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拾穗,怪味沧桑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社会中心 人气:135 发布时间:2019-08-06
摘要::2011-10-31 08:04:00 10月26日,在采访的路上,手机响起。打来电话的,是五莲县街头初中的教师张华秀。前一天下午5点2分,她发来一条手机短信,说细读了10月25日黄海晨刊的“众里寻TA”

:2011-10-31 08:04:00 10月26日,在采访的路上,手机响起。 打来电话的,是五莲县街头初中的教师张华秀。前一天下午5点2分,她发来一条手机短信,说细读了10月25日黄海晨刊的“众里寻TA”,看了“咱爹咱娘”的故事,“竟然有说不出的话哽在胸口,真想大哭一场”。长长的短信末尾说:“时间关系,明天接着跟您聊!” 张华秀如约打来电话,她说,读了“咱爹咱娘”的故事,她才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来,她竟然是如此地怀念她的爹娘! 随后,张华秀发来了电子邮件,讲述了她对父亲的回忆。 父亲是家中的长子,从十四岁就开始为家庭生活奔波。那时,家里有驴子,驴子是农活的帮手,父亲经常用驴子驮粪送到棉花地里去,也用驴子干若干其他别的活。记忆最深的是,张家是街头镇闫马片一带很有名气的“做粉坊的”。就是用秋季收获下来的鲜地瓜制作粉条。张华秀小时候,也常常去到粉坊里去,看看父亲是如何干活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瓷缸,有锣床子,有盛地瓜喍子的大方木盒子,等新粉条下出来以后,院子里早已扯好了几根又粗又长的绳子,是专门用来晾晒粉条的。当然,其中最有趣的是制作粉条那会儿。蹲在父亲的身旁,看着他边拍打下粉条的包袱,边给点粉芡吃。粉芡的美味,也后来吃什么都没有过的感觉。

淅淅沥沥的春雨,裹着寒气,把人堵在家里,逼得无法出门,于是我便在无聊中,泡杯茶,习惯地抽起烟来,回味起童年的趣事来。。。。。。

淅淅沥沥的春雨,裹着寒气,把人堵在家里,逼得无法出门,于是我便在无聊中,泡杯茶,习惯地抽起烟来,回味起童年的趣事。。。。。。

第14节美食六队的粉坊,是一年一度到刨了红薯以后才开张的。具体的做法是,队里留足了群众的口粮,把多余的、刨伤了的、个子大的红薯全部拉到了粉坊院子里。开始打粉前,劳力们抬着红薯到河里,把盛满红薯的筐子放在水里,用破笤帚把子,使劲地捣,捣去泥土,也捣去了一部分红皮。又抬回粉坊院子里,用石碾或者石臼破碎,对上水,放在吊单里反复冲吊,好像吊豆腐一样,流下来的红薯汁液,经过沉淀,就澄出了粉芡。这些粉芡用吊单包起来,成了四五十斤重的粉蛋。做粉条时,最累人的活儿是和粉面,一群壮劳力围着一个大缸反复捶揉,把粉面和成很筋的粉面浆,挖出一团就可以下粉了。在一口开水大锅处,粉匠站在锅台上,拿一只下面钻有指头粗细几个圆孔的大瓢,在上边不停地捶打瓢把子,银丝一般的粉条就顺势流在了大锅里。站得高一点,下出的粉条就细一些。一边另有人把煮熟的粉条捞出来,用一根竹竿挑着,找地方晾晒。每打一瓢,就完成一扇粉条。下粉条一般是在下午进行,因为下好的粉条可以通过夜里冻成一块儿,第二天,敲打一下,把掬出来的冰敲掉,粉条就更加容易晾干。近水楼台先得月,下粉条的人可以先吃到新鲜的粉条。在锅里剩下的碎粉条,他们捞出来,用清水漂一漂,加上蒜汁、辣椒糊就可以食用。每个人都可以吃得饱饱的。用红薯粉芡做成的粉条发黑,人们发明了一种办法,在做粉条前,先把粉蛋用“龙黄”熏蒸一下,这样做出来的粉条发白透亮,很好看。其实这样做,降低了粉条的质量,吃起来还有一种怪味,要是现在,食品卫生部门肯定不允许这么做。但在当时,这种做法却很普遍。六队的粉坊是他们的副业,正如六队里群众说的,“货卖一张皮”,白粉条确实比黑粉条好销售一些。我们那里还有一种食品叫热豆腐。每当到了年下,“二十五,磨豆腐”,一盘水磨几家轮流磨。流下来的浆就用吊单吊出豆汁来,放在锅里煮沸。煮豆汁的时候,豆汁上有一层沫,可以用油渣子和黄豆秆灰掺在一起,熬成“煞沫油”,泼在豆汁上边,豆沫就去掉了。熬开的豆汁,起在培有热灰的瓦缸里,一边用一个长柄勺子向上提豆汁,一边把按照比例调和的石膏水朝沸头浇上去,再少搅几下。这个过程很有技巧,因为搅的时间不可太短,太短了豆腐太嫩,不容易出浆,太长了,豆腐变老,出不了多少。焖上一会儿,用筷子扎上去直竖竖地不倒了,就可以起出来压成豆腐。在做豆腐这一段时间内,小孩子们一直在等待,可以有三个机会解馋,先是洗刷烧豆腐汁的锅时,锅上边没有烧糊的豆皮很好吃,可奶奶不让小宝和弟弟、妹妹们吃,说是吃这种东西“糊脑子”,影响智力发育。再就是喝豆腐脑儿,压豆腐之前,每人盛上一碗,喝个痛快。当把豆腐压上了一定时候,揭开压单,这新鲜豆腐仍然很热,切上几块,用滚刀的方式垛在碗里,加上辣椒糊就成了美味的食品,吃得满头大汗,痛快淋漓。如今,我们那一带,还专门有一些卖热豆腐的,就是这么简单地操作,简单地食用,大家都喜欢吃。你一定又会说,怎么尽是描述这些琐琐碎碎的吃食,什么意思嘛?我得告诉你,“民以食为天”,“饱汉不知饿汉饥”。挨过饿的人,最知道饥饿是多么折磨人的滋味。在缺少吃喝的年月里,有了吃的,是多么高级的享受啊!现在的人们,已经淡化了对食品的需求,年轻人看病号,送的是鲜花。在他们眼里,食品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没有一点浪漫的情调。而许多上点年纪的人,仍然送方便面、水果和鸡蛋等食品。在这些人的潜意识里,依然保留着人们对食物的重视。过去人们见面的问候语“吃了没有?”比起外国人的“Hello”要实际得多。在我们那个地方,更为奇特,晚上人们见了面,相互的第一句问话是:“喝汤没有?”这说明,在我们那里,祖祖辈辈、家家户户到了晚上,有喝汤的习惯,为了节约粮食,是只喝汤面条,不吃馒头的。杜小宝他们家乡的所有人,到了外地工作的前几年,往往对生在外地的朋友、同事或邻居,晚上见面的问候话,仍然习惯地问:“喝汤没有?”常常弄得别人莫名其妙,自己才马上意识到,这句俗语其实并不通俗。

在那物质生活匮乏的六十年代,食用油,在我的家乡一带主要就是棉籽油,各家都是靠生产队年底分到的每人不足一斤油来维持一年中的油腥味。就那生产队压榨的棉籽油,也是在轧花机上轧过棉花后,将剥离出来的棉籽让群众(那是叫社员)运到油坊后才压榨成棉籽油的。说到油坊,就记起那油梁,“要盖油坊,先安油梁”的谚语,足以说明油梁的粗大;那到处油腻腻的墙壁、筛子、簸箕、蒸锅、铲、竹圈、油缸、油葫芦、油草……房屋内的一切仿佛都已经被油浸透过似的,油香味弥漫了屋前和院落。我村是没有油坊的,由于我爷个子高,体力好而且又会做饭,记得有一年就被队里派去邻村的油坊去帮着榨油。这样,我便有了进入油坊的机会。灰暗的房屋内,飘着油香,不由得使人嗅嗅鼻子,食欲便膨胀了。正如进了桃源只能尽饱吃而不能给出带的规矩一样,“油饼”这一年当中不可能吃到的奢侈品食物,只要有面,在这里就是可以尽情享受的。好奇心使我见识了炒棉籽、破碎、蒸制、包坨、压油石以及压榨、流油、接油的过程,看到了榨油人的艰辛劳作。但那时候,我只知道贪婪着油饼的美味。

物质生活匮乏的六十年代,食用油在我的家乡一带主要就是棉籽油,各家都是靠生产队年底分到的每人不足一斤油来维持一年中的油腥味。就那生产队压榨的棉籽油,也是在轧花机上轧过棉花后,将剥离出来的棉籽让群众(那是叫社员)运到油坊后才压榨成棉籽油的。说到油坊,就记起那油梁,“要盖油坊,先安油梁”的谚语,足以说明油梁的粗大;那到处油腻腻的墙壁、筛子、簸箕、蒸锅、铲、竹圈、油缸、油葫芦、油草……房屋内的一切仿佛都已经被油浸透。油香味弥漫了屋前和院落。我村是没有油坊的,由于我爷个子高,体力好而且又会做饭,就被队里派去邻村的油坊榨油。这样,我便有了进入油坊的机会。灰暗的房屋内,飘着油香,不由得使人嗅嗅鼻子,食欲便膨胀了。正如进了桃源只能尽饱吃而不能给出带的规矩一样,“油饼”这一年当中不可能吃到的奢侈品食物,只要有面,在这里就是可以尽情享受的。好奇心使我见识了炒棉籽、破碎、蒸制、包坨、压油石以及压榨、流油、接油的过程,看到了榨油人的艰辛劳作。但那时候,我只知道油饼的美味。

臊子炒粉条,这是地道的、传统的户县中档美食。传统古老的粉条的制作过程是很累人的工作。这是我幼年感触最深的,因为在我的爷爷年轻的时候,我家就先后开过粉坊和糖坊。糖坊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粉坊的生产过程却是一个很需要力气的生意活。

臊子炒粉条,这是地道的、传统的户县中档美食。传统古老的粉条的制作过程是很累人的,这是我幼年感触最深的,因为在我的爷爷年轻的时候,我家就是开粉坊和糖坊的。糖坊我没有见过,但是粉坊的生产过程却是一个力气活。粉条的原料那时主要就是红芋制作的粉面,粉芡是很讲究的,露勺是木制的。挂芡的人最辛苦,个子大、力气大、臂力大、耐力久,常常需要站在土制的开水锅沿上,光着膀子不停地一边搅动露勺里粘糊的粉芡,还要时不时地一边操心露下去的粉条的粗细度。下锅后的粉条煮上两滚,便捞了上来,用短竹竿垂直挂起来,冰冻、阴干。当然,一般在第二、三锅时,会捞出来软软的粉条子盛在盆子里,调上食盐、辣子、醋搅拌均匀后,再端出来放在地上,大家都找来七长八短的筷子,吃着、品着,议论着口感和质量,说出自己的看法,需要调整的原料比例。冬季粉坊的土火炉旁,我会常常懂的红肿的手拿着一截粉条子在火上烤着,看那膨胀的过程,听那“吱吱”的膨化声音,最后在口水中吃下松脆的粉条。站在巷道口,望着一溜子挂在街道的一杆杆粉条,那是童年的美好记忆。

粉条是冬季农闲时的加工活。其制作的原料那时主要就是红芋制作的粉面。粉芡是很讲究的,露勺是木制的。摇芡的人最辛苦,必须个子大、力气大、臂长力大而且耐力要久,常常需要站在土制的开水锅沿上,光着膀子不停地一边搅动露勺里粘糊的粉芡汁,还要时不时地一边观察漏下去的粉芡流汁的粗细均匀度。下锅后煮上两滚,捞了上来的就是粉条,然后再由另外一个人用短竹竿垂直挂起来,冰冻、阴干。当然,一般在第二、三锅时,会捞出来软软的粉条子盛在盆子里,调上食盐、辣子、醋搅拌均匀后,再端出来放在地上,大家都找来七长八短的筷子,吃着、品着,议论着口感和质量,说出自己的看法,需要调整的原料比例。冬季粉坊的土火炉旁,我会常常用冻得红肿的手拿着一截粉条子在火上烤着,看那膨胀的过程,听那“吱吱”的膨化声音,最后在口水中吃下松脆的粉条。站在巷道口,望着一溜子挂在街道的一杆杆粉条,那是童年的美好记忆。

“咣、咣、咣”,敲门声,惊醒了假寐中的我,一把胡子,无声叹息。“过眼已成旧烟云,无端凄苦作往事”,思绪就此断片。

“咣、咣、咣”的敲门声,惊醒了假寐中的我,一把胡子,无声叹息。“过眼已成旧烟云,无端凄苦作往事”,思绪就此断片。

我打开门,看见老伴手中热气腾腾的甑糕,手便伸了出去,脑海中便想到她的嗔怪“一辈子就知道吃!”

我打开门,看见老伴手中热气腾腾的甑糕,手便伸了出去,脑海中便想到她的嘟嚷“一辈子就知道吃!”是啊,人不知道吃,还活什么。

二〇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于草楼

二〇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   于草楼

本文由ca88发布于社会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旧事拾穗,怪味沧桑

关键词: ca88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