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松下听箫韶,大学保安被称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社会中心 人气:51 发布时间:2019-12-08
摘要:他就是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的“保安诗人”——于在泉。 高座寺朋谪仙在 乾隆下台抒情怀 1996年,在学校与以王步高为首的专业教师的筹备下,东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复建,次年便开

  他就是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的“保安诗人”——于在泉。

高座寺朋谪仙在 乾隆下台抒情怀

1996年,在学校与以王步高为首的专业教师的筹备下,东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复建,次年便开始招生。这之间的创业艰辛,可谓筚路蓝缕。在东南大学的这些年里,为了中文专业的发展,王步高与中文系的老师们共同努力,先后建起“大学语文”、“唐宋诗词鉴赏”两门国家精品课程,建起“大学语文”、“唐宋诗词鉴赏”两个立体化系列化的精品教材,建起两个精品课程网站,并组建了以东大牵头的江苏省大学语文研究会,获得过多次省和国家教学成果奖。

图片 1

湖底隧道接云梯 紫峰钟山双子星

读书人都说要“为往圣继绝学”,而对于王步高教授来说,教书育人却绝不仅仅是“继”,他更是要创新,在古老的文本里投入自己更多的感情与经历。在“六朝松下话东大”的讲座上,他充满激情,如数家珍,以东南大学的历史沿革为线索,详细介绍东大精神的演进与传承,并结合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讲述东大历史上的“诚”、“止于至善”、“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等校训所承载的东大精神和道德追求;每年的新生文化季,王老师都会来到文艺汇演现场为新生现场朗诵校歌,并与大家齐唱校歌。王步高教授以他的教育,成全了无数学子对于“大学”的最美好心愿。有位学生回忆:“大四毕业时听到王老师所做的‘沧桑百载话东大’的校史讲座,重新认识了这所学校的底蕴和辉煌,并促使我决定留下来为这片土地的明天努力。”

  诗·词·人·生

受父亲影响,虽然学历不高却爱上诗词

1991年,王步高刚来东南大学工作时,学校的中文专业可以说是百废待兴。中文系当时只是社会科学系文史教研室的一部分,教师只有三四个人。

  虽然只是短短六十字,但于在泉也是字字斟酌。进香河、丹凤街、四牌楼、成贤街、碑亭巷等等地点景色,与“止于至善”的校训自然融合,展现东大人文氛围。说到“沙塘融暖”四字,他特别解释道,沙塘园原是学生吃饭的地方,附近的保卫处楼上也可以晒被子。吃饭暖和,晒被子暖和,再联想起杜甫“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的诗句,便得到此四字。

倒行环冈步五百 云光轮回雨花台

几乎每个东大人入学后学的第一首歌都是《东南大学校歌》:“东揽钟山紫气,北拥扬子银涛。六朝松下听箫韶。齐梁遗韵在,太学令名标。百载文枢江左,东南辈出英豪。海涵地负展宏韬。日新臻化境,四海领风骚”。每次校庆、开学典礼、毕业典礼等重大活动和人文讲座、大型文化活动正式开始之前,同学们都要起立齐唱校歌,这已经成为东南大学的传统与惯例,东大精神也由此伴随着优美激昂的校歌旋律在广大师生校友间代代传承。

图片 2于在泉 本文图片均来自“东南大学”微信公众号

达摩修行悄离开 梁武顿悟忙派差

这么多的课时与讲座,丝毫没有打磨掉王步高教授对于教学,对于学生的热爱。虽然他早已对教材、教学内容烂熟于心,但是仍旧认真备课,大量课文都能背诵,每年讲白居易《长恨歌》的时候,从头背到尾,不错一句。同学们都报以长时间热烈掌声。他还曾在四牌楼校区为大家上“黑课”,因为停电,所有的教学内容由王步高教授在讲台上背出来,到了下课,学生们竟然也能背出来。王步高教授在文章中回忆起这件事,写道:“……效果比有电时还好。几年后还有学生记得我给大家上‘黑课’的事。”教育仿佛就是在黑暗里点蜡烛,老师亮起来,学生们也被点亮,发出自己的光。

  采访中,不时有入访者进入值班室门口询问,于在泉会详细的出门指路。“这个工作挺不错的,我也能起不少作用”,回到值班室,于在泉这样感慨。尤其是对校园内的学生,于在泉真挚朴实的话语中满含温情,“平时在门口,给留学生指指路,或者提醒同学把车开慢一点,不管大事小事,也能避免一些安全问题”。看到校园里建筑模型的比赛展览,他心中也为大家感到高兴,觉得东大的文化底蕴如此深厚,期望学生们能够不断提升自己,多多实践。

步莲观蓼曲桥行 柳湾赏鱼盆景奇

“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图片新闻

图片 3 加拿大民众悼念货车冲撞行人事故遇难者 特鲁多出席仪式

图片 4 少林小子80米高空吊钢丝绳过招

图片 5 征集:用影像探寻非遗之路

图片 6 出鞘:中国疑首射海基高超音速武器

视频新闻 秒拍精选

图片 7 视频:男孩放风筝划4车 风筝线成 “隐形刀”

图片 8 视频|11岁女孩已做4年战地记者:请给我玩的机会

图片 9 视频:最萌“公务员”!浙江31只小警犬集中配发啦

图片 10 视频:中介拖欠房东几千元房租:续约之后再给钱

图片 11 春季7天瘦腿计划

图片 12 东北妹子有多彪悍

图片 13 不想起床的你

图片 14 这7个方法能瘦腰

十朝文化荟金陵 不愧天开帝王居

2009年,从东南大学退休的王步高接受清华大学邀请,在该校开设诗词格律与写作、大学语文等课程。曾有清华学子形容,选王步高的课“比在北京买车摇号还难”,“王爷爷的课,是值得关机两个半小时用心听的一门课。”

  读得多了,背得多了,跑的地方多了,所见的人与物熟悉了,灵感也就来了,自然有了创作的冲动。于在泉作诗行云流水。与常人作诗不同,他并没有学格律、押韵,一方面考虑到自身词汇不够,另一方面也怕束缚自己的思维,所以他作诗从不硬想,只是自然地表达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内心情感。在雨花台的御碑亭,于在泉吟出了“一声长啸震山谷,余音未了豪气足。云光说法见功夫,乾隆下马御笔抒”,怀古之情意味深长。在玄武湖,于在泉吟下“渐入佳境处,行云流水图,汗水湿衣不知苦,只为春常驻”的诗,就更多地含有现实的感慨了。最能代表于在泉“乡思”的是其吟下的“金陵神游”诗:“脚踏后湖望紫金,思随春风穿金陵。烟雨莫愁瞻园吟,六朝台城何时寻。天下文枢秦淮地,桃叶渡口千年情。王谢堂前燕飞去,飞到江边化燕矶”。和别人坐在窗前桌下写诗不同,于在泉的诗都是跑出来的。他多年以来跑了多少路,跑出了多少诗词,没有精确的统计,但于在泉对南京的每一处胜迹都发自内心作了吟颂,每一首都是真情实感的写照。

心系东大,他也会撰诗讴歌。于在泉曾以东大为核心,以地名相串写下一首四言诗:“欲寻学府,进香河畔。鼓楼钟声,唱经抑扬。沙塘融暖,丹凤朝阳。六朝松赞,梅庵昱巷。四牌楼下,门出成贤。远眺北极,后湖荡漾。蓁巷凄凄,碑亭沧桑。延龄百年,止于至善。”虽然只是短短六十多字,但于在泉字字斟酌,进香河、丹凤街、四牌楼、成贤街、碑亭巷等等地点景色,与“止于至善”的校训自然融合,展现东大人文氛围。

提到校歌的写作过程,王步高教授说:“我是用《临江仙》的词牌、用文言文写的校歌,前后分四个层次。第一,写东大的地理位置;第二,写东大千年的悠久历史;第三,写百年来办学的辉煌;第四,是东大的办学理念和对未来的展望。‘六朝松下听箫韶’,‘海涵地负展宏韬’……全词一共58字,我一字一句推敲,听取意见,反复修改,最终完成了校歌的创作。” 2016年1月,王步高老师将《东南大学校歌》等手稿捐赠给学校档案馆,并饱含激情的细述了当年创作《东南大学校歌》、《百年校庆碑文》、《东南大学铜鼎铭文》的情景和过程。他说自己在当年创作时的状态已近“神魂颠倒”,仅手稿就有50-60稿。

新浪新闻公众号

此外,出现“东南”二字的名诗名篇,于在泉也特别留意。说到此处,他语调上扬,列举几首。或是他最近刚刚背下的《滕王阁序》,“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或是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中“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又或是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中“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全国的大学语文教育改革是与东南大学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在全国大学语文教学中,东南大学一直发挥着引导与示范作用。而王步高教授作为两门国家精品课程的主持人,他一直把自己定位在“既当队长,又当第一主力队员”的身份上。对于这这些课程,他在教学团队中承担的门数是最多的。他的“大学语文”还同时开两个班,“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诗词格律与创作”有时在不同校区同学期一起开,“诗词格律与创作”甚至同一学期既对本科生开,也对研究生和进修教师开。他对此在文章中回忆道:“我每年要给研究生上三门课,仍每年给本科生上五门课左右。最多时有四五百人听我一门课。在四牌楼校区,有过五百人选我一门课,没有这么大的教室,只好一周上两个晚上。”

平日里,拥有保安与诗人双重身份的他,工作与爱好相和,他觉得读诗写诗既能消磨时光也能充实自己。在沙塘园岗亭值夜班时,于在泉就写了首诗:“晚来风声急,路上人渐稀。凭借空调力,提笔又无语”。深夜刮风,人渐稀少,他就写了一首诗“看看玩玩”。说到此,于师傅笑着比起王安石的《春夜》一诗,“哈哈,他是上夜班写的,我也是上夜班写诗,只不过写得不如他好”。

“一往情深深几许”

新媒体实验室

  • 图片 15 收藏|中国政要全阵容
  • 图片 16 漫游国家监察委丨新浪新闻
  • 图片 17 检察官的黑科技:无人机发现山林被掏空
  • 图片 18 全景呈现40年国务院8次机构改革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 新浪简介 | 广告服务 | About Sina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台城烟柳五洲地 水岸听风心神怡

而今,斯人已乘黄鹤去,东南仍萦《临江仙》。有清华的学生说,因为王步高老师,从没到过东大的他会唱东大校歌……每一次唱起熟悉的校歌,东大人便会想起那位不仅仅止于“传道受业解惑”的师者,便会想到他曾表达的最大心愿:“感谢对我情有独钟的东大学子。当你们唱起校歌,看到我写的碑文想起我时,我更想念你们,想念东大。当我百年之后,我的在天之灵每年也会到东大的各校区转上几十回,看看我所期望的‘日新臻化境,四海领风骚’理想在年轻一代的东大人手里变为现实。”

图片 19于在泉工作照

和别人坐在窗前写诗不同,于在泉的诗都是跑出来的。他多年以来跑了多少路,跑出了多少诗词,没有精确的统计,但于在泉对南京的每一处胜迹都发自内心作了吟颂,每一首都是真情实感的写照。

“期待理想成为现实”

  “写诗对于我本身就是爱好,这个我可以讲是一点都不带掺假的。你要是讲诗人,我感到还有点不够格”,对于“保安诗人”的称呼,于在泉十分谦虚,觉得自己只不过是爱好诗词,不能算得上真正地遣词造句、深度钻研。

向往大学,退休后到东大当保安

王步高教授非常珍视东大的讲台,他常常对学生讲:“同学们,我们现在是在皇宫里给大家上课。”在致知堂那样的老教室上课的时候,他常常对学生讲:“这是当年闻一多、徐志摩站过的讲台,也是我的导师唐圭璋先生站过的讲台,甚至是王国维、梁启超站过的地方。”他于是抱定一个信念,“我的学养不如他们,我的敬业精神一定要不亚于他们。我是用整个身心在上课,我的课十分投入。讲古诗词时,我不仅是一名教师,更是一名作家和诗人,我要以与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的知己、知音者的角度去分析这些传世名篇,深入阐发其内涵,道出其诗心词魄,甚至也道出其缺憾与不足。”

  德国诗人赫尔德林说:“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这句话用在我们下面要介绍的主人公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前不久,杭州一位快递小哥成功夺得央视《中国诗词大会》冠军而在网络上走红。而在东南大学,也有一位草根“诗人”,他并不是大学教授,而是一名普通保安,还常常在学校学报上发表诗作。保安与诗人的双重身份,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2001年,正值筹备东南大学百年校庆,应学校领导之邀,王步高教授开始着手校歌和百年校庆碑文的创作,前后历时九个多月,王教授像陀螺一样高速旋转,向他所认识的每一个有才华的人请教,常常凌晨两三点起床修改初稿一直到天亮上课。王步高教授给自己定下目标:在校歌写成十年之后,自己无力改动其中任何一个字。

我要反馈

通讯员 翟梦杰 汪兴福 胡志

图片 20

  沙塘融暖,丹凤朝阳。

扬子晚报记者 蔡蕴琦

退休后的王步高教授,时刻不忘自己热爱的东大。他说:“无论我到哪里,脸上都会写上‘东大人’,我还要为东大增光,为东大争气。”在每年的新生文化季以及学校一些重大活动的时候,他也常常回到东大,回到他所热爱的学生们身边。他曾多次向东大的同学们表示他的殷切期望,比如在2016年的春节,王步高教授就以“具有深邃独立之思想,雍容坚韧之精神,能吃苦耐劳之体魄,广博渊深之学识,善于研究性学习,敢为天下先之一流人才”这样的寄语激励东大的同学们。

图片故事

  • 图片 21 过气网红王守英:只想早点结婚
  • 图片 22 他从非洲骑行回国
  • 图片 23 一个都不能少:村里的早教
  • 图片 24 新浪图片《政面》32期:特朗普帮马克龙扫头皮屑“秀恩爱”

作者于在泉

消息传来,东大师生深感悲痛。当晚,校园广播循环播放校歌、学生自发聚集在体育馆前齐唱校歌……复兴国文,矢志不渝,学生自发的送别,是给一位教师的至高评价。

  于在泉从小视诗词为最大的嗜好,也是受父亲的影响,父亲是个老私塾,学历不高却也饱读诗书。闲暇时,老人家也喜欢向小儿子传授诗词等知识,一再教他:对过目的每一行诗句,既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1980年到1990年的春节期间,闲赋在家的父亲,年年在南京上新河镇花记裁缝店门口卖春联,于在泉休息时间,就陪父亲一起。春联上的对子既有讴歌新生活的,也有不少是沿用旧诗词的。作为有心人,于在泉很注意浏览每一副对联上典雅字句,聆听父亲同他人的交流与解说,从中汲取知识的营养。这十年,于在泉犹如上了一所极好的诗词大学。

在雨花台的御碑亭,于在泉吟出了“一声长啸震山谷,余音未了豪气足。云光说法见功夫,乾隆下马御笔抒”,怀古之情意味深长。在玄武湖,于在泉吟下“渐入佳境处,行云流水图,汗水湿衣不知苦,只为春常驻”的诗词,就更多地含有现实的感慨了。

在东南大学,有这样一位教授:他长期从事古典诗词研究与教学,着有《梅溪词校注》、《司空图评传》等学术着作及高校教材四十多种,主攻诗学、词学、文艺美学;主编的《大学语文》系列教材为全国“十五”“十一五”规划教材之一,获2002年国家优秀教材二等奖;主持的东南大学“大学语文”课程是2004年国家精品课程,获2005年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曾长期担任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两次被全校学生评为“最受欢迎的教师”……而对于每一个东大人来说,不能忘怀的,是刻印在大礼堂前涌泉池畔他写下的《东南大学百年校庆碑文》;是浇筑在各校区铜鼎之上他挥就的《东南大学铜鼎铭文》;是他以半阙《临江仙》填入的《东南大学校歌》,字字珠玑,豪迈壮美,这首获得“中国最美校歌”赞誉的歌也成为涌动在东大人血脉里的诗意旋律。他,就是王步高教授。

热点博客

  • 高娓娓:美国人过不过五一国际劳动节
  • 核能工程请道士作法:迷信还是自信?
  • 今生今世:才子胡兰成的八个女人
  • 《三国演义》中被高估的五虎上将是谁
  • 还是卖脸来钱快!看范丞丞照片要付费
  • 男人把公司当成家,这样好吗?
  • 四月初春:冰封西藏的一处世外桃源

“白云随道远,时楠伴杜鹃。过雨看校园,鸟语花争艳。”这位正在吟诗的就是东南大学的保安师傅于在泉,今年54岁的于师傅闲暇时喜欢找一个僻静处,读读词,写写诗。一名普通的保安,为何会爱上诗歌?原来,他是受了父亲的影响,父亲一生饱读诗书。1964年出生的于在泉,是兄弟姐妺5人中最小的,他只上到初中毕业,别看他文化水平不高,但脑海里装下的诗词数量,并不亚于中文系的大学生。

2017年11月1日,王步高教授在南京逝世,享年71岁。那个操着一口抑扬顿挫“扬中普通话”的老人走了;那个把中国古典诗词从东大课堂上到清华的老人走了;那个每每对学生谈不完六朝松,笔下写不尽“百载文枢”的老人走了;那个给东大师生校友写下最美校歌的老人走了……

图片 25

“写诗对于我本身就是爱好,你说我是诗人,我感到还有点不够格”,对于“保安诗人”的称呼,于在泉十分谦虚,觉得自己只不过是爱好诗词,不能算得上真正地遣词造句、深度钻研。

  四牌楼下,门出成贤。

《金陵神游》

推荐新闻

  • 【新闻】 台官员谈“断交”内幕:一小时前才通知
  • 军事】 出鞘:27日中国疑首射海基高超音速武...
  • 财经】 任性董明珠:格力之父朱江洪也不信她...
  • 体育】 足协杯-苏宁点球大战10-9胜权健晋级
  • 娱乐】 周杰伦狂夸妈妈 陈冠希回复:你妈妈真...
  • 科技】 苹果iPhone X依然是最畅销的智能手机
  • 教育】 75所高校公布预算:北大骤减 清华第一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 01 没买车的恭喜了 5月1日起国家政策将有大变化
  • 02 中国会为俄造航母吗?美媒:对中国好处显而易见
  • 03 两岁儿子路遇武警执勤父亲“求抱抱”,紧抱裤腿拽手不放开
  • 04 天津海关截获美国进口转基因苜蓿草 重约250吨
  • 05 刚赠悍马就“断交” 台官员怒称:多米尼加不重要

  • 01 郭敬明秒删《爵迹2》新剧照 王源王俊凯造型曝光

  • 02 家长成老赖孩子不能上学?这所中学招生政策火了
  • 03 山东夫妇到西安旅游 酒店房门半夜被陌生人打开
  • 04 破8亿!刘若英超薛晓路成华语影史票房最高女导演
  • 05 女生读研的后果是输掉整个人生?网友为这事吵翻

长于金陵城,他边逛古都边作诗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后湖有感》

  鼓楼钟声,唱经抑扬。

最能代表于在泉“乡思”的是其吟下的“金陵神游”诗:“脚踏后湖望紫金,思随春风穿金陵。烟雨莫愁瞻园吟,六朝台城何时寻。天下文枢秦淮地,桃叶渡口千年情。王谢堂前燕飞去,飞到江边化燕矶”。

  诚朴雄伟,气韵琅琅。在东南文风的浸润下,于在泉将诗意融入生活。在四牌楼二号的日子里,他随手捻来便是伴着诗词的光阴。

金陵城长大的于在泉,十分庆幸自己是六朝古都的人,他对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有深厚的情感。于在泉在熟读了古诗词之后,便有了抒发的欲望。

  不仅于此,出现“东南”二字的名诗名篇,于在泉也特别留意。说到此处,他语调上扬,列举几首。或是他最近刚刚背下的《滕王阁序》,“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或是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中“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抑或是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于在泉从小视诗词为最大的嗜好,以前父亲每年在南京上新河镇花记裁缝店门口卖春联,于在泉经常陪父亲一起。作为有心人,于在泉很注意浏览每一副对联上典雅字句,聆听父亲同他人的交流与解说,从中汲取知识。

  心系东大,他也会撰诗讴歌。于在泉曾以东大为核心,以地名相串写下一首四言诗:

因为酷爱诗书,只上过两年业余高中的于在泉,对大学有着一种深深的向往,从中央商场工作岗位上退下后,便找到了东大保安这份工作。校园也给了他吟诗作赋的灵感,他在学校学报上发表了十多首小诗。在东大边当保安边作诗,这让他感到特别兴奋。

  “东南底蕴深厚,这是实至名归啊”

夹骡峰闭难动得 一苇飘然渡江北

  欲寻学府,进香河畔。

  他是《东南大学报》上“东南风”栏目的常客,他是东南大学2017年诗歌大奖赛的特别嘉宾,保安与诗人的两重身份是如何在他的身上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的呢?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

相关新闻

  1964年出生的于在泉是兄弟姐妺5人中最小的,他读书后只上到初中毕业,尔后因父亲从南京中央商场退休需要顶职,从事售布柜台工作后一干就是二十年。别看他文化水平不高,但脑海里装下的诗词数量,尤其是对诗词的理解与诠释,并不亚于中文系的大学生。

关键字 : 诗词东南大学诗人

  原标题:东南大学一保安被称“诗人”:曾把学校景点写成四言诗

  “与我心境相合的我都背”,于在泉说。比如李白的一句“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正因为与自身相投,于在泉就完整背下了《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2008年大雪,他站在山上,伴着眼前所见的玄武湖之景,背下了明末清初文学家张岱的《湖心亭看雪》。诗词的背诵是于在泉日常锻炼的重要部分。看到好句子背,感兴趣的背,对于于在泉来说,没有名利的追求,只是源于单纯的兴趣和喜欢。

  日常朗读、背诵诗词,成了于在泉生活的一种方式。勤勉工作,诗意栖居,可能也是每一个“止于至善”的东大人的生活格调吧。

  六朝松赞,梅庵昱巷。

  于在泉喜欢旧体诗,他认为古诗词中优美精粹的语言,尤其是丰富的内涵,无论是抒情或是达意,都有极大的弹性与感染力。对于诗词不只是单纯地“品”,更可俯而读与诵,仰而思,读的过程中能听到落叶的叹息,流水的欢畅,闻到缕缕的野草花香,体悟不同境遇中人的复杂心情,感悟人间的种种悲欢离合。

  延龄百年,止于至善。

加载中

  远眺北极,后湖荡漾。

点击加载更多

  “我学习诗词,不是如饥似渴,也不是信马由缰”

  平日里,拥有保安与诗人的双重身份的他,工作与爱好相和,他觉得读诗写诗既能消磨时光也能充实自己。在沙塘园岗亭值夜班时,于在泉就写了首诗:“晚来风声急,路上人渐稀。凭借空调力,提笔又无语”。深夜刮风,人渐稀少,他就写了这首诗“看看玩玩”。说到此,于师傅笑着比起王安石的《春夜》一诗,“哈哈,他是上夜班写的,我也是上夜班写诗,只不过写的不如他好”。

  提及东大,于在泉笑着说:“东南底蕴深厚,我平时出门的时候看到东大的东西就蛮开心的,桥头堡那边的‘红旗’就有东南大学设计的,雨花台纪念馆也是杨廷宝先生设计的,齐康教授完成的,生态文明教育馆是齐康院士设计的,。。。。。。”对于东大的优秀建筑作品,于在泉如数家珍。

责任编辑:霍宇昂

  五月一日,国际劳动节。在东南大学,有许多劳动者默默地辛勤劳动着,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与保障。

  蓁巷凄凄,碑亭沧桑。

  实际上,于在泉从原单位退休的收入并不少,完全可以过着自在的生活,到东大当保安这份新的工作,使于在泉成了东大的一份子,这让没有上过大学的他感到特别的兴奋。

  金陵城长大的于在泉,十分庆幸自己是六朝古都的人,由于石头城有太多的文化积淀,故他对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有深厚的情感。于在泉在熟读了古诗词之后,便有了抒发的欲望。平时只要有时间,他就会跑步锻炼身体,但都选择在景区或有古迹的地方。因此,从紫金山到莫愁湖,从花神庙到燕子矶……都留下了他奔跑的脚印。

图片 26

  “保安诗人不够格,只能说爱好诗词的保安”

本文由ca88发布于社会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六朝松下听箫韶,大学保安被称

关键词: ca88

上一篇:遭陌生男子尾随恐吓猥亵,遇害空姐父亲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