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代末中印边界鲜为人知的空喀山口事件,军报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政治人物 人气:171 发布时间:2019-10-20
摘要:孙玉玺认为,中印在边界问题上的谈判要求得两国民众的理解 12月3日,来华访问的印度国家安全顾问梅农与国务委员戴秉国举行会谈,双方就中印边界问题解决框架的讨论情况进行梳理

ca88 1
  孙玉玺认为,中印在边界问题上的谈判要求得两国民众的理解

  12月3日,来华访问的印度国家安全顾问梅农与国务委员戴秉国举行会谈,双方就中印边界问题解决框架的讨论情况进行梳理总结,达成有关共识。双方同意,在边界问题最终解决前,应继续保持边境地区和平安宁,为边界问题的解决创造良好气氛和条件,同时确保边界问题不影响双边关系积极发展。

  印度总理辛格于10月22日至24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了辛格总理,李克强总理也与辛格总理举行了会谈。

1959年,印度当局在策划并支持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武装叛乱的同时,正式向中国政府提出全面领土要求,蓄意挑起边境武装冲突,制造流血事件,严重恶化了中印关系。中国政府为缓和边境紧张局势和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作出巨大努力。

  
  本月22-24日,应我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据悉,辛格此行将重点与中国政府就商贸合作及边境事务进行沟通。同为新兴大国,印度与中国经常被视为比较对象,两国有纠纷,更有合作。那么,该如何在当前形势下看待中印关系?该如何比较中印发展情况?古老印度在现代转型中又有何发展诉求呢?近日,环球网特邀我国前外交部发言人、前驻印度大使孙玉玺先生,对印度的经济、政治、宗教、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进行了深入解读。我们将以“真实印度”系列访谈的形式逐期推出,敬请关注!
  环球网:在辛格总理访华之前,就有印度媒体报道有关中印边界纠纷的问题,并称辛格也会与中国政府谈这一问题。边界纠纷问题对两国关系有何影响?
  孙玉玺:边界问题实际上是个历史遗留问题,过去中国和印度之间,在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未划过界,只不过到了后来英国在控制南亚次大陆的时候,殖民当局搞了划界,而且它划的那个麦克马洪线,我们不承认。但中印毕竟是两大邻国,长期以来存在两条线,一条是“传统习惯线”,就是长年来两国的人民活动的地方,还有就是现在的“实际控制线”。现在,边界就在“传统习惯线”与“实际控制线”之间出现了大量争议地区,总起来大概12万5千平方公里,现在东段有大约3万平方公里在我们的实质控制之下,西段9万平方公里左右在印度的实际控制之下,这就产生了边界问题,边界问题也谈了很多年了。
  -
  在我出使印度之前,中印政府就建立了总理特别代表谈判解决边界问题的机制。我在印度期间,曾参加过3次有关边界问题的谈判,当时我们谈出一个协议,叫“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原则”,这个原则主要内容,我记得,头一条就是我们要以友好协商的方式通过谈判来解决,甭管边界问题谈多长时间,不要再因为边界问题打仗,不要发生冲突,用和平的方式、友好协商的方式、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来解决。这是一条重要原则,这个双方都同意。
  第二条就是在边界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我们要不断加强建立信任的措施,比如边境搞会晤、边防人员建立会晤制度,进行一些往来等等,建立一系列信任措施,逐步推进边界问题向前走。这样通过建立信任措施,来保持边界地区的和平与安宁,虽然界还没划,但你不能乱了,这又是一条原则。
  第三条重要原则就是,边界问题不影响两国在其他各方面关系的发展。
  这些原则两国政府都在努力落实,因此尽管边界问题没有解决,但它对两国整体的关系并没有实质性影响,中印都是亚洲大国、金砖国家,两国的合作那是大局。不要因为边界问题影响这个大局。定了这几条原则,我觉得对于维持现在这样一个好的形式起到关键作用。边界问题一般来说,谈起来总是旷日持久,很难,但我们能够不因为边界问题使整个关系受到影响。
  但要说完全不影响,也是不可能的,要彻底地消除影响,还是要通过谈判把边界划定。
  环球网:这是两国之间的一个和平机制。
  孙玉玺:对。
  环球网:对于国家来说,两国合作是大局,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但对于民众来说,想法可能与政府不一样。那么,印度的民众怎么看这个问题?它会不会成为民族主义的一个爆发点?
  孙玉玺:两国政府既然确定了原则,就要多做民众的工作,让大家了解到两国政府是从大局考虑,从维护两国关系考虑。另外,也要把问题向民众说清楚,求得两国民众的理解。而且,据我观察,边界问题的解决恐怕更多地还得是政府之间的磋商,大量的老百姓,尤其离边界比较远的老百姓,更关心的是他日常的穿衣吃饭问题、他的生活发展问题,只要边境不出事儿,大家不一定都注意到这些东西。媒体也不要炒作这些东西。这样才使边界问题不影响两国关系的发展。所以谈中印关系的时候,边界问题也不宜多谈。官方慢慢谈,保持和平安宁,这是最重要的。边界谈判那可是典型的零和游戏,谈下来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所以很难谈,需要时间。但政府在做这方面工作的时候,要求得民众的理解。

  中印边界尚未划定,但两国边境地区多年来没有发生大的摩擦或冲突,总体保持了和平安宁的局面。保持这一局面的前提之一就是双方能坐在一起沟通交流。“谈”有助于相互理解和达成共识,也是保持中印边界稳定、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最佳选择。

  提中印关系四点建议

一、印度政府再次向中国提出阿克赛钦问题

      来源:环球时报

  如果把1959年视为中印边界谈判的起点年,中印边界问题谈判已经历了50多年。

  习近平表示,当前,中印关系保持全面快速发展势头,中方始终视印度为战略合作伙伴,真心希望同印度一道,抓住机遇,排除干扰,携手合作,推动中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迈上新台阶。

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沉重地打击了国内外反动势力,摧毁了他们企图策划“西藏独立”的社会基础。尼赫鲁政府因其“缓冲国”的企图受挫而不甘心失败,遂向中国提出大片领土要求。印度政府在坚持中段之巨哇、曲惹、什布奇山口、桑、葱莎、波林三多、乌热、香扎,拉不底为印度领土的同时,再次向中国提出西段之阿克赛钦等地区的领土要求。尼赫鲁政府认为,中印拉达克地区的边界,已由1842年中国西藏地方当局和克什米尔当局订立过的一个条约所划定;拉达克与中国新疆地区的边界,1899年英国政府曾向中国政府提出建议,“中国政府并没有反对这个建议”。而且1865年约翰逊“访问”了阿克赛钦,查明了分水岭的确切位置之后,也就划定了中印的西段边界。据此印度政府认为,“全部边界都是经条约确定,或者由习惯确认”,阿克赛钦理所当然是印度的。1959年12月26日,中国外交部照会印度驻华大使馆,阐明中国政府的立场:

  有人说:中印边界谈判谈来谈去,就是不解决问题。其实不然,指望中印边界问题一下子和平解决是不现实的,解决边界问题应先从解决一系列基础性问题入手。首先,保持边界地区和平稳定,避免因误判导致军事冲突是解决边界问题的前提条件。早在1993年,两国政府就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1996年,两国政府又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控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实践证明,这两个协定在中印边界长期以来保持和平稳定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其次,要寻求一个共同的解决原则,才能使谈判不断深入下去。为此,双方在2005年第5轮会晤时,就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达成一致。随后的多轮会晤,双方开始就中印边界问题解决框架进行认真的探讨,提出了设想,交换了意见。再次,要为边界谈判扫除干扰因素。2012年1月,双方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建立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的协定》。该机制主要是为双方加强信息沟通和协调配合提供适当的渠道和平台,以便从外交层面及时有效地处理相关边境事务,增进彼此互信,为谈判解决两国边界问题和促进两国关系发展创造良好条件。该机制确定的任务内容具体,操作性强,有利于管控和处理中印边境事务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和矛盾,体现了双方解决边界问题的务实态度。

  习近平就发展中印关系提出四点建议:一要推动中印增进战略互信。二要推动中印深化务实合作。三要推动中印妥善管控分歧。中印都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特别是周边环境。双方要处理好边界、跨境河流问题,加强在防务、打击恐怖主义方面的合作。四要扩大中印交流对话。

“第一个问题:中印边界是否正式地划定过..中国政府认为,中印边界大部分已由国际协定正式划定的说法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中国政府谨作以下的说明:

  其实关于中印边界问题,不仅是双方特别代表在谈,上至两国领导人,下至普通军人,都在关注和致力于中印边界问题的和平解决。2012年3月胡锦涛主席在印度就发展中印关系提出的五点建议中提出:双方应妥善处理分歧,维护和平稳定,本着和平友好、平等协商、相互尊重、相互谅解的精神,推进两国边界谈判,利用好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共同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印度总理辛格回应道,印方希望同中方一道努力,维护两国边境地区和平安宁,通过友好谈判妥善解决边界问题。在最近结束的第21届东盟峰会及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温家宝总理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会见印度总理辛格时再次强调:中印作为人口最多、相互接壤的文明古国同时走上振兴的道路,意义非同寻常。2012年4月,原印度陆军参谋长,现任印阿鲁纳恰尔邦(即我藏南地区——作者注)邦长J·J·辛格表示:“重要的是解决中印边界冲突,为此有一些相互妥协是必要的。印度必须改变我们的领土不容商谈的立场。” J·J·辛格的表态在中印都引起了巨大反响。笔者曾受派在印度国防管理学院参加印度军官高级防务课程,期间接触了一些曾在中印边界服役过的印度军官和士兵,这些军官和士兵向我展示了中印边防军官、士兵和家属一起联欢、会晤、聚餐的照片和中国官兵赠送的礼物。谈及双方的接触,他们的感受远不是印度一些媒体描述的那般紧张,大部分军官和士兵都不希望中印之间再次出现冲突,期望双方能够友好共处,和平解决边界问题。

  辛格总理表示,进一步发展与中国关系是印度外交首要任务之一,印方愿与中方进一步加强战略沟通和人文交流,增进相互信任和相互理解,提高务实合作水平,加强防务合作,通过友好协商妥善处理分歧。

(1)关于西段。印度政府认为自己所主张的边界线,曾经由1842年中国西藏地方当局和克什米尔当局之间订立的一个条约划定过。但是,第一,这个条约仅仅提到拉达克和西藏的疆界将维持现状,各自管理,互不侵犯,根本没有关于边界位置的任何规定或暗示。尼赫鲁总理在今年9月26日给周恩来总理的信件中列举的边界位置早已划定的各种论据,没有一个能证明印度政府目前主张的边界线是有根据的。

  当然,中印双方在边界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和平解决的难度还相当大。而且近年来,一些不时出现的不和谐因素也给中印边界谈判的正常进行带来负面影响。炒作中印边界之间的分歧、一些极端的民族主义势力和思潮、印度部分媒体的失实夸大报道和个别官员学者不负责任的言论,以及达赖喇嘛对中印边界地区的窜访、印军不断加强边境地区的军力部署等等,都与中印友好发展的大方向、大环境不相适宜。今年是“中印友好合作年”,相互理解、和平相处、友好往来、共同发展的中印关系才是中印人民的共同期望。

  法律形式规范边防合作

(2)1842年条约是在中国西藏地方当局和克什米尔当局之间订立的,而目前印度政府提出争论的地区,绝大部分(约在百分之八十)属于并未参加这一条约的中国的新疆。如果认为,根据这个条约就可以判明,新疆的大片土地已经不属于中国而属于拉达克,那显然是不可理解的。关于拉达克和克什米尔同新疆的边界,1899年英国政府曾经建议划定,但是并无任何结果。如果认为一次片面的建议就可把别国的领土据为己有,那也是不可理解的。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

  此次访问是自1954年以来两国总理首次实现年内互访,具有重要意义。李克强在与辛格会谈后双方签署了交通、能源、文化、教育、地方交往等9项双边合作文件,其中之一就是中印两国政府边防合作协议。

(3)中印西段边界的没有划定,还有许多不可辩驳的积极的证据。例如:甲、从1921年直到1927年间,英属印度政府曾经向中国西藏地方当局进行多次交涉,要求划定拉达克和西藏之间的边界,但是始终没有结果,这有当时双方交换的许多文件可资证明。曾任印方代表的英国罗西安博士,也在今年12月11日伦敦泰晤上报刊登的投书中证明了这一点。乙、根据中国政府现有的材料,印度测量局迟至1943年出版的官方地图,关于中印西段还没有画出任何边界。在1950年,印度官方地图用特别模糊的方式表示出现在所画的边界,但是仍然用文字标明是未定界。只是从1954年起,这段未定界才忽然变成了已定界。丙、尼赫鲁总理今年8月28日在印度人民院谈到这段边界问题时宣布:'这是旧克什米尔邦同西藏和中国土耳斯斯坦的疆界,没有谁划定过这条疆界。'所有这一切事实,都是同这段边界早已划定的说法绝对不相容的。任何人都不能想象,自认为在1842年或1899年就已经明确划定了这段边界的印度政府,还会在1943年承认没有任何确定的边界,还会在1950年宣布只有未定界,还会有1959年宣布没有谁划定过边界。”第一文档网

  2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此次中印签署边防合作协议,是以法律的形式把好的做法和经验肯定下来,确定为双方今后处理类似情况的要求和规范。

中国政府的“照会”继续指出:“印度政府说,这个地区'同印度两千多年来的文化和传统有联系,而且已经成为印度生活和思想的密切的一部分'。但是,第一,印度并没有举出任何具体事实来支持它的论断。相反,尼赫鲁总理今年9月10日在印度联邦院说,这个地区'一直没有受到过任何的管辖'。他在今年11月23日,又在印度联邦院说:'据我所知,在英国统治时期,这个地区没有一个人居住,也没有任何前哨据点。'尼赫鲁总理虽然无法正确判断中国方面的情况,但是他的话的确权威地证明了印度从来没有管辖过这个地区。

  ■ 中印联合声明摘要

ca88,第二,印度政府说它在这一地区一直定期地派有巡逻队,并且说这就是印度行使管辖的一种方法。但是根据中国政府所掌握的材料,印度武装人员只在1958年9月,1959年7月和1959年10月三次侵入这一地区进行过侦察,随即被中国边防部队扣押并且递解出境,此外再没有到过这个地区。正因为这样,印度政府才会对于中国人员在这一地区的活动毫无所知,以至宣称中国人员只是从1957年起才进入这个地区。

  ●两国边界问题特别代表正受命探讨中印边界问题的解决框架。两国领导人鼓励特别代表朝这一方向努力。双方认为,中印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是双边关系发展重要保障。中印1993年、1996年和2005年协定均承认相互同等安全原则。双方在上述协定基础上签署边防合作协议,这将有助于维护边境地区稳定。

第三,印度政府举出了若干地图来证明它所主张的传统习惯线。但是,这一方面的情况对印度提出的论点也并不有利。中国近一、二百年间出版的地图对于西段边界的画法尽管在一些地方有微小的出入,但是基本上始终一致。印度政府提出有1893年出版的中国官方地图,对西段边界的画法接近于印度地图。中国政府不知道这里指的是什么地图,无法加以评论。至于英国人所办的'字林西报'1917年出版的地图集,那只能代表英国而不能代表中国的观点,在这里没有讨论的必要。与此相反,一个多世纪以来英国和印度的地图上的画法,前后却有很大的矛盾和混乱。

  ●防务交流和军事训练对增进两国信任和信心十分重要。今年11月,双方将举行反恐联合训练,这凸显两国政府增进相互理解的共同愿望。今年7月,两国防长一致同意加强防务交流和互访,相关活动将逐步落实。综合新华社电

第四,印度政府说,它所主张的传统习惯线还具有明显的地理特点,即依据分水岭。但是,首先,分水岭的原则在国际上并不是划界的唯一的或主要的原则,尤其不允许借口分水岭到别国境内去寻找边界线。其次,印度政府所主张的传统习惯线,不但没有划分印度河水系和和田河水系,而恰恰是切断了和田河的水系。相反,中国地图所画的传统习惯线才真正反映了这个地区的地理特点。那就是,这个地区南北坡度不大,容易通行,因此自然形成连接新疆和西藏西部的唯一通道。但是往西行,它同拉达克之间却矗立着高入云霄的喀喇昆仑山脉,极难通行。印度政府也承认,从拉达克进入这个地区是极其困难的。”

  ■ 解读

由上可知,无论是从历史到现实,从地图标绘到自然地理的特点。都足以合情合理地证明,印度向中国提出对阿克赛钦的领土要求,是毫无根据、毫无道理的,是站不住脚的,即使如此,印度政府甚至连站不住脚的基本事实都搞错了。尼赫鲁在1959年9月26日致周恩来总理的信中声称:1899年的马继业一窦讷乐线“无可置疑地表明,阿克赛钦全部地区是处在印度境内的。”但事实却恰恰相反。对此,马克斯韦尔指出:“看来造成这个错误的原因,只能是由于查抄档案里的英国照会原文时的笔误所造成的。这可能只不过是个细小的失误,但后果却很深远。”

  “中印边防协议强调双方合作”

二.印度政府向中国提出“麦克马洪线”问题

  中印互为邻国,有2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两国1962年曾在边境地区兵戎相见。边界争端一直是影响中印关系发展的一大因素。

1959年3月22日,印度总理尼赫鲁致信周恩来总理。尼赫鲁在信中公然违背历史事实,坚持“麦克马洪线”就是中印边界东段的国界线,并认为“这条线是在1913年至1914年中国政府、西藏和印度的全权代表在西姆拉举行的三边会议上划出的。”因而中印东段边界早已明确划定。

  在此之前,中印双方就边界问题有3份协定,分别是:1993年时任印度总理拉奥访华,双方签订《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1996年江泽民主席访印,两国政府签署《关于在中印边境实控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2005年温家宝总理访印,双方签署《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

对此,周恩来总理于同年9月8日致信尼赫鲁指出:“所谓这段边界早已明确划定的说法,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同你在来信中所说的相反,所谓麦克马洪线从未在西姆拉会议上加以讨论,而是英国和西藏地方当局的代表,背着中国中央政府的代表,于1914年4月24日,也即是在西姆拉条约签订以前,在德里用秘密换文的方式决定的。这条界线,后来是作为西藏同中国其他部分之间的界线的一部分,标在西姆拉条约的附图之上的。所谓的麦克马洪线是英国对中国西藏地方执行侵略政策的产物,从未被中国的任何一个中央政府所承认,因此肯定是不合法的。至于西姆拉条约,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代表就没有正式签字,这是在条约上清楚地注明了的。”“这条非法的界线曾经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就是西藏地方当局,后来也对这条线不满,并且在1947年印度独立后致电阁下,要求印度归还这条非法界线以南的中国西藏地方的全部领土。这块领土相当于中国的浙江省,有9万平方公里之大。总理先生,中国怎么能够同意强迫接受这样一个丧权辱国、出卖领土、而这块领土又是如此之大的非法界线呢?”

  中国南亚学会会长孙士海注意到,此次中印双方签署的协议有“合作”二字,这是此前的协定所没有的,应该是强调两国边防人员进行合作,肯定了以前的有效措施。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时隔8年中印又签署一份边界协议,本身就有积极的意义。中印双方都不想把边界问题闹得太大,影响两国整体的关系。

尼赫鲁在强迫中国接受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并以此作为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根据的同时,在国内大造“麦克马洪线”就是中印东段边界线的舆论。从1959年8月到9月4日,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尼赫鲁先后10次发表有关中印两国关系的谈话,着重谈到了中印边界问题。尼赫鲁在讲话中一再强调,关于中印东段边界,“我们坚持麦克马洪线”。9月4日,他在印度人民院说:“就我而论,我常说,我们从缅甸边境一直到不丹边境的边界是麦克马洪线,我们坚持这条线”。他在讲话中进一步指出:“我们认为这条线在某些地方划得并不好,随后我们,也就是印度政府,就把它作了变动。”中国“在大体上接受麦克马洪线后,我准备讨论对麦克马洪线的任何修正:在这里或那里的次要修正--这是不同的问题--,不是这些大块领土,而是次要的修正,究竟这个小山是在这里,这块小地方是在这边或那边都根据事实,根据地图和现有的证据来确定。这是我准备同中国政府讨论的。”由此可见,尼赫鲁的领土扩张设想,不仅仅是以“麦克马洪线”划界,而且要进一步将非法的麦克马洪线那些“划得并不好”的地方,由印度政府将其“变动”得符合其扩张胃口,即还要继续向“麦克马洪线”以北扩张,以达到其理想的疆界为止。

  在边界问题上,中印有定期的沟通机制。1981年以来,两国政府为解决边界问题,几乎从未间断谈判进程。2003年,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举行第1次会晤。今年6月,双方已进行16次会晤。在第5次会晤期间,双方就解决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达成一致。

印度政府为了找到修正“麦克马洪线”的所谓证据,首先将“麦克马洪线”以北属于中国西藏的扯冬、兼则马尼(沙则)、朗久和塔马墩等地划到“麦克马洪线”以南。此后,又企图以西藏错那的拉则拉(印称塔克拉)山为界,将克节朗河这一大片中国领土再次划入“麦克马洪线”以南,纳入印度版图。这就是尼赫鲁借口地图证据的实质。

  在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15次会晤时,双方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建立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的协定》。

印度政府在肆意篡改“麦克马洪线”走向后,为了造成事实上的修改“麦克马洪线”的现实证据,重兵前推,抢占“麦克马洪线”南北地区的战役、战术要地。从1959起年开始大量向中印边境东段地区增兵。其陆军第四师第五、第七旅分别从中印边境传统习惯线附近推至阿朗和达旺地区,逐步接替了印度地方部队担负的边境防务;地方武装也统一由陆军指挥。到1959年8月,印军在中印边境东段的兵力由1958年底的2000余人增到4000余人,据点也由25个增加到61个。印度政府为了达到长期控制已占中国领土的目的,不顾其财政拮据,拨专款加紧这一地区的战场建设,不断改善已建公路,建立通信系统,并修建通往前沿哨所的骡马道,加强了“麦克马洪线”南北地区的防务。达赖集团逃越“麦克马洪线”进入印占区后,印度军队在中国西藏错那当面的棒山口、马哥、扯冬等地的前沿哨所普遍增兵,并经常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进行巡逻。

  该机制将由两国外交部门司局级官员牵头,双方外交和军事官员组成,主要任务是处理涉及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事务。机制将研究开展和加强中印边境地区军事人员和机构交流与合作,处理可能出现的影响中印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问题和情势。

1959年4月,印军一支巡逻队沿娘姆江曲河北上,越过“麦克马洪线”,偷渡娘姆江曲河上的仲昆桥,入侵到桥北1公里处的中国领土兼则马尼(沙则),第一次在该地搭起哨棚,作为其“巡逻”的休息点。兼则马尼位于娘姆江曲河和克节朗河的咽喉部位,这里山势陡峭,森林密布,易守难攻,具有重要的战役战术价值。印军的试探性入侵得手后,于8月9日,再次越过“麦克马洪线”入侵兼则马尼,13日搭起帐篷,次日即设哨卡,并在当地插上了印度国旗,以示该地区为印度所有。此间,印度军队还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先后武装占领了中国西藏的朗久、马及墩、塔克新等地。印度当局策划西藏武装叛乱,乘机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侵占中国大片领土等行径,这是当年英帝国主义统治印度时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

  该机制不承担探讨边界问题解决方案的任务,不影响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机制。 新京报记者 储信艳

中国政府对于中印两国间存在的边界问题,一直从中印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和友好相处的原则出发,主张中印双方应考虑历史背景和当前的实际情况,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通过友好协商,全面解决两国边界问题。在中印边界问题解决之前,双方应维持边界现状,而不应该单方面以武力改变边界现状。为了中印双方能够通过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中国政府对于印度军队在边界地区的不友好行动,其中包括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进行的挑衅性活动一直采取克制忍让的态度,中国军队在边界问题解决之前不越过“麦克马洪线”,并要求印度政府将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侵占中国领土的军队立即撤回,以维持边界现状。

  ■ 中印军演

印度政府无视中国的忠告,顽固坚持扩张主义立场,在增加中印边境东段地区兵力,巩固已建入侵据点的同时,继续向“麦克马洪线”以北地区推进,不久便派兵侵占了整个朗久地区,企图为以后中印边界问题的谈判增加筹码。

  在中断近5年之后,中印将迎来首次联合军演,在此之前,中印两军曾举行过多次联合军事演习。

三.印度军队挑起边境武装冲突,制造流血事件

  ●2003年11月14日中印海军在上海附近的东海海域进行代号为“海豚0311”的联合搜救演习,这是中国海军首次与印度海军进行非传统安全领域联合演习。

印度政府向中国正式提出大片领土要求遭到拒绝后,便指使其军队在中印边境东段地区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在中印边境中、西段地区越过传统习惯线,占地设点,企图通过武力推进单方面改变中印边境久已形成的边界现状。由于中国边防部队在实际控制线中国一侧严守边防,使印军在中印边境侵占中国领土的行动受挫,印军便蓄意在中印边境地区挑起武装冲突,制造流血事件。

  ●2004年8月28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印度军队边防部队在西藏自治区普兰县境内举行联合登山训练,这是中印边防部队首次在边境地区举行联合登山训练。

1959年8月25日,马及墩工作队率山南军分区第一团第二连,进驻马及墩的雅列普开展群众工作。当该连前卫分队进至金古底时,入侵朗久的印军便无端向前卫分队开枪射击。前卫分队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自卫还击,双方战斗约1小时。入侵印军被击毙2名,其余缩回朗久。26日,入侵朗久的印军再次向驻马及墩的中国边防部队开枪射击,中国边防部队为了边境地区的稳定,未予置理。印军蓄意挑起事端后胆怯心虚,8月27日便撤出朗久,退往“麦克马洪线”以南。8月31日,山南军分区步兵第一团第二连进驻朗久。在中国政府为了有效地维持中印边界现状,确保边境的安宁,提出中印双方武装部队后撤的建议后,驻朗久的中国边防部队根据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于1960年7月29日撤出朗久,驻守庄南、马及墩。

  ●2005年12月1日 中印海军在印度洋北部海域举行代号为“中印友谊-2005”的搜救演习。

朗久事件,是印度在中印边境挑起的第一次较大的武装冲突,造成了中印边境的紧张局势。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主动与印度政府对话,积极寻求缓和边境紧张局势和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方法与途径。印度政府却坚持扩张主义立场,借机掀起反华浪潮。

  ●2007年12月19日至25日 中印陆军在昆明举行“携手-2007”中印陆军联合反恐训练。这是中印军队首次举行反恐联合训练。

8月28日、31日和9月4日,印度总理尼赫鲁就中印边界问题连续发表谈话。他说,就印度而言,“麦克马洪线”就是国境线,“这根据条约规定是确定不移的,根据惯例和权利是确定不移的,而从地理上来讲也是确定不移的。”在谈到朗久事件时,尼赫鲁颠倒黑白地说:“8月25日,有一支中国军队在马及墩以南的地方进入印度地区,并且开了火,俘虏了印度的前哨站”。“毫无疑问,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明白的侵略事件。”尼赫鲁公然违背事实,将位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的朗久说成是印度的领土,把中国人在自己的领土上从事正常的工作乃至被迫自卫说成是侵略。在短短几天内,印度政府、国会和所谓的印度公众舆论利用边界问题大肆叫嚷,诽谤中国侵略印度,在国内掀起了一股反华浪潮。

  ●2008年12月6日至13日 中印军队在印度贝尔高姆地区举行代号为“携手-2008”的联合反恐训练。(储信艳)

9月8日,周恩来总理致信尼赫鲁,系统地阐述了中国政府为维护中印友好以及公平合理地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所采取的一贯立场和主张,说明了朗久事件的真相。周总理指出:“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复杂问题。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能不首先考虑到英国在统治印度的时期对中国进行侵略的历史背景。从很早的时候起,英国就抱着对中国西藏地方的侵略野心。英国曾经不断唆使西藏脱离中国,企图把一个名义上独立的西藏置于英国的控制之下。在这个阴谋不能得逞以后,英国又对中国施加种种压力,要求把西藏划为英国的势力范围,而让中国保留所谓对西藏的宗主权。与此同时,英国还以印度为基地,广泛地向中国的西藏地方甚至新疆地方进行领土扩张。这一切就是中印边境问题长期存在纠纷、悬而不决的基本原因。“中印两国都是长期受帝国主义侵略的国家。这种共同的遭遇,本来应该很自然地使中印两国对上述的历史背景抱有一致的看法,并且采取互相同情、互相谅解和公平合理的态度,处理两国的边界问题。中国政府原来以为,印度政府是会采取这种态度的。但是,出乎中国政府的意料之外,印度政府竟要求中国政府正式承认英国对中国西藏地方执行侵略政策所造成的局面,作为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根据。更严重的是,印度政府对中国政府施加种种压力,甚至不惜使用武力,来支持这种要求。这不能不使中国政府感到深切的遗憾。

“中国政府一贯主张,中印双方应该考虑历史的背景和当前的实际情况,根据五项原则,有准备有步骤地通过友好协商,全面解决两国边界问题。在此以前,作为临时性的措施,双方应该维持边界久已存在的状况,而不以片面行动、更不应该使用武力改变这种状况;对于一部分争执,还可以通过谈判达成局部性和临时性的协议,以保证边界的安宁,维护两国的友谊。这正是我在1959年1月23日给你的信中所表达的基本思想。中国政府仍然认为,这是我们两国解决边界问题所应该遵循的途径。”第一文档网

“中国政府对于中印边界问题一贯遵循着十分明确的方针,一方面肯定中印边界全部未经划定的事实,另一方面又面对现实,特别考虑到中印之间的友好关系,积极寻求对双方公平合理的解决办法,并且在边界问题解决以前,绝不片面改变两国边界久已存在的状况。

“在中印边界的东段,正如我在前面已经说过的,中国绝不承认所谓麦克马洪线,但是,中国军队从未越过这条线。这是为了维持边界的和睦,以利于边界问题的谈判和解决,丝毫也不意味着中国政府已经承认了这条线。至于阁下在最近给我的两次来信中,对于我过去曾经向阁下说明的这一点,显然有误解,我认为有必要再一次清楚地作以上的说明”。

“自从西藏叛乱发生以来,由于不能由中国方面负责的原因,边界局势日益紧张。大批西藏叛乱分子逃入印度以后,印度军队立即在中印边界的东段节节进逼,不仅片面地改变了两国边界久已存在的状况,越过了英国和西藏地方当局秘密换文的附图上标明的所谓麦克马洪线,而且还越过了印度现行出版的地图上所标明的边界线,这条线据说就是所谓麦克马洪线,但是,实际上在许多地方比所谓麦克马洪线更加深入中国境内。印军侵占了朗久,侵入了雅斜儿,并且仍然侵占着沙则、兼则马尼、塔马顿等中国领土,包庇在这个地区的西藏武装叛匪。印度的飞机也一再在中印边境侵犯中国的领空。尤其令人遗憾的是,不久以前,非法侵占朗久的印军,竟对驻扎在马及墩的中国边防部队进行武装袭击,使中国边防部队不得不为自卫而予以还击。这是在中印边境上发生的第一次武装冲突事件。

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最近在中印边境出现的紧张局势,都是由于印军越境挑衅造成的,应该由印度方面负完全的责任。但是,印度政府却反而对中国政府提出种种毫无根据的指责,叫嚷中国侵略了印度,把中国边防部队在马及墩地区的自卫行动说成是武装挑衅。印度的许多政界人士和宣传机关更乘机散布大量反华言论,甚至公开主张采取轰炸中国领土等更大规模的挑衅行动。这样就掀起了半年来在印度的第二次反华运动。印度不承认中印边界未经划定的事实,变本加厉地从军事、外交和舆论等方面对中国施加压力,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印度的企图是要把自己关于边界问题的片面主张强加于中国方面。必须指出,这种企图是永远不能实现的,而且这样做,除了损伤两国的友谊,使边界问题更加复杂化、更加难于解决以外,不可能有其他的结果。”周恩来总理在信中最后说:“中印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是建筑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之上的。中国政府一贯认为,我们两国之间的一切分歧都必须、也一定能够通过和平协商求得解决,而不应该使两国的友好关系受到影响。中国把西南边界看作是和平友好的边界。我可以向阁下保证,最近几个月来,中国政府派出警戒部队驻扎在中国西藏地方的东南部,只是为防止残余的西藏武装叛匪出入边境,进行骚扰。这样做,显然有利于保证边境的安宁,而不会在任何方面形成对印度的威胁。阁下是五项原则的创始人之一,对于巩固和发展中印友谊作出过重要的贡献,而且经常强调中印友谊的重要性。对此,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是有深刻印象的。因此,我把中印边界的全部情况,系统地向阁下说明。我希望,阁下和印度政府将会根据中国政府的要求,立即采取措施,撤回越境的印度军队和行政人员,恢复两国边界久已存在的状况。这样,中印边境一时的紧张局势就会立刻和缓下来,笼罩着两国关系的阴云也会迅速消散,使关心中印友好关系的朋友们感到宽怀,使挑拨中印关系、制造紧张局势的人受到打击”。

中国政府对中印边界问题的立场和主张,得到了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赞扬,认为中国政府对历史遗留的中印边界问题所采取的态度是客观、公正的,充分表达了中国政府的诚意。但是,苏联塔斯社就朗久事件于9月9日发表了偏袒印度的声明。赫鲁晓夫来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庆典时,还就中印边界问题对中国政府进行无理指责。中国政府一再向赫鲁晓夫说明是印度军队侵入中国境内并向中国边防部队进攻时,中国边防部队才被迫进行自卫还击的。赫鲁晓夫却强词夺理地说:“我不管是谁进攻,反正印度人死得多,就是中国的不对。”由于得到苏联的袒护和支持,印军气焰更加嚣张,肆无忌惮地入侵中国领土,在中印边界西段空喀山口挑起武装冲突,再次制造新的流血事件。

1959年8月,印度西部军区根据其陆军当局的指令,派出了几支边境巡逻队,妄图在中印边境西段增设新的入侵哨所。9月中旬,其中一支百余人的边境巡逻队,由正、副司令官s·P迪亚吉和K·辛格率领,在邻近中国境内的错格斯查鲁、基阿姆温泉建立哨所,尔后妄图进抵中国境内萨莫尔设立侵略据点。

10月20日,这支巡逻队派出由3人组成的武装侦察组,偷越传统习惯线,向东往空喀山口方向侦察。当这3名印军侦察人员进入到中国空喀山口附近之西隆格巴尔马河以西山沟时,与中国边防分队的3人巡逻组相遇。入侵者不听劝阻,并举枪威胁。中国巡逻组在不得己的情况下,解除了入侵者的武装,并暂行拘留。

拘留越境印军人员后,中国边防部队为严守边防,防止对方的挑衅报复,当即派出6人巡逻组,彻夜防守于章图山南侧一独立小高地--胜利山上。21日上午,骑兵第六团作训股长段海珍、第二连政治指导员文万秀等7人到西隆格巴尔马河一带勘察地形,当段海珍等行至胜利山时,不期与一支约60余人的印度军队相遇。

这支入侵印军,就是由正、副司令官迪亚吉和辛格指挥,准备到中国萨莫尔设卡的武装巡逻队。当他们与中国边防分队在胜利山相遇时,看到中方只有13人携带轻武器,便气势汹汹,分两路向中国边防分队进行包围。面对数倍于己的印军,中国边防分队镇定自若,立即占领有利地形,迅速进行战斗准备,严阵以待。同时,为了避免武装冲突,中国边防分队立即向侵略军挥手喊话,令其后撤并退出中国领土。印军恃其兵力优势,全然不顾中方严正警告,公然抢走边防分队的马匹,继续向中方阵地包围逼进,并喊话示意,要中国边防分队缴械投降。面对印军的猖狂行径,中国边防战士仍然强忍怒火,坚持不打第一枪。

15时9分,入侵印军向中国阵地左侧开了第一枪,中国边防分队未予还击,并继续向他们喊话。15时19分,印军又向中国阵地右侧打了第二枪,并继续分兵包围,逐渐逼至中国阵地50米、40米,直至5米处,企图活捉中国边防战士。中国边防分队于15时27分对空鸣枪警告,副班长武清国迎着敌人的枪口,在岩石顶端枪挺立,正气凛然地挥手喊话,要印军停止挑衅。凶残的印军以密集火力疯狂射击,武清国当即中弹牺牲。面对印军的暴行,中国边防分队忍无可忍,被迫自卫还击。19时15分,中国边防分队集中火力压制右侧印军,以一个战斗小组迂回至印军侧后激战。19时30分结束战斗,入侵印军被击毙9人,伤3人,副司令官辛格中尉等7人被俘,残余印军逃出国境。中方参战13人,牺牲1人。事后,辛格中尉等印军被俘人员,对擅自越境蓄意挑起武装冲突等事实供认不讳,中方再次以大局为重,释放了辛格等印军战俘,交还了其武器装备。第一文档网

空喀山口事件,是印度扩张主义者于50年代在中印边界东段制造朗久流血事件后,在中印边界西段蓄意挑起的又一次严重武装冲突。它进一步验证了印度政府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所坚持的扩张主义立场,即不惜以武力来改变中印边境久已存在的边界现状,以支持其领土要求。

空喀山口事件后,中国外交部于10月22日向印度驻华大使递交备忘录,要求印度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制止印度军队侵犯中国边境和类似挑衅事件的再次发生。印度政府对中国备忘录提出“抗议”,反诬空喀山口事件是中国侵略造成的。不仅如此,印度朝野还发出了一片战争叫嚣。尼赫鲁在给各主要驻外使节的备忘录中称:印度可能不得不使用武装力量把中国军队从他们所占领的印度领土上赶出去。印度政界一些人士甚至要求出动飞机,将新藏公路炸断,有的要求印度抛弃不结盟政策,参加反对中国的军事条约集团。

四.中国政府照会印度政府,进一步阐明中国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原则立场

朗久、空喀山口事件后,中印边境地区的局势日趋紧张。苏联把中苏两党的分歧扩大到国家关系上,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偏袒、支持印度,以达到与美国争夺印度并利用印度进行反华的双重目的。美国等西方国家更利用中印边界问题,煽风点火,挑拨中印关系,阴谋把印度拉进西方军事集团,使印度成为他们在亚洲实现其战略利益的重要伙伴。美国还积极建议印度在中印边境地区“采取有力的军事措施”,“对中国给予坚决的反击”,企图把中印边界问题推向战争的边缘,通过亚洲两个相毗邻大国的交战,搅乱亚洲的和平秩序,达到他们控制亚洲的罪恶目的。

为了揭穿别有用心人们的阴谋,尽快缓和边境紧张局势,为边界问题的解决创造良好气氛并最终解决中印边界问题,1959年11月7日周恩来总理致信尼赫鲁:“10月21日在中国境内的空喀山口以南地区,又发生了新的意外的边境冲突”。“在目前的情况下,我认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最重要的责任,首先是迅速地、毫不迟疑地采取有效的步骤,来认真改善两国边境的令人不安的状况,并且力求根本消除今后发生任何边境冲突的可能性。“由于中印两国边界从来没有划定过,而又非常漫长,距离两国政治中心很远或者比较远,如果两国政府不想出一个十分妥善的解决办法,我担心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边境冲突今后还有可能出现。而只要出现了这类冲突,那怕是很小的冲突,就会被那些敌视我们两国友谊的人们所利用,以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两国之间有悠久的友好历史,没有根本利益的冲突,我们两国政府又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议者,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让两国边境的紧张形势继续存在下去。”

“为了有效地维持两国边界的现状,确保边境的安谧,并且为边界问题的友好解决创造良好气氛,中国政府建议:中印两国的武装部队立即从东边的所谓麦克马洪线和西边的双方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在双方撤出武装部队的地区,双方保证不再派遣武装人员驻守和巡逻,但是仍然保留民政人员和非武装的警察,以执行行政任务和维持秩序。这个建议,实际上也就是把印度政府9月10日的照会中关于双方都不派遣武装人员到朗久的建议扩大到整个中印边境,并且使双方部队的距离扩大到四十公里之远。如果这一距离还需要更扩大,中国政府也愿意考虑。总之,无论在我们两国边界经过谈判正式划定以前或以后,中国政府都愿意竭尽一切努力,在我们两国之间创造一条最和平、最安全的边境地带,使我们两国永远不再为边境问题而发生疑惧或冲突。如果印度政府同意中国政府这一建议,实施这一建议的具体措施,可以由两国政府立即通过外交途径商定。”“为了进一步商谈边界问题和两国关系中的其他问题,中国政府建议,两国总理在最近期间举行会谈。”

11月16日,尼赫鲁致信周恩来总理,表示准备就中印边界问题同周恩来总理会晤,但不同意中国关于中印部队双方从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以脱离接触的建议。尼赫鲁认为,在中印边界东、中段,除朗久以外,中国没有占据“印度国界”以南的任何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各方政府指示它的前哨站不派出巡逻队的话,就不会发生任何边境冲突的丝毫危险。”至于朗久,中方撤出,印方不去重新占领,紧张也就自然减少;在中印边界西段,双方的部队和行政人员都撤出阿克赛钦等争议地区,也就自然脱离了接触,武装冲突也不会发生。在此基础上再进行边界问题谈判。

尼赫鲁是在玩弄外交把戏。按照他的观点,印度控制的中印边境东、中段争议地区继续由印度占领,而中国必须从其控制的中印西段边境地区单方面后撤,从而将中印西段边境特殊化。这就不仅破坏了维持边界现状这一进行边界问题谈判的基本前提,而且以提出领土要求作为谈判的先决条件。这种无理要求当然不能为中国政府所接受。12月17日,周恩来总理致信尼赫鲁,对印度政府采取事实上中国政府已经采取的边境哨所停止派出巡逻队的步骤表示欢迎。在阐述了不能把中印西段边境特殊化的理由之后,周恩来指出:“如果印度政府在了解中国政府的上述观点之后,仍然坚持自己关于这一地区的要求是适宜的,那么,中国政府愿意知道,印度政府是否准备把同样的原则平等地适用于东段边境,也就是说,规定中印双方从所谓麦克马洪线到中国地图上所标明的(也是印度地图在长期间所标明的)中印东段边界线中间的地区撤出所有的人员。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对于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地区提出任何要求作为先决条件或者过渡措施,我感到难以了解的是,为什么印度政府偏要提出关于中国单方面由自己西部边防地区撤出的要求。”为使中印会谈早日实现,以便首先取得一些原则性的协议,作为双方具体讨论和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周恩来总理建议,12月26日可否举行两国总理会谈,会谈地点可否在北京或征得缅甸政府的同意在仰光。12月21日,尼赫鲁复信周恩来总理,表示中国政府在没有答复他9月26日给周恩来总理的信和印度外交部11月4日的照会之前,他在“今后几天内”不可能到仰光或其他地方去。

从上可以看出,中印两国关于解决边界争端的原则立场截然相反,但谁是谁非,一目了然。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和公正舆论纷纷谴责印度的扩张行径,斥责印度掀起的反华浪潮,支持中国政府的正义立场。印度尼西亚、朝鲜、阿尔巴尼亚、芬兰、瑞典、丹麦,以及罗马尼亚、蒙古、越南等国的报纸,不仅刊载周恩来总理给尼赫鲁的信,而且发表社论和评论,强调指出,所谓“中国侵略印度”的消息显然是彻头彻尾的捏造,中国政府关于中印双方武装部队立即从双方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两国政府总理在最近期间举行会谈的建议,表明了中国政府的巨大容忍,反映了中国方面希望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通过和平协商的办法来解决边界问题的宏大愿望,再次显示了中国方面在处理中印边界问题上的诚意。并且指出,尽管印度政府在给中国政府的关于边界问题冲突事件的几次照会中,有许多地方歪曲了边界问题的真相,中国政府仍然表现了极大的忍耐性,并且一再建议和平解决问题。这清楚表明,中国政府为了各国人民之间的和平及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进行着多么真诚的努力。”第一文档网

五.1960车中印边界问题谈判

尼赫鲁两次拒绝中国关于就中印边界问题举行两国总理谈判的建议,在外交上陷入被动。为缓和国际舆论,尼赫鲁不得不放弃将中印西段边境特殊化的无理要求,迫不得已于1960年2月12日发信邀请周恩来总理访印。同时,印度外交部照会中国政府,继续坚持其关于中印边界问题的立场。2月26日,周恩来总理复函尼赫鲁,决定将于4月赴印会晤。4月3日,中国外交部照会印度政府,进一步阐明了中国政府关于中印边界问题的原则立场,再次希望“在边界问题没有解决以前,双方维持边境的现状,保持边境的安宁,不使这个一时未决的问题影响两国关系的巩固和发展。”

4月19日,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兼外长一行抵达新德里。20日,周恩来总理在尼赫鲁举行的宴会上,表明了中国政府对这次谈判的态度:“中国政府和我本人深信,只要处处为两国友好的长远利益着想,既考虑到历史背景,又考虑到当前的实际情况,根据五项原则,互谅互让,两国边界问题是完全能够求得公平合理的全面解决的。中印边界问题是历史上留下来的,不是我们两国政府制造出来的。中国政府尤其不愿意看到两国边界问题影响到两国关系。为了寻求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各种途径,中国政府从不吝惜作出自己可能作出的最大努力。我衷心地希望两国总理这次会晤能够产生积极和有益的效果。”

中印边界全线存在争议,但中、印对中段的争议比较小。关于东段,印方要求中方根据分水岭的原则承认“麦克马洪线”,照顾印度人民对喜马拉雅山的民族感情;中方不承认“麦克马洪线”,但愿意在中印边界问题解决前维持现状,不越过这条线,并且在谈判边界问题时,也不提出领土要求作为先决条件。由于中方采取了这样一种谅解和让步的态度,双方对东段边界商谈用的时间比较少。关于西段,中方要求印方对这个地区采取同中方在东段地区所采取的同样态度,即可以保留自己的立场,同意从事谈判,并且不越过中国地图上所标出的中国行政管辖线。但印方不同意。由于印方坚持在这个地区的领土要求,双方争议较大,商谈用的时间也最多。

印方坚持对阿克赛钦地区的领土要求,就使互谅互让原则只对中方起作用,某些分水岭等地理原则只能在东段而不能在西段适用,中国人民对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的民族感情得不到照顾,双方的现存分歧难以取得结果。4月25日,两国总理在新德里发表联合公报;双方除同意由两国官员共同审查、核对和研究有关边界问题的事实材料并向两国总理提出报告外,未达成任何实质性协议。

尽管如此,周恩来总理本着求同存异的方针,并为推动中印双方沿着和平谈判的道路走下去,于4月25日在新德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书面讲话,指出两国在边界问题上可以找到6个共同点或者接近点:一、双方边界存在着争议。二、在两国之间存在着一条各自行政管辖所及的实际控制线。三、在确定两国边界时,某些地理原则,如分水岭、水谷、山口等应该同样适用于边界各段。四、两国边界问题的解决应该照顾到两国人民对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的民族感情。五、在两国边界问题经过商谈得到解决之前,双方应该各守实际控制线,不提出领土要求作为先决条件,但可以进行个别调整。六、为了保证边界安宁、便于商谈的进行,双方在边界各段应该继续停止巡逻。这6点对中印双方都是对等的,没有任何一方强加于另一方的要求。周恩来总理建议把这些共同点肯定下来,以便两国政府继续商谈。但印方仍然拒绝了中方的这一建议。

4月26日,周恩来一行由新德里前往加德满都对尼泊尔进行友好访问。飞机起飞不久,尼赫鲁就在机场当着新闻记者攻击中国。尼赫鲁说:周恩来“来到这里是因为发生了重要的事情,这个重要的事情照我们的说法,就是说中国人进入了我国领土..我们认为这就是侵略”。从机场一出来,尼赫鲁就直奔印度人民院,报告谈判的经过。尼赫鲁说,中印边界“当然存在着争议”。尼赫鲁的意思是说,中印边界本来不存在争议,只是中国坚持其领土要求,才形成了所谓的争端。在谈到实际控制线问题时,尼赫鲁说“这是显然的事,我不知道这句话的重要性在哪里。”其含意是,当有关边境现状的事实本身还存在争议的时候,维持边境现状是没有意义的。由此也就引出了双方能否在边界各段继续停止巡逻的问题。对此,尼赫鲁回答:“这不是我所同意的。”其实,印方拒绝就西段巡逻问题达成协议,目的在于使印军可以自由地向中国阿克赛钦地区推进。第一文档网

中印边界是否正式划定过?这是中印边界争端的核心。由于尼赫鲁在这一问题上不

顾历史事实,顽固坚持中印边界已经正式划定的错误立场,致使双方在其他具体问题上都难以取得任何协议。从这一立场出发,尼赫鲁对待中印边界的逻辑是,边界问题不容谈判,他说边界线在哪里就在那里,否则就是侵略,在这一逻辑之下,尼赫鲁政府不仅把东、中段争议地区据为己有,还企图将阿克赛钦地区纳入印度版图,并且不惜以武力来支持这种要求。周恩来总理是抱着解决问题的真诚愿望赴新德里的。然而,尼赫鲁政府所表现出的蛮横无理的态度,却使中国政府既遗憾又失望。4月28日,周恩来总理在加德满都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尼赫鲁总理26日在议会上的讲话对中国不很友好。我25日晚上,在德里的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话对印度是很友好的。尼赫鲁总理怎样对待我们呢?他当面不说,可是,我们一走,就攻击中国政府侵略。这不是对待客人的态度。这种态度,使我们非常痛心,特别是尼赫鲁总理是我们所尊敬的。”陈毅副总理插话:“我要提醒你们注意。中国是个受损害的国家,我要特别强调说,中国是一个受损害的国家。”根据两国总理协议,中印双方官员在1960年6至12月进行了会晤,各自提出了关于中印问题的报告,但无结果。由于尼赫鲁政府坚持扩张主义立场;使中印边界问题的解决陷入僵局。

中印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有着悠久的历史,近代两国人民又有遭受帝国主义侵略的共同经历。因此,50年代两国在新的基础上发展了友好的关系。但是,尼赫鲁政府具有两面性,“在表示中印友好的同时,又全面继承英帝国主义的衣钵和侵略遗产,并企图以此强加于中国政府。为此,尼赫鲁政府先是阻挠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继则派军队抢占“麦克马洪线”以南等中国大片领土,并于1954年修改地图,将“麦克马洪线”以南和阿克赛钦等中国领土划入印度版图,使中印边界全面形成争议。尼赫鲁政府的所作所为,使中印关系从开始就蒙上了阴影。中印关系的实质是西藏问题。尼赫鲁害怕西藏改革,希望中国西藏长期保持落后状态,使之成为中印间的“缓冲国”。为此,尼赫鲁政府不惜以干涉中国内政,怂恿支持西藏反动上层发动武装叛乱来实现这种愿望。平叛改革的胜利,使印度幻想的“缓冲国”的企图破灭。尼赫鲁政府遂向中国提出全面领土要求,制造边境紧张局势,从而使中印关系严重恶化。

关于中印边界问题,中国政府一贯主张,由于边界从未正式划定。双方应该考虑历史背景和当前的实际情况,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采取互谅互让的态度,通过和平友好的协商,来求得两国边界问题的合理解决;在此以前,双方应该维持边界现状,不以片面行动,更不允许使用武力,来改变这种现状;对于一部分争执,还可以通过谈判,达成临时性协议。尼赫鲁政府则不顾历史事实,一口咬定中印边界早已正式划定,采取边界问题不容谈判的态度,并且任意改变边界现状,甚至不惜以武力来支持其领土要求。由于尼赫鲁政府坚持扩张主义立场,从而使中印边界问题无法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而陷入僵局。第一文档网

本文由ca88发布于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50年代末中印边界鲜为人知的空喀山口事件,军报

关键词: ca88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