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et888】激活村级,山东省冠县创新村级发展和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政治人物 人气:191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     读报告文学作家王立新的新作《明星书记》(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后记》中的一些话,让我的目光停下来。对于要不要写这部书,他曾经犹豫,“这个典型到底有多大意义

      读报告文学作家王立新的新作《明星书记》(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后记》中的一些话,让我的目光停下来。对于要不要写这部书,他曾经犹豫,“这个典型到底有多大意义?”最终,他没有放弃,他说:“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党支部书记突然故去,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发自内心地怀念他,这是我作为一个作家需要破译的精神密码。”
  
  石梯子沟村是个典型的人多地少的贫困村,全村1000多口人仅有670多亩贫瘠的山地,人均一亩都不到,根本维持不了日常生活。村里的姑娘纷纷往外走,而外边的姑娘却很少嫁到石梯子沟来。
  
  史明星担任石梯子沟村党支部书记的32年,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史明星在石梯子沟一竿子插到底,直接实行包产到户,没有走弯路。与此同时,靠山吃山,他率众办起了村办采石场。随后,在有的村庄土地分光、生产队散架的情况下,石梯子沟在1987年又转身搞规模经营,打破了原来生产队的界线,把原来的生产队的土地、山场、果木和其他家当有机地组合到一块,留足采石、多种经营、新农村建设等需要的土地和工具,再由村委会统一分发,在此基础上又实行全员股份制、合作化,购置了矿山机械,搞起了农业产业化,打造旅游观光农业,成立了林果旅游合作社。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许多贫困乡村已经实现了富裕,但是就在这富裕之后,开始了令人叹息的两极分化,因为有些富裕只是带头人的个人富裕,而不是全体村民的共同富裕。于是,分配不公,贪污腐化,遭到了村民的质疑,甚至上访不断,出现了混乱的局面。正是在如此背景下,石梯子沟从2000年起实现了矛盾不出村,在2003年村里出资为全体村民上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家庭财产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实现了养老、医疗保险和福利全覆盖。
  
  除了组织生产、经营开发,带领村民走向共同富裕,史明星在村党支部建设方面也有不少创新。早在1988年,史明星就成立了以村民组长、会计为班底的村民议事组织,经过多年探索,逐渐形成了石梯子沟村独特的表决制度:“一般问题举手,重大问题票决,特大问题签字。”而今,由53人组成的石梯子沟村民代表大会的权力得到充分体现。
  
  从1997年起,史明星开始设立石梯子沟党支部和村务工作日志,支部和村务工作一件件都如实记录在案。2001年,又是在他的亲手操持下,石梯子沟有了高标准的档案室。在这个偏僻山沟的档案室里,有1957年以来历年石梯子沟村的工作计划、宅基地使用、计划生育、村务公开、评先评奖等文件多件,有齐全完整的会计凭证、账目,达864件,竟然还有家庭矛盾纠纷排查记录,还珍藏着清朝契约一件和民国契约三份。在史明星看来,历史就是见证,档案就是依据,在现实中将起到巨大作用。
  
  说实话,《明星书记》最终给我的已经不是感动,而是特别的感受和感佩。像史明星这样真的“豁出一辈子”的基层党组织负责人,真正构成了我们党的执政基石。(来源:人民日报 刘向东)

农村 6月22日,在山东省冠县万善乡段辛庄,村支部书记段书敬颇显自豪:“2012年以来村里上了福达管业、宏远轴承等项目,按照县里税收返还政策,今年村集体收入能过100万元;我的工资也能按章领取,有保障了;实行村务民主管理,矛盾也少了。” 县委书记牟桂禄说:“2012年以来,县委、县政府针对村级现状,为了激活村级‘动力源’,加大了财政对村级的投入,确保了村级正常运转;探索了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激励了村支部书记积极性;实施了村集体收入‘破零工程’,制定了‘十二项扶持政策’,激活了村级发展能力;探索了‘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制度,推行了村级民主管理。” “探索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 兰沃乡大曲村党支部书记赵吉朝说,村支部书记算不上一个官,但村里大事小事都得管。我们的身份多是农民,是兼职当支书,要像农民一样挣钱过日子;工作环境差,工资待遇低,多是靠党性靠自觉来干工作;日常工作很琐碎,任务挺重的,从早忙到晚,没有节假日。这些,也是国家政策和上级部署落实难、落实慢、甚至不落实的一个重要原因。令赵吉朝欣慰的是,2012年县里把村支部书记年工资收入涨到了2万元左右,达到了公职人员水平。“待遇高了,收入养老不愁了,可以专心工作了,责任心也强了。”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魏雷分析认为,村级组织是农村的基石,支部书记是村组织的核心、是农村工作的中坚。然而,由于“似官非官”,身份模糊而尴尬,有些人感到工作没劲头、政治没奔头。 魏雷说:“基于农村支部书记的实际,2012年4月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建立‘四项’激励保障机制,提高村党支部书记待遇的意见》,确定提高村支部书记待遇,实行结构工资制,探索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村支部书记基本工资,由县财政按村庄人口多少,每人每月800元至1200元;并推行了支部书记绩效工资制,根据任务完成和考核情况,分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4个等次,工资标准分别定为9000元、6000元、3000元和0元,由乡镇在年底发放。为了实现村支部书记薪酬随着发展“水涨船高”,规定3年调整一次工资,同时提高补贴。为了解决村支部书记长久保障,明确把村支部书记养老和健康关怀纳入保障范围,每年为支部书记补贴500元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进行免费健康检查。 据了解,2013年县财政在村支部书记报酬和保障上投入1520万元,人均2万元左右,比2011年人均增加了1.6万元。收入有了保障,养老没了忧虑,加上严格考核,激发了村支部书记的工作热情,干事主动了、专心了、规范了,办法多了,效率高了,村级管理也有了起色。2013年全县农村集体上访案件减少了26起。 “十二项政策”激活村级“造血”功能 在斜店乡辛庄村“金叶生态农业示范园”,空气中弥漫着瓜果香气:成熟的西瓜躺在地里等待收获,苹果树上挂满了套袋的苹果,塑料大棚里黄瓜、茄子挂满枝头。 辛庄村支部书记李振高说,为村民办事,光说不行,得有钱。2008年为了改善水利条件,党支部考虑打几眼井,可村里没有收入,村干部每人集资3000元,打了三眼井。“2012年建了生态园,2013年村集体年收入10万多元。这两年,村里打了54眼井,修了11公里路,架了10万米电线;建了新型社区和幼儿园。” 魏雷介绍,冠县属于经济欠发达县,财政比较薄弱;全县760个村,2011年村集体收入“空壳村”占7成多;许多村集体因为是“零收入”,村级组织正常运转都很难,更谈不上为村民办成事了。 “为了激活村级‘造血功能’,增强村级经济实力,2012年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发展村级经济的优惠政策》,制定了税收奖励、规费减免、基础建设、金融扶持、村庄规划、结对帮扶、土地整治等‘十二项政策’,启动了农村集体收入‘破零工程’。”魏雷说,规定对村里新上项目,所缴纳税收县乡留成部分的80%转移支付给村里;对农业产业基地、农产品加工企业等,县财政优先给予立项补助或奖励;对新上项目需要配套的路、水、电等基础设施,优先申报;村级新上项目所涉及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除上缴国家和省市的外,一律免除。 在建设生态园时,县里根据“十二项政策”,斜店乡成立了由乡政府、财政、农业、水利、土管等部门组成的领导小组,共同帮助建设;交通局帮扶修建了900米道路,国土局整平了150亩土地,水利局打了6眼机井。 “十二项政策”实施以来,激发了县乡村三级协同给力村级发展的动力。目前,全县已有32个村利用资源优势走出了“资源换财”、“资源生财”路子,有28个村探索了集体资产出租、入股等经营方式,有57个村建立了合作社,有93个村通过招商引资上了项目;村集体收入3万元以上村庄达486个,占村庄总数63.9%;10万元以上村庄57个,占7.5%;“空壳村”由565个减少到161个,减了71%。 “民主机制管住了村支部书记‘一支笔’” 柳林镇北街村经济比较富裕。村里有工业企业13家、商户130多家;村集体积累400多万元,村集体年收入50多万元。村党支部书记韩振成拿出一张账单:事由是封堵6口机井盖,花费1100元。账单上有4个人签名,分别是收款人王广松、分管干部穆庆良、监督员崔玉柱、党支部书记韩振成。“村里大小事务,都要民主决策,特别是民主理财,每笔支出都要有四方人签字,都要公开公示。”韩振成说。 魏雷说:“过去,一言堂定调子、一支笔批条子、一支笔签单子曾是村党支部书记权力和权威的象征,也是村里矛盾的爆发点。现在,冠县村级‘一支笔’已不再掌握在党支部书记手里,而是掌握在村民手中,由‘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民主机制管住了村党支部书记‘一支笔’。” 2012年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工作法》,在全县农村推行了村级全面民主管理体制机制。凡属村里事项,都要经过“四会研究”,也就是村党支部会议提议、村“两委”会议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会议决议的研究。“四会研究”同意的,全力以赴干;反对的,坚决不能干。决议和实施结果“两公开”,一律在村活动场所和村务公示栏公告,公告时间不少于7天,进一步增强了村级事务透明度。 同时,实行了“双评一报告”制度。年底由乡镇、村党员和村民代表对村“两委”班子及成员进行双重评议,依照双评结果确定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四个等次,作为发放奖励报酬的依据;对连续两年被评为不称职的,按规定予以调整。村里每周要向乡镇报告工作进展情况和社会矛盾诱发因素。 推行民主机制以来,决策村级事项1872件、完成1778件,提前调处矛盾340起。

6月22日,在山东省冠县万善乡段辛庄,村支部书记段书敬颇显自豪:“2012年以来村里上了福达管业、宏远轴承等项目,按照县里税收返还政策,今年村集体收入能过100万元;我的工资也能按章领取,有保障了;实行村务民主管理,矛盾也少了。” 县委书记牟桂禄说:“2012年以来,县委、县政府针对村级现状,为了激活村级‘动力源’,加大了财政对村级的投入,确保了村级正常运转;探索了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激励了村支部书记积极性;实施了村集体收入‘破零工程’,制定了‘十二项扶持政策’,激活了村级发展能力;探索了‘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制度,推行了村级民主管理。” “探索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 兰沃乡大曲村党支部书记赵吉朝说,村支部书记算不上一个官,但村里大事小事都得管。我们的身份多是农民,是兼职当支书,要像农民一样挣钱过日子;工作环境差,工资待遇低,多是靠党性靠自觉来干工作;日常工作很琐碎,任务挺重的,从早忙到晚,没有节假日。这些,也是国家政策和上级部署落实难、落实慢、甚至不落实的一个重要原因。令赵吉朝欣慰的是,2012年县里把村支部书记年工资收入涨到了2万元左右,达到了公职人员水平。“待遇高了,收入养老不愁了,可以专心工作了,责任心也强了。”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魏雷分析认为,村级组织是农村的基石,支部书记是村组织的核心、是农村工作的中坚。然而,由于“似官非官”,身份模糊而尴尬,有些人感到工作没劲头、政治没奔头。 魏雷说:“基于农村支部书记的实际,2012年4月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建立‘四项’激励保障机制,提高村党支部书记待遇的意见》,确定提高村支部书记待遇,实行结构工资制,探索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村支部书记基本工资,由县财政按村庄人口多少,每人每月800元至1200元;并推行了支部书记绩效工资制,根据任务完成和考核情况,分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4个等次,工资标准分别定为9000元、6000元、3000元和0元,由乡镇在年底发放。为了实现村支部书记薪酬随着发展“水涨船高”,规定3年调整一次工资,同时提高补贴。为了解决村支部书记长久保障,明确把村支部书记养老和健康关怀纳入保障范围,每年为支部书记补贴500元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进行免费健康检查。 据了解,2013年县财政在村支部书记报酬和保障上投入1520万元,人均2万元左右,比2011年人均增加了1.6万元。收入有了保障,养老没了忧虑,加上严格考核,激发了村支部书记的工作热情,干事主动了、专心了、规范了,办法多了,效率高了,村级管理也有了起色。2013年全县农村集体上访案件减少了26起。 “十二项政策”激活村级“造血”功能 在斜店乡辛庄村“金叶生态农业示范园”,空气中弥漫着瓜果香气:成熟的西瓜躺在地里等待收获,苹果树上挂满了套袋的苹果,塑料大棚里黄瓜、茄子挂满枝头。 辛庄村支部书记李振高说,为村民办事,光说不行,得有钱。2008年为了改善水利条件,党支部考虑打几眼井,可村里没有收入,村干部每人集资3000元,打了三眼井。“2012年建了生态园,2013年村集体年收入10万多元。这两年,村里打了54眼井,修了11公里路,架了10万米电线;建了新型社区和幼儿园。” 魏雷介绍,冠县属于经济欠发达县,财政比较薄弱;全县760个村,2011年村集体收入“空壳村”占7成多;许多村集体因为是“零收入”,村级组织正常运转都很难,更谈不上为村民办成事了。 “为了激活村级‘造血功能’,增强村级经济实力,2012年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发展村级经济的优惠政策》,制定了税收奖励、规费减免、基础建设、金融扶持、村庄规划、结对帮扶、土地整治等‘十二项政策’,启动了农村集体收入‘破零工程’。”魏雷说,规定对村里新上项目,所缴纳税收县乡留成部分的80%转移支付给村里;对农业产业基地、农产品加工企业等,县财政优先给予立项补助或奖励;对新上项目需要配套的路、水、电等基础设施,优先申报;村级新上项目所涉及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除上缴国家和省市的外,一律免除。 在建设生态园时,县里根据“十二项政策”,斜店乡成立了由乡政府、财政、农业、水利、土管等部门组成的领导小组,共同帮助建设;交通局帮扶修建了900米道路,国土局整平了150亩土地,水利局打了6眼机井。 “十二项政策”实施以来,激发了县乡村三级协同给力村级发展的动力。目前,全县已有32个村利用资源优势走出了“资源换财”、“资源生财”路子,有28个村探索了集体资产出租、入股等经营方式,有57个村建立了合作社,有93个村通过招商引资上了项目;村集体收入3万元以上村庄达486个,占村庄总数63.9%;10万元以上村庄57个,占7.5%;“空壳村”由565个减少到161个,减了71%。 “民主机制管住了村支部书记‘一支笔’” 柳林镇北街村经济比较富裕。村里有工业企业13家、商户130多家;村集体积累400多万元,村集体年收入50多万元。村党支部书记韩振成拿出一张账单:事由是封堵6口机井盖,花费1100元。账单上有4个人签名,分别是收款人王广松、分管干部穆庆良、监督员崔玉柱、党支部书记韩振成。“村里大小事务,都要民主决策,特别是民主理财,每笔支出都要有四方人签字,都要公开公示。”韩振成说。 魏雷说:“过去,一言堂定调子、一支笔批条子、一支笔签单子曾是村党支部书记权力和权威的象征,也是村里矛盾的爆发点。现在,冠县村级‘一支笔’已不再掌握在党支部书记手里,而是掌握在村民手中,由‘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民主机制管住了村党支部书记‘一支笔’。” 2012年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工作法》,在全县农村推行了村级全面民主管理体制机制。凡属村里事项,都要经过“四会研究”,也就是村党支部会议提议、村“两委”会议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会议决议的研究。“四会研究”同意的,全力以赴干;反对的,坚决不能干。决议和实施结果“两公开”,一律在村活动场所和村务公示栏公告,公告时间不少于7天,进一步增强了村级事务透明度。 同时,实行了“双评一报告”制度。年底由乡镇、村党员和村民代表对村“两委”班子及成员进行双重评议,依照双评结果确定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四个等次,作为发放奖励报酬的依据;对连续两年被评为不称职的,按规定予以调整。村里每周要向乡镇报告工作进展情况和社会矛盾诱发因素。 推行民主机制以来,决策村级事项1872件、完成1778件,提前调处矛盾340起。

本报记者 于洪光 通讯员 王迪

6月22日,在山东省冠县万善乡段辛庄,村支部书记段书敬颇显自豪:“2012年以来村里上了福达管业、宏远轴承等项目,按照县里税收返还政策,今年村集体收入能过100万元;我的工资也能按章领取,有保障了;实行村务民主管理,矛盾也少了。”

县委书记牟桂禄说:“2012年以来,县委、县政府针对村级现状,为了激活村级‘动力源’,加大了财政对村级的投入,确保了村级正常运转;探索了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激励了村支部书记积极性;实施了村集体收入‘破零工程’,制定了‘十二项扶持政策’,激活了村级发展能力;探索了‘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制度,推行了村级民主管理。”

“探索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

兰沃乡大曲村党支部书记赵吉朝说,村支部书记算不上一个官,但村里大事小事都得管。我们的身份多是农民,是兼职当支书,要像农民一样挣钱过日子;工作环境差,工资待遇低,多是靠党性靠自觉来干工作;日常工作很琐碎,任务挺重的,从早忙到晚,没有节假日。这些,也是国家政策和上级部署落实难、落实慢、甚至不落实的一个重要原因。令赵吉朝欣慰的是,2012年县里把村支部书记年工资收入涨到了2万元左右,达到了公职人员水平。“待遇高了,收入养老不愁了,可以专心工作了,责任心也强了。”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魏雷分析认为,村级组织是农村的基石,支部书记是村组织的核心、是农村工作的中坚。然而,由于“似官非官”,身份模糊而尴尬,有些人感到工作没劲头、政治没奔头。

魏雷说:“基于农村支部书记的实际,2012年4月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建立‘四项’激励保障机制,提高村党支部书记待遇的意见》,确定提高村支部书记待遇,实行结构工资制,探索工资待遇与工作考核结合机制。”村支部书记基本工资,由县财政按村庄人口多少,每人每月800元至1200元;并推行了支部书记绩效工资制,根据任务完成和考核情况,分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4个等次,工资标准分别定为9000元、6000元、3000元和0元,由乡镇在年底发放。为了实现村支部书记薪酬随着发展“水涨船高”,规定3年调整一次工资,同时提高补贴。为了解决村支部书记长久保障,明确把村支部书记养老和健康关怀纳入保障范围,每年为支部书记补贴500元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进行免费健康检查。

据了解,2013年县财政在村支部书记报酬和保障上投入1520万元,人均2万元左右,比2011年人均增加了1.6万元。收入有了保障,养老没了忧虑,加上严格考核,激发了村支部书记的工作热情,干事主动了、专心了、规范了,办法多了,效率高了,村级管理也有了起色。2013年全县农村集体上访案件减少了26起。 “十二项政策”激活村级“造血”功能

在斜店乡辛庄村“金叶生态农业示范园”,空气中弥漫着瓜果香气:成熟的西瓜躺在地里等待收获,苹果树上挂满了套袋的苹果,塑料大棚里黄瓜、茄子挂满枝头。

辛庄村支部书记李振高说,为村民办事,光说不行,得有钱。2008年为了改善水利条件,党支部考虑打几眼井,可村里没有收入,村干部每人集资3000元,打了三眼井。“2012年建了生态园,2013年村集体年收入10万多元。这两年,村里打了54眼井,修了11公里路,架了10万米电线;建了新型社区和幼儿园。”

魏雷介绍,冠县属于经济欠发达县,财政比较薄弱;全县760个村,2011年村集体收入“空壳村”占7成多;许多村集体因为是“零收入”,村级组织正常运转都很难,更谈不上为村民办成事了。

“为了激活村级‘造血功能’,增强村级经济实力,2012年县委、县政府出台了《发展村级经济的优惠政策》,制定了税收奖励、规费减免、基础建设、金融扶持、村庄规划、结对帮扶、土地整治等‘十二项政策’,启动了农村集体收入‘破零工程’。”魏雷说,规定对村里新上项目,所缴纳税收县乡留成部分的80%转移支付给村里;对农业产业基地、农产品加工企业等,县财政优先给予立项补助或奖励;对新上项目需要配套的路、水、电等基础设施,优先申报;村级新上项目所涉及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除上缴国家和省市的外,一律免除。

在建设生态园时,县里根据“十二项政策”,斜店乡成立了由乡政府、财政、农业、水利、土管等部门组成的领导小组,共同帮助建设;交通局帮扶修建了900米道路,国土局整平了150亩土地,水利局打了6眼机井。

“十二项政策”实施以来,激发了县乡村三级协同给力村级发展的动力。目前,全县已有32个村利用资源优势走出了“资源换财”、“资源生财”路子,有28个村探索了集体资产出租、入股等经营方式,有57个村建立了合作社,有93个村通过招商引资上了项目;村集体收入3万元以上村庄达486个,占村庄总数63.9%;10万元以上村庄57个,占7.5%;“空壳村”由565个减少到161个,减了71%。 “民主机制管住了村支部书记‘一支笔’”

柳林镇北街村经济比较富裕。村里有工业企业13家、商户130多家;村集体积累400多万元,村集体年收入50多万元。村党支部书记韩振成拿出一张账单:事由是封堵6口机井盖,花费1100元。账单上有4个人签名,分别是收款人王广松、分管干部穆庆良、监督员崔玉柱、党支部书记韩振成。“村里大小事务,都要民主决策,特别是民主理财,每笔支出都要有四方人签字,都要公开公示。”韩振成说。

魏雷说:“过去,一言堂定调子、一支笔批条子、一支笔签单子曾是村党支部书记权力和权威的象征,也是村里矛盾的爆发点。现在,冠县村级‘一支笔’已不再掌握在党支部书记手里,而是掌握在村民手中,由‘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民主机制管住了村党支部书记‘一支笔’。”

2012年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四议两公开双评一报告”工作法》,在全县农村推行了村级全面民主管理体制机制。凡属村里事项,都要经过“四会研究”,也就是村党支部会议提议、村“两委”会议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会议决议的研究。“四会研究”同意的,全力以赴干;反对的,坚决不能干。决议和实施结果“两公开”,一律在村活动场所和村务公示栏公告,公告时间不少于7天,进一步增强了村级事务透明度。

同时,实行了“双评一报告”制度。年底由乡镇、村党员和村民代表对村“两委”班子及成员进行双重评议,依照双评结果确定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四个等次,作为发放奖励报酬的依据;对连续两年被评为不称职的,按规定予以调整。村里每周要向乡镇报告工作进展情况和社会矛盾诱发因素。

推行民主机制以来,决策村级事项1872件、完成1778件,提前调处矛盾340起。

本文由ca88发布于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cabet888】激活村级,山东省冠县创新村级发展和

关键词: ca88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