阳县金河镇阿勒塔大街,张陆梅遭遇车祸,第二天不治身亡。撞向她的是一辆二轮摩托车,车辆没有牌照,驾驶这辆二轮摩托车的司机属于酒后无证驾驶。

在执行过程中,上杭法院查明该纺织公司将租赁来的部分厂房、空地转租给潘某、兰某等人使用,上杭法院向承租人潘某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将应支付给纺织公司的租金交至上杭法院。

“我们在调查这起案件的时候,发现孟某也牵涉其中。虽然孟某只是临时工,但是作为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我们也将他纳入了调查范围。我们抽取了孟某所执行案件的卷宗和台账,发现这些案卷和台账中,都存在将执行款私存到个人账户的问题,而且入卷的执行款收据和判决书上的数额还有出入。”办理此案的石拐区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局肖光说。

遭遇车祸那年,张陆梅28岁,她永远离开她4岁的孩子。在此之后,法院判决肇事者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赔偿张陆梅家属共计26万余元。

2016年5月,被执行人纺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为迫使潘某将厂房租金上交于他,强行将潘某承租的厂房断电,造成潘某无法生产;潘某迫于压力向被执行人纺织公司支付租金8万元,张某收取后予以转移、隐藏,致使法院判决无法执行。因张某拒不履行,上杭法院对张某予以司法拘留15天;被采取拘留措施后,张某仍拒不履行支付义务。

对孟某所执行的部分案卷调查发现,2011年,孟某在执行河南合力公司雇员张某伤害赔偿纠纷案时,石拐区人民法院判决河南合力公司共应承担赔偿款35万多元,其中包含赔偿款32万多元,执行费5177元等。可在执行过程中,孟某让河南合力公司将执行款打入了他的个人账户,收到款项后,他只将其中的1177元交回了石拐法院充当执行费,剩余4000元都被他据为己有。而且,他还将给予张某的32万多元赔偿款,扣除了1.8万多元。为了隐瞒自己的行为,他让张某的妻子打了一张32万多元的收条,并将其入卷。

12年来,张陆梅的家人除了悲伤与祭奠之外,就是为赔偿款四处奔波。而时至今日,赔偿款却仅拿到了1万余元,其余赔偿款的数字仍旧停留在纸面上。

2017年6月1日,上杭法院以某纺织公司、张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将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安机关以不符合立案条件为由决定不予立案。2017年7月2日,袁某、丘某、段某向上杭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追究某纺织公司及张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刑事责任。

同年,孟某在执行一起砸政府玻璃案件中,他又打起了政府的主意。根据法院判决,被告人应该赔偿4600元,但孟某收到被告人的赔偿款后,不仅没有给予政府赔偿,也没有存入石拐法院的执行账户。他只是将其中的50元缴纳了诉讼费,剩余的4550元则被他利用职务之便据为己有。

意外遭遇车祸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某纺织公司明知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并有能力执行,故意隐瞒、转移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情节严重,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经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告人张某作为负责执行义务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应当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除此之外,2012年10月,孟某在执行阳光机械有限公司与顾某某买卖合同纠纷时,孟某从顾某某处按照法院判决执行了25万元。而这笔钱,孟某并没有将其打入法院的执行账户,只是给了阳光机械有限公司20万元,剩余的5万元被他收入囊中。

2004年7月31日13时许,张陆梅推着自行车行走在固阳县金河镇阿勒塔大街上,那时的金河镇街上还没有如今繁华,机动车辆也不是很多,街上的人们大多是附近赶集的村民。

执法人员利用职务犯罪

一辆二轮摩托车突然撞了过来,张陆梅受伤后,随即被送往了医院。第二天,张陆梅的家人收到了噩耗,因抢救无效,张陆梅永远地离开了。

案发后,2013年5月29日,孟某被石拐区人民法院开除。2014年12月16日,固阳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犯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对孟某批准逮捕。随后,孟某被固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孟某提出上诉。而固阳县人民检察院也认为法院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认定罪名错误,重罪轻判,量刑畸轻,提出抗诉。

在判决书上记者看到,8月20日,肇事者王长青被固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8月26日被固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近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孟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之后,经过审理查明,事发当天,王长青酒后无驾驶证驾驶无牌照二轮摩托车,带着另一人从阿勒塔大街由南向北行驶至兴源大厦楼前与由北向南推自行车步行的张陆梅相撞,致使张陆梅受伤,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于8月1日死亡。

作为法院执行人员,孟某为何知法犯法?

固阳县人民法院认为,王长青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赔偿张陆梅及其家属包括丧葬费、抚养费、死亡赔偿费等共计26万余元。

“虽然他是法院的执法人员,但是他的法律意识却很淡薄,还认为他自己没什么大事。而且,这些钱都是孟某主动向执行人要的。此案判决后,我们也与石拐法院进行了联系,随后进行了职务预防教育,杜绝此类案件的再次发生,而且还在继续跟进此案。”肖光说。

根据判决书显示,经交管部门认定,王长青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而王长青也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未提出辩论观点,但他对附带民事原告人的赔偿请求表示自己没有能力赔偿。

12年未拿到赔偿款

自从判决书下来之后,张陆梅的家人四处奔波,希望能得到那起交通事故的赔偿款。

然而,12年过去了,他们却仅拿到了1万余元,剩下的赔偿款仍停留在纸面上。在这12年中,张陆梅的父母年逾古稀,她的女儿也已经长大。

“找了好多次,仍然没有结果。”张陆梅的姐姐说,最近的一次商谈结果是被执行人每月给家属1000元,直到还清为止。而这让张陆梅的家属无法接受,因为按照这样计算,25万余元还清需要20多年,而张陆梅的父母年逾古稀,孩子也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一个月1000元于事无补。

张陆梅的姐姐介绍说,在安葬的时候,王长青给了他们11000元的丧葬费,之后张陆梅的丈夫开始为赔偿的事情一直奔波。直到今年3月份,因为一直没有拿到赔偿款,张陆梅的丈夫将此事委托给了张陆梅的姐姐。

关于赔偿的问题,一度被搁置。

直到今年11月8日,张陆梅的姐姐和家人在一家银行看到王长青与另外一人在取钱。随后,张陆梅的姐姐与其争执之后报了警,因为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警方对王长青拘留了15天,经过固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协调,王长青赔付了张陆梅家属4000元,并承诺在12月18日再给6000元。而在此间,王长青也承诺每月付给张陆梅家属1000元,直到还清为止。但张陆梅的家属表示,并不同意如此赔偿。

这12年中,被执行人到底在哪里,做何工作?张陆梅姐姐说,经过他们多方打听了解,王长青这几年主要在工地包工程,他一直开着一辆面包车,接送工人,但这辆面包车却并不在他名下。

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通过拨打王长青的电话试图与其取得联系,但电话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中。

法院:去年家属才申请执行

多方辗转,12月6日,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联系到固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人黄翠枝。了解案情之后,黄翠枝说,这件案子她知道。

黄翠枝说,案件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而直到去年,执行人家属才来到固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随后,执行局在寻找王长青的同时,开始查其名下的财产。黄翠枝说,只要查到了被执行人名下有财产就可以强制执行。

“最后找到被执行人了,但他名下没有任何可执行的财产。”黄翠枝说,最后以拒不执行罪拘留了王长青,但王长青仍然称无力赔偿。黄翠枝证实了张陆梅姐姐的说法,张陆梅的家属确实拿到了一部分钱。

12年拒绝执行法院判决,王长青是否构成了“老赖”。对此,黄翠枝称,按理说,王长青应该被法院拉上了黑名单。当记者问到这份名单从哪里可以查到,黄翠枝称自己并不能确定,需要详细了解之后,在12月7日的时候给记者答复。但截至昨日17时截稿,记者并未收到黄翠枝的回复。

家属可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内蒙古融兴律师事务所律师潘慧分析认为,目前张陆梅的家属可以通过两条法律途径维权,其一是通过民事诉讼,起诉被执行人。其二是通过申请检察院以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罪对其提起公诉。

除此之外,潘慧认为,被执行人12年不执行,基本上已经成为失信人员,申请执行人可通过当地法院执行部门将其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她说,如果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恶意转移财产的时候,可以向法院执行局提供线索,一旦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其恶意转移个人名下财产,执行局便可以强制执行。

公开资料显示,关于破解执行难的问题, 今年2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开展部署2016年全区法院“执行年”专项工作, 要求全区法院加大对执行工作人力、物力的投入,必要时要举全院之力,营造出强有力的执行声势 ,打一场执行工作的“攻坚战”。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毅峰曾指出,要运用司法手段惩治一批不履行法院裁定人员,用足用好强制手段。既要敢于使用罚款、拘留、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入境等强制措施,还要根据案件不同情况,尝试采用集中执行、交叉执行、公告悬赏令等措施,加强对被执行人的威慑。

本文由ca88发布于社会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执法人员知法犯法,转移隐藏租金收入

关键词: ca88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