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克从吉美博物馆开始认识中华文明,下午赴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政治人物 人气:192 发布时间:2019-07-07
摘要:希拉克 资料图 摘要:紧随着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11月2日也踏上了他入主爱丽舍宫以来的第二次访华之行。11月2日,奥朗德抵达重庆,对中国进行访问。应习近平主席的邀请

图片 1

图片 2希拉克 资料图

摘要: 紧随着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11月2日也踏上了他入主爱丽舍宫以来的第二次访华之行。11月2日,奥朗德抵达重庆,对中国进行访问。应习近平主席的邀请, 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先生于2015年11月2日至3日对中国进行第二次国事访问,期间将先后访问重庆和北京。11月2日上午7时30分,奥朗德总统乘专机抵达重庆,开启对中国的第二次国事访问行程,驻法国大使翟隽、外交部副部长王超、重庆市副市长陈绿平以及法国驻华大使顾山等在机场迎接。法国驻华使馆官方网站发布的声明显示,陪同奥朗德访华的有外交与国际发展部长洛朗·法比尤斯先生;生态、可持续发展和能源部长塞戈莱纳·罗亚尔女士;财政与公共账目部长米歇尔·萨班先生;政府与议会关系事务国务秘书让-玛丽-勒甘先生以及社会事务、卫生和妇女权利部负责家庭、儿童、老年人和自主事务国务秘书洛朗丝·罗西涅尔女士。据悉,奥朗德此次国事访问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法国2015年12月11日主持召开的巴黎气候大会的筹备工作,共和国总统保护地球特使尼古拉·于洛先生和法国气候变化谈判大使、COP21特别代表劳伦斯·图比亚娜女士将随同共和国总统访华。总统代表团成员中有众多企业家、创业者、文化界人士和公民社会人士。【奥朗德此次访华日程安排】11月2日(星期一)抵达重庆9点:参观法中唐家坨污水处理厂,由重庆市水务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祖伟先生和苏伊士环境首席执行官舒赛德(Jean-Louis Chaussade)先生接待10点:参观湖广会馆11点:与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举行会晤并出席官方宴请抵达北京17点:出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仪式17点15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晤18点15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签字仪式18点30分:两国国家元首发表共同声明19点:出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官方宴请11月3日(星期二)8点: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员共进早餐10点:参观天坛11点:出席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法中经济与气候峰会。该峰会由法中委员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NCSC)共同主办。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将分别进行总结发言。11点30分: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晤并共进午餐14点30分:法国总统奥朗德举行新闻发布会16点: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晤17点:奥朗德在法国驻华大使官邸举行法国侨民招待会奥朗德二次访华 盘点法国总统来华最爱去哪?  奥朗德紧紧追随“铁娘子”默克尔脚步,难道是为了“秀恩爱”?中国日报的报道说,德法之间关系确实暧昧特殊,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奥朗德此次访华显示是为了秀与中国的“恩爱”的。自1965年中法正式建交以来,法国历任总统对中国都十分看重。常常被名模夫人抢了风头的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曾6次来华,而另一位前总统希拉克更是中国文化的铁杆粉丝,不断访华刷存在感。法国人生性浪漫,领导人也不拘小节,因此在总统访华期间常常会发生一些有趣的小插曲。法国总统奥朗德11月2日上午7点30分乘专机抵达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奥朗德二次访华 法国总统来华最爱去哪?  法国总统访华次数大比拼:奥朗德暂居第三  状元:萨科齐  2007年5月,当时还没娶名模布吕尼的萨科齐当上了总统。到2012年在大选中输给了奥朗德,短短的5年中,萨科齐曾经6次来华。5年6次,那岂不是一年要来两次?确实,在2008年和2011年,萨科齐都曾两次来华,2012年大概是因为忙着与奥朗德抢当总统没能来华。  相信肯定有人会问,一年两次访问中国,萨科齐对中国是有“多爱”!大家不要激动,萨科齐6次来华中,只有2007年11月和2010年4月是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其他几次,要么是来开国际会议,要么是来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要么是“途经”中国顺便来访。  不过,即使并非正式访问中国,但萨科齐都受到了中国领导人的接见,这显然提供了拉近两国关系的机会,所以萨科齐为什么经常来中国"开会",你懂得。  榜眼:希拉克  在任期间访华次数第二多的是萨科齐的前任希拉克。希拉克1995年5月出任总统,2007年5月卸任,在任12年,一共来过中国4次。  尽管次数不及萨科齐多,但小编认为,如果说萨科齐频繁来华更多是考虑到中法之间实实在在的利益,那么痴迷中国文化的希拉克在访华中则多了一份对中国的“真爱”。  希拉克出生在富豪之家,热爱文学和艺术,对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情有独钟,并颇有研究。所以他在同中国近距离接触过程中除了是法国领导人外,也是对中国文化爱意满满的粉丝啊。  探花:奥朗德  排在希拉克后面的就是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了。  至今未婚、在“众目睽睽”下闹了两次分手的奥朗德2012年打败了已经离了两次婚的萨科齐,当上了总统。  2013年,奥朗德带着时任“第一女友”瓦莱丽对中国进行第一次国事访问。本月2日上午,奥朗德抵达重庆,开始了第二次中国行。  另外,首位访问中国的法国元首蓬皮杜和德斯坦以及密特朗都只访问了一次中国。1234 / 4 页下一页

中国考古学家与法国总统的跨国情谊——谨以此文怀念考古学家韩伟先生 发布时间:2011-07-19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庞 博点击率:

  雅克-希拉克:法国总统,安道尔国大公,大欧洲委员会主席。
  
  1932年11月29日生于巴黎科雷兹镇的一个富豪家庭,独生子。其父曾为法国商业银行总管。
  
  希拉克自幼渴望成为一名远洋船长,中学毕业后曾在一艘货轮上做见习轮机手。
  
  1951年考入巴黎政治学院,后在国立行政学院和美国哈佛大学暑期班学习。1955年从索缪尔军校毕业后,任骑兵少尉。
  
  1956年参加反对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战争。
  
  1980—1986年任国民议会国防委员会委员。1986—1988年5月再次出任总理。1995年5月17日起任法国总统。
  
  主要著作有《希望的闪现》、《一个新法兰西》等。      

据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就是从巴黎的吉美博物馆开始认识中华文明的。在希拉克的少年时代,其父聘请了一位俄罗斯家教指导他研习东方文化,这位家教每周都要带他去离家不远的法国巴黎专门收藏亚洲文物的国立博物馆——吉美博物馆参观。从那时起,希拉克就迷恋上了中国文化。

2011年5月26日上午10时,着名考古学家、原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韩伟,因病医治无效在西安逝世。韩伟一生钟情于我国的考古事业,创造了无数个中国考古史上的“第一”。他作为中国考古工作者的杰出代表,与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之间的跨国情谊鲜为人知。

尽管很早就投身政治,但希拉克一生的至爱恐怕还是学术研究。据说,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希拉克就曾到中国的一个偏远地区从事过考古方面的考察和研究,至今那里的留言簿上还有他的签名。

中国情结系友谊

1978年,当时身为法国总理兼巴黎市长的希拉克来华访问,听说西安远郊有新文物出土但是还未对外开放时,很感兴趣。此次访华,希拉克在时任副总理的邓小平的陪同下,成为第一个参观秦陵兵马俑的外国人。当看到成百上千、栩栩如生的兵马俑时,其场面的壮观令希拉克十分震惊,他说:“世界上有七大奇迹,秦俑的发现堪称第八大奇迹。”希拉克的这一评价被国际媒体广为引用,成了中国兵马俑走向世界的广告。

希拉克有着浓厚的中国情结和西安情结,他对中国西周、隋唐历史有着独到的见解,对中国考古工作产生浓厚兴致。希拉克曾多次利用访华时机,先后参观过陕西历史博物馆、秦兵马俑博物馆、汉阳陵博物馆。

经过数十年坚持不懈的钻研,他对青铜器、瓷器的鉴赏能力达到专业水准。希拉克出席国际会议时,“开小差”拿出一本书读起来。一位法国记者眼疾手快,立即用长镜头拍下,在法国报纸上登了出来,标题是“总统忙里偷闲,研究中国青铜器”。

1978年9月,希拉克第一次访问西安。他在参观秦始皇兵马俑时,称赞说是“世界第八奇迹”,秦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的赞誉由此而来。1991年11月,希拉克以前总理、巴黎市市长身份第二次访问西安,参观了西安地区的文物古迹。

希拉克1995年当选为法国总统后,他对青铜器的热情丝毫未减。希拉克夫人甚至有一次透露,希拉克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每晚睡觉前必定要读关于中国考古的杂志。

2006年10月,希拉克在为期10年的法国总统生涯内第四次访华。临行前,他对新华社记者说:“此次访华,我带着深厚的情感将重访中华文明的圣地西安。”由此可见希拉克心中的西安情结。希拉克的爱好甚至影响到后任总统萨科齐。

据说希拉克对青铜器的知识达到了专业水平,参观中国出土文物展时不需要讲解,甚至还向陪同人员讲解。

1991年,希拉克访问西安时,陕西方面安排他参观刚刚建成不久的陕西历史博物馆,韩伟以副馆长身份陪同讲解。到了该馆的隋唐展室里,希拉克就不太听韩伟的讲解了,他竟然自己向陪同出访的随员、使馆工作人员和记者讲开了。

1997年5月18日,希拉克来到访华的最后一站——上海博物馆。原计划安排参观三刻钟,结束后直接去机场返回巴黎。然而,这位总统在中国青铜器专家马承源陪同下,被丰富的馆藏所深深吸引。他聚精会神地聆听马馆长形象的描述,饶有兴致地品味着美轮美奂的青铜艺术精品,并间歇地提出问题,与马探讨交流,不跳过任何一件展品、任意一个微小的细节。时间在他们你来我往的对话中消逝,对这位从小就对中国文物有着浓厚兴趣,时常去到巴黎吉美博物馆欣赏青铜器,并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历史文物书籍的法国总统来说,三刻钟实在是太短暂了。安排日程的官员,时不时抬起左手看手表,多次催促。可希拉克正在兴头上,他微笑着告诉马承源:“我坐专机,不打紧。”可见其对青铜器的执迷程度。浏览结束后,希拉克在留言簿上题词道:“上海博物馆是当今世上最伟大的博物馆之一。”在离开时,意犹未尽的法国总统转过身对马馆长说:“希望能看到中国青铜器来法国展出,届时请你一定要通知我,我定会来参观。你什么时候来,我什么时候接待你。”

见此情景,韩伟大为吃惊。这是韩伟从事文物考古生涯和接待参观工作中罕见的场景,他钦佩作为西方领导人的希拉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造诣。这次接待给韩伟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象。

1998年9月,巴黎池努奇博物馆为庆贺建馆100周年,特邀上博赴该馆举办“中国古代的礼仪和盛宴——上海博物馆藏青铜器展”。出于礼节,马承源将这一展出活动转告了希拉克,心想总统公务繁忙,未必能拔冗莅临。出人意料的是,希拉克总统在开幕前于爱丽舍宫总统办公室接见了上海博物馆代表团,他代表法国人民感谢上海博物馆慷慨地提供56件青铜器精品在法国展出。为了表彰上博在中法文化交流中做出的杰出贡献,授予马承源馆长“法兰西共和国国家荣誉勋章”。马馆长回赠了自己主编的全套16卷本《中国青铜器全集》中已经出版的14卷。希拉克高兴地当场就翻阅其图册,他指着一页夏代青铜爵问道:“这是不是二里头文化三期的青铜器?”如此内行的问话令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隔了几秒钟,马馆长才点头称是。一位日理万机的国家首脑能对青铜文化有这般深刻的了解,让马承源又惊又喜,他们俩从河南偃师二里头文化侃侃谈起,不知不觉就过了1个半小时。

陪同中,韩伟感到希拉克为人谦逊,对中国有着深情厚意,便开玩笑地向希拉克说:“您亲自讲解,我就失业了。”翻译将此番话转给希拉克时,他耸耸肩膀,摊开双手,哈哈大笑。这便是韩伟与希拉克的初次接触。

1999年8月底,马承源应邀参加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联合主办的“九九巴黎——中国文化周”。其间,他以“辉煌的中国青铜时代”为题,做了一次学术讲座。讲座当日,希拉克要出发去渥太华出席法语国家组织首脑会议,他特意委托法国驻沪总领事向马馆长致意,表示对不能亲临讲座甚是遗憾,希望能拜读其讲稿。而在文化周开幕前夕,他又委托政府官员以总统名义宴请马馆长。席间,希拉克从公务中抽身而出与马承源触膝洽谈了20多分钟。这是马承源两年内第四次与希拉克见面。这一次,马馆长将《中国青铜器全集》新近出版的最后两卷赠送给总统先生。

从此以后,希拉克便把韩伟当作老朋友和学习中国历史、了解考古发现的老师。每逢春节、生日,希拉克与韩伟都要互致问候,互发贺卡。凡有新任驻华大使到任,希拉克都要叮嘱他们学习中国历史,特别要到西安去了解中国文化,并希望他们有机会到陕西看望韩伟。

2006年10月28日,希拉克专程到西安再次参观陕西历史博物馆和汉阳陵博物馆,已经退休在家的韩伟又一次应邀为希拉克作讲解。

当天中午,希拉克到达陕西历史博物馆。在馆里,希拉克详细询问了反映周王朝世袭制度的青铜器的来历。他提出一个观点,西方有《圣经》和《古兰经》,但是文字记载的历史几乎没有,中国就有青铜器铭文来证明历史,这是非常值得骄傲和研究的事。

在参观过程中,希拉克不时向韩伟提问“这个字在铭文的哪个位置?”“这个青铜器的补丁是什么时候补上去的?”一连串的提问显示出希拉克对文物的浓厚兴趣,原定半个小时的参观一再延长。

当韩伟介绍到一件“玉握”,并说这里面可能包含了北方草原的文化信息,器物形制受到了北方文化的影响时。希拉克立即要来了手套和放大镜,仔细观察研究一番,并谈了自己不同的见解:“北方的游牧民族怎么可能有这么精美的纹饰?”

韩伟告诉希拉克说,这些青铜器出土的地方,方圆仅400亩地就勘探到895座墓葬和64座车马坑,展出的只是二三座墓葬中的文物。希拉克表示十分惊叹。

考古获勋第一人

1997年希拉克再次访华前夕,总统私人顾问与韩伟联系,表示希拉克想再访西安,希望在西安看看新的考古发掘工地,韩伟立即将此情况向相关部门和领导汇报,并作了相关准备。

由于法国国内形势变化,希拉克缩短了访华日程,失去了这次参观陕西考古工地的机会。同年10月,法国驻华大使毛磊先生在参加陕西与法国一项合作项目的签约仪式时说:“韩伟先生是发展法中友谊的一位重要朋友。”

希拉克回国后,心中仍然惦记着这个事。数年后,希拉克在总统府会见韩伟时,又回忆起当年未能成行的参观,询问那座古墓的时代、墓主人、出土文物等情况。当韩伟回答说是盛唐时期的墓时,希拉克竟随口便说出:“是杨贵妃、玄宗李隆基时代?”由此看来,希拉克对中国隋唐时代的历史非常熟悉,对中国历史上的关键人物也很了解,不能不让人惊叹。

1999年4月15日,韩伟接到毛磊大使的函信,信中说:“我非常高兴地告诉您,根据法兰西共和国总统令,您已被授予骑士级荣誉勋位。”得此消息,韩伟深感意外。

法国授予韩伟骑士级荣誉勋位有三个理由:把中国考古推向世界,为恢复中国考古在世界的地位作出了贡献;渊博的知识和个人威望,在考古领域引人瞩目的成就;为法国和中国在考古领域的合作发展作出了贡献。

在授勋仪式上,毛磊大使没有准备讲稿,便把韩伟的考古业绩如数家珍般讲了半个多小时。这背后更多的是希拉克对中国文化和韩伟的了解。

韩伟成为中国考古界获得法国骑士级荣誉勋位的第一人。

走向爱丽舍宫

1998年6月3日,中国在纽约举办的“中华五千年文明艺术展”胜利闭幕,韩伟负责将这次展出的191件文物护送到西班牙比尔堡市古根汉姆博物馆巡展,他抵达西班牙点交文物后便买了去巴黎的火车票准备回国。

第二天,韩伟接到法国总统办公室要他提供方便希拉克总统接见的时间,韩伟当即表示7月3日至7月6日这几天都可以。法国总统府办公室将接见时间确定在7月6日。

法国总统希拉克要接见韩伟的消息在中法两国相关部门中传开,大家为韩伟感到高兴,住在巴黎的朋友也忙着为韩伟作准备。

这天下午4时,翻译艾丽丝小姐带着韩伟提前来到香丽舍大街距总统府较近的咖啡馆,对接见过程进行简单排练,对提问和回答进行模拟,对相关礼节进行演练。5:30,韩伟走向了神秘的爱丽舍宫。

1720年建成的爱丽舍宫是巴黎着名的古建筑,原是建筑学家克洛德·摩勒为埃拂尔伯爵设计的府第。1793年在法国大革命浪潮中没收为公产,取名为爱丽舍宫,意为“天国的乐土”。1848年拿破伦三世把爱丽舍宫改为皇宫,1878年将爱丽舍宫定为共和国总统府。

5:45,韩伟一行走进了爱丽舍宫大门。值班门卫询问了他们的身份,又查对了总统的会客名单后,客气地让他们进入值班室休息。

5:55,在宫内负责礼宾的官员的导引下,韩伟由大厅左侧长长的楼梯上到主楼二层,官员引导他们进入与总统办公室一墙之隔的总统会见厅。

会见厅正中摆放着镶嵌有鎏金铜饰件、四腿均为带翼神兽的条桌,周围是带镀金靠背和扶手的天鹅绒沙发,墙上挂有法国皇室标志力士花盾和大型挂毯。

爱丽舍宫陈列各朝代镀金雕刻家具2000件、名贵挂毯200幅、精致座钟130只和大量珍贵艺术品,宛如一座藏品丰富的博物馆。条桌上有一件硕大的黑瓷罐里插满了白色马蹄莲,宽敞的会见厅显得勃勃生机。

面见总统像朋友

韩伟静心地等候着希拉克的接见。

6:15,一位官员请他们进入总统办公室。希拉克由办公桌前迎了过来,韩伟紧紧握住总统的双手,感谢他在百忙之中接见自己。宾主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落座。

这时,希拉克像见到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问韩伟到巴黎做什么事,还能停留几天。希拉克说他是在“中华五千年文明艺术展”刚结束的第二天到达纽约的,没有看见中国这批珍贵的文物。

韩伟和向希拉克送上四张文物拓片作为见面礼。第一张西安北郊枣园南岭村汉墓中发现直径40多厘米的大玉璧拓片,就立刻吸引了希拉克的注意。他仔细询问了汉墓发现的情况,提出这块玉壁的时代要早到战国,为什么出土于汉墓?韩伟在惊异于希拉克对中国历史学识的同时,回答了提问。

看过其他三张1996年、1997年在陕西凤翔孙家南头秦宫遗址中发现的瓦当拓片后,希拉克问韩伟陕西地下究竟埋藏有多少文物?韩伟回答说:“仅目前调查发现的各类遗址就有三万多处,埋在陕西有名有姓的皇帝就有72位……”希拉克听得出了神。

稍后,希拉克邀请韩伟合影留念。按常理,合影便预示着会见就要结束了,但希拉克并没有“逐客”的意思,他拿起拓片继续仔细地观赏,摄影师的相机快门“啪啪”不停地响着。

随后,希拉克话题一转,问韩伟秦始皇陵为什么不能发掘,秦陵下面是否有城墙?韩伟一一作答。希拉克又一次感叹地说:“秦兵马俑确实是八大奇迹!”韩伟感谢希拉克是称赞秦兵马俑为“世界八大奇迹”的第一人。希拉克会心地笑了。

希拉克还问韩伟本人的考古专长在哪个时代、秦东陵、西陵距离西安有多远、中国文物到国外展览的审批程序是什么、如果要调研文物展览内容需要什么样的审批程序等一系列问题。

接见已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此时,韩伟向希拉克提出可以联合研究洛南旧石器遗址及秦东陵发掘等建议;又提到法国每年给中国300个奖学金的留学生名额全部集中在科技方面,能否在文博考古方面增加二三个名额专为陕西考古设置。希拉克立即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拨通电话向有关方面询问。

告别前,韩伟提出能否用自己的照相机与希拉克合影。希拉克爽快地答应了,并亲切地搂着韩伟的肩膀合影——瞬间,相机快门定格了一位中国考古学家与法国总统之间的跨国情谊。 这次接见时间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7:15结束。(《中国文物报》2011年7月15日3版)

本文由ca88发布于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希拉克从吉美博物馆开始认识中华文明,下午赴

关键词: ca88

上一篇:热力学历史名家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