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访美的历史轮回,奥巴马访日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政治人物 人气:159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美国总统奥巴马23日晚抵达东京。奥巴马从“空军一号”走下时,他是一个人。没有了第一夫人米歇尔的陪伴,即使奥巴马是18年来首位以“国宾”身份访日的美国总统,日本仍旧无法心

  美国总统奥巴马23日晚抵达东京。奥巴马从“空军一号”走下时,他是一个人。没有了第一夫人米歇尔的陪伴,即使奥巴马是18年来首位以“国宾”身份访日的美国总统,日本仍旧无法心安。奥巴马访亚之行,日本争取到让他以国宾身份在日本逗留三日两夜,但奥巴马不偕夫人、不在国会演讲、不入住迎宾馆,以“三不”冷待日本,令日本媒体失望又惊讶。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18日文章,原题:奥巴马的太平洋贸易协定不能驯服中国 奥巴马为何如此迫不及待地确保签署《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繁琐冗长的官方答案是:美国总统认为这将打破12个主要太平洋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壁垒并因而增进繁荣。然而,真正且简单的答案是:中国。

图片 1

  “焦虑的日本等待奥巴马到来”,美国总统奥巴马22日动身前往亚洲前,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这样形容东京的“紧张”。对于奥巴马此次国事访问,日本各界似乎都充满期待:富士电视台21日曝光他的在日行程,日本经济界呼吁让奥巴马乘坐磁悬浮列车,支持捕鲸的政客提议把鲸鱼肉端上总统晚宴的餐桌。安倍政府与白宫也各有盘算,前者期望在强化日美关系的同时,奥巴马能明确承诺对钓鱼岛协防,美国则希望访问促成日本在TPP问题上让步,让强调经济立国的奥巴马能带回些值得炫耀的成果。21日,安倍向靖国神社献上被称为“真榊”的供品,据说此举是为赶在奥巴马抵达东京前完成安倍的意愿,避免过度刺激美国,但它不可避免地点燃了北京与首尔的怒火。英国《经济学家》说,奥巴马为拯救“亚太再平衡”战略而来,却走上一条危险的钢索,这种“再平衡”最好的结果是给予盟友保证但不令中国紧张,而最坏的,是疏远了中国且令盟友更加难过。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3日晚抵达东京,开始为期一周的对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4国的访问,以弥补去年因政府关门风波而未能成行的遗憾。而在外界看来,这次“迟到的访问”更是一次美国重振亚太战略之旅,是为了让这一战略具有更为突出的现实针对性,让这一战略的内在目标的贯彻与实现变得更加均衡。

  该协定的关键事实是它涵盖美日等经济体,却将中国排除在外。奥巴马至今仍将争论限定在经济范畴内。但美国外交协会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其实,美国数十年来“将中国融入自由国际秩序”的努力已适得其反,因为如今中国的实力正威胁美国“在亚洲的独大地位”。该报告呼吁采取各种措施迫使(中国)后退,包括“利用有意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文件……在美国的盟友间达成新的贸易协定”。这就是指TPP。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这一次的访问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今后日本与美国如何引领世界,是我在美国国会中最想表达的愿景。”4月26日在乘专机飞往美国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媒体表示。 在长达8天的访美行程中,安倍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就重新修订已经运行长达37年之久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推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等关系到亚太地区格局变化的重大事件展开了讨论。此外,安倍还将成为日本第一个受邀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演说的日本首相。 无论是在形式还是在内容上,安倍此次访美都承担着提升美日同盟关系的历史使命,然而决定安倍能否真正创造历史的,却是他对待历史的态度。 家族使命 4月27日,在安倍刚刚踏上美国领土不到十个小时,美国和日本便升级了他们的军事合作。 美国和日本签署了一份新的防务协定,这份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将大幅更改两国此前的一系列安全约定,并为日本自卫队更积极参与救灾、维和、导弹防御和其他军事行动铺平道路。 确立美日之间的新的安全合作体制,在安倍看来是自己的历史使命,但是从日本民众对待日美同盟的一贯持有的否定态度来看,这很有可能让安倍重蹈其家族的覆辙。 55年前,正是安倍的外公岸信介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华盛顿签署了《新日美安保条约》,正式宣布了日本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然而鉴于该同盟关系的确立有可能会将日本卷入美国军事行动的危险之中,该协定的签署在日本国内激起了巨大的反对浪潮,最终导致了岸信介内阁倒台。之后,为了缓和《新日美安保条约》所带来的负面情绪,20世纪70年代,日美制定了《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明确日本自卫队和美军的任务分工。 55年后,安倍所签署的新《指针》却有可能再一次将日本推入危险境地。根据27日公布的新《指针》内容,这份新的协定将解除日本自卫队在二战之后因和平宪法所受到的诸多约束。新《指针》消除了日本军事行动的地理范围限制,不仅加强了日本在亚洲的军事参与能力,还允许日本军队在征得议会同意后在全球参与防御行动。就在新《指针》签署当天,数百名日本民众在东京首相官邸前举行集会,抗议修改《指针》。参加抗议者表示,坚决不能把日本再变回战争国家,这也会阻止日本与亚洲邻国发展友好关系。据《日本经济新闻》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为50.2%。“赞成”在本届国会通过集体自卫权法案的人不到30%。 虽然奥巴马政府坚称,其在亚太所引发的变化并不代表要遏制中国的崛起,但是如果把奥巴马在亚洲所进行的:与日本改善军事同盟关系,与澳大利亚和菲律宾等传统盟友展开军事合作,频频涉足中国南海问题等一系列事件串联起来,其目的不言而喻。美国和日本在1978年订立《指针》正值冷战高峰,而如今两国再次对此进行修订则凸显了二者在亚太局势上依然保有的冷战思维。 除在安全领域升级合作外,日本和美国也寄希望于通过升级双边经济合作模式,从而为涉及12个太平洋地区国家达成TPP协定打通道路。 汽车换牛肉 4月28日,安倍晋三出席了奥巴马在白宫宴会厅为其举办的国宴。这也是2011年以来,第一次国宴被安排在了室内而不是白宫南草坪的帐篷内。较小的场地则意味着有较少的客人——此次参加国宴的客人约为200多,是此前法国总统奥朗德白宫晚宴的一半人数。而白宫方面则表示,这样的安排则意味着美国与日本之间较为亲密的关系。宴会地点的选择或许只是安倍访美的插曲,但是宴会菜单的内容却暗含了安倍访美的“主旋律”。 在以金银红白四种颜色,用日式礼品绳装饰的凯撒沙拉开胃后,安倍与奥巴马品尝了美国产的和牛烤肉。而牛肉恰恰是日本和美国在TPP谈判中遇到的最大障碍。从2013年提出加入TPP谈判,日本政府就为谈判设置了一条红线,对于涉及其“神圣”产品领域的商品将必须得到保护。而牛肉、乳制品、猪肉、大米和小麦等农产品正是日本政府点名的五大“神圣”产品。 过去两年,日本和美国就达成TPP协定已经商讨了近十一轮,然而在农产品保护和汽车关税上存在的分歧一直阻碍着谈判的进度。4月21日,就在安倍访美前5天,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迈克尔·弗罗曼“突访”了东京,与日本经济财政担当大臣甘利明举行了为期两天的谈判。虽然美日两方代表均表示谈判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安倍访美的8天行程中该协定依旧没有签署。虽然日本政府已经表示将考虑下调美国牛肉进口关税和保险费率,而美国也以同意以下调日本轿车和卡车进口关税作为交换,但是在具体下调幅度和期限等关键问题上依然没有结论。 就在美国政府希望以汽车换取牛肉,加速TPP谈判之际,美国汽车业却发动了反击。来自底特律汽车巨头、密歇根州的国会议员以及汽车业工会对TPP提出了尖锐的评判,在他们看来,日本政府的汇率操纵行为,将让他们无法在TPP协定中取得公平的地位。 奥巴马在TPP谈判中的“急功”行为也引发了美国立法者的不满。就在安倍到访前3天,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刚刚放弃了就赋予美国政府在TPP谈判中享有“贸易促进授权”提案进行投票。这也意味着即使美日就TPP协定取得了一致,该协定也无法经由奥巴马签字立即生效,而需要经过国会的仔细“考察”。这将人为延长TPP达成的时间。 为了防止在2016年美国大选年出现民主党内讧影响选举,奥巴马一直坚持在2015年底前达成TPP,但是没有了TPA授权,让一切都变得更加复杂。一名美国官员表示,在协定达成后,他们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一个文本提交给国会,如果美日想创造一个历史,他们则应该在6月或是7月就完成谈判,时间所剩无几。 今年是二战胜利70周年。在安倍之后,中国和韩国领导人也将访问美国。美日同盟关系的再升级不仅难以消除亚洲各国之间的历史隔阂,反而有可能加重彼此的猜疑。相较于考虑如何加强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而言,怎样让日本融入亚洲似乎更符合安倍的历史使命。

  对奥巴马,东京想要的很多

  今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而“战略重心转移亚太”,是“奥巴马外交”的招牌之一,是断乎不容置疑、更不能失败的,因此奥巴马必然极力通过此行,力图证明美国“在亚洲”,证明自己的“战略转移说”言必信、行必果。因此此次亚洲之行,是秀姿态,也是“喊话”,针对的“听众”和“观众”,则不仅包括到访四国朝野,也包括其他亚太国家,更包括自己直接要打动的本国选民,和行程绕过、话题却绕不开的中国。

  对与中国陷入严重领土和外交争端的日本而言,战略动机甚至更为强烈。在安倍看来,TPP对加强美日同盟及其在亚洲的角色均至关重要。

  “如果美国人这都能同意,简直是对自己总统的羞辱”,21日,一名对日本政经情况十分熟悉的中国媒体人对《环球时报》这样说,原因是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为体现日本捕鲸正当性,并对国际社会反对日本捕鲸表达不满,曾担任日本经济产业大臣的二阶堂俊博公开呼吁把鲸鱼肉端上奥巴马在日晚宴的餐桌。

  “补访”亚洲|为“再平衡战略”除锈加油

  尽管日中直接领土争端已有所缓和,但中国正通过“填海造陆”工程强化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在经济前沿,由于近来未能阻止其重要盟国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美国无异于自取其辱。面临这些挫折,如今的奥巴马政府正决心确保TPP成为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切实标志。

  “现在的日本已被奥巴马国事访问的消息淹没了”,日本外交评论家天木直人21日公开撰文表达不满,认为为让奥巴马23日开始的3天日本行顺畅,日本贡献了太多,却总按照美国人的意愿行事。在奥巴马最重视的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问题上,日本让步明显,奥巴马却还担心日本核武装,逼日本交还核材料。天木直人还抱怨美国已没能力做世界警察,如果解放军进攻钓鱼岛,美国连句能帮日本守住的保证都没留下。他据此预测,奥巴马访问对日本“没什么好处”

  自2011年奥巴马政府宣布“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至今已有两年多,这一政策是否合理、是否真的在推行,美国朝野及美国的亚太盟国都有很大争议。前日本政府外务顾问冈本行夫称“迄今未看到该政策实行的确凿迹象”;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外交政策和防务分析师亚当.洛克耶也认为“迄今奥巴马在这方面未取得多少实际、具体成果”;就在奥巴马行前,五角大楼主管采购的助理国防部长麦克法兰还表示,因为国防预算削减,美国战略重心重返亚太的计划“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然而,TPP根本无法承载如今正被强加于它的战略厚望。首先,这12个国家能够达成协议且确保国内批准的前景远未明确。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才阻止中国成为亚洲经济的核心——及其蕴含的政治和战略利益——为时已晚。中国业已成为大多数参与TPP谈判的重要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且还是美国本身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同日,日本舆论场对奥巴马访问的另一种声音是期待。富士电视台当日公布了奥巴马访日行程,包括23日晚抵达后在东京银座某高级寿司店出席安倍私人晚宴;24 日会见天皇,与安倍举行首脑会谈并共同会见记者,当日傍晚在明治神宫看“流镝马(骑射比武)”等。《日本经济新闻》的文章期待“让奥巴马坐上日本磁悬浮列车”,该报称,为向美国推销东海旅客铁路(JR东海)磁悬浮技术,安倍近期亲自推销,邀美国驻日大使卡罗琳试乘了磁悬浮,日本一名相关人士表示,如果奥巴马访日期间能试乘磁悬浮,“将令人喜出望外”,“就等于美国同意引进日本磁悬浮了”。

  不仅如此,中东局势的持续混沌,乌克兰危机的长期化、复杂化,和俄罗斯咄咄逼人的势头,加之在这些美国利益集中的热点地区,奥巴马政府表现出力不从心的虚弱态势,让美国国内和欧洲各国许多人开始质疑,奥巴马的战略重心转移,是否搞错了重点,而指望美国“撑腰”的部分亚太盟国,则更增大了“美国会不会真的来帮我们”的质疑。

  尽管美国仍具备亚太地区的统治性军事力量,但如今中国已是首屈一指的经济大国。就改变这种现状而言,TPP不仅没什么用,而且太晚了。▲(作者吉迪恩·拉赫曼,王会聪译)

  由于奥巴马访问期间决定不住大部分访日国宾下榻的赤坂迎宾馆,第一夫人米歇尔也未随行,一些日本媒体认为奥巴马没有给日本面子。日本共同社称,奥巴马此行也不到日本国会发表演讲,这一点还不如今年来访的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和去年访日的法国总统奥朗德。文章总结说,日方为展现两国亲密关系坚持以国宾规格接待奥巴马,后者却执意贯彻其一贯的务实风格,这再次凸显日美之间的“温差”。美联社称,米歇尔访华不访日的决定注定在日本引发关注,而美国第一夫人办公室的解释是,“在国际行程方面,第一夫人总是要做对家庭最有利的选择”。

  亚太战略“雷声大雨点小”更是引起盟友的担忧:“老大哥”是否还有实力继续在亚洲“振臂一呼”。去年取消访问时就有分析指出,奥巴马“爽约”可能令盟友接收到消极讯号,美国因国内困局而无法持续对该地区进行高级别介入。

  “焦虑的日本等待着奥巴马来访”,美国公共广播公司以此为题的文章既像总结,也像预测。文章说,此次访问原本旨在促使日美加速围绕TPP的谈判,却演变为对日美同盟成色的全方位审视,奥巴马与安倍间不仅说的话要被人细听,举止和姿态也要被人分析。对安倍政权而言,最需要的是美国政府再次确认战后日美同盟重要性,尤其期待奥巴马能像他的国务卿克里和防长哈格尔那样发表声明,宣称如果日中因岛屿爆发军事冲突,美国将协防日本。而安倍政权最不希望看到的景象,也是自1972年尼克松敲开中国大门后历任日本首相都不愿看到的景象是——美中共管亚洲,日本被晾在一旁。文章称,外交犹如音乐剧,总是言尽而曲始,而对于奥巴马访日,不论言还是曲,日本人都会仔细倾听。

  早在今年2月,国务卿克里就访问亚洲,以期平复外界对美国“忽视”亚洲的疑虑;本月,防长哈格尔借日韩中蒙之行打前站;近日,美日韩国防部高官碰头商议防务合作。种种谋篇布局,都显示了奥巴马意图在第二任期为亚太战略“拾遗补缺”,安抚盟友的怔忡不宁,并重拾美国萎落一地的威信。

  研究日本多年的中国资深媒体人陈言21日也对《环球时报》表示,对此次奥巴马访日,安倍政权最期待是能将日美关系理顺,此前因安倍执意参拜靖国神社,奥巴马政府对安倍本人已流露出不信任。对奥巴马政府来说,最希望得到的是日本在TPP问题上让步,期待借此重塑美国在亚洲领导力并振兴美国经济的奥巴马非常清楚,只有先把日本拉入协定,协定才真正有意义。但双方最新一轮谈判并未谈拢,美国要求日本在农产品方面对美国商品免税,对日本提出的日本车进入美国市场减免税却表示“免谈”。

  吃寿司宴|恩威并施整饬加强同盟关系

  美日首脑晚宴是奥巴马总统此次访问的第一个活动日程。日本正考虑将晚宴场所定在东京的一家高级寿司店。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安倍和奥巴马将主要讨论强化日美同盟事宜,24日晚安倍与奥巴马会晤后将发表联合声明,或重申强大的日美同盟。《读卖新闻》23日刊登美国总统奥巴马接受该报采访内容。奥巴马称,钓鱼岛在日本施政之下,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

  安倍希望借此机会一举改善自己参拜靖国神社后出现问题的两国关系,与略显陌生的奥巴马总统培养亲密友谊。

  因历史问题和领土争议,日本屡屡挑事,加剧了与中韩的紧张关系。京都产业大学世界事务研究所所长、前外交官东乡和彦说:“安倍应该解释他去年12月参拜靖国神社的事情,这曾让美国感到失望,在两个盟友间留下了裂痕。”

  东乡和彦指出:“美国在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但已因诸多棘手难题而停滞不前。美国期待日本能在避免冲突的前提下解决与中国的领土争端,本身不想卷入中日之间的纷争。”

  不过,美国和日本依然有望达成加强对东南亚国家联盟联合支持的协议。菲媒称,日本将在2015年第三季度前向菲律宾交付两到三艘全新的多功能巡逻船。此外,奥巴马也可能会与菲律宾签署新军事合作协议,今年年初菲律宾曾表达过加购两艘美国军舰充实海军的意愿。

  此外,华盛顿之前屡做日韩两国的“和事佬”,正是出于团结同盟的考虑。美国前助理国务卿洛德认为,奥巴马此行的关键是弥合日韩之间的分歧。

  不访中国但“敲打中国”在所难免

  在奥巴马此次行程单上,有部分国家与中国存在领土争议,而中国却不在访问之列。有说法认为,奥巴马下半年将来华参加APEC峰会,届时会顺道访华。但这未能消除外界的质疑:奥巴马即将展开的是不是“围堵中国之旅”?

  目前美国国内有关东亚局势和中国政策争论总体上趋向对华强硬。但在白宫的对华政策层面上,保持2013年6月中美加州农庄首脑峰会的对话势头,延续既竞争、又合作的中美关系大局的思路仍然没有变。奥巴马总统此次在日本、菲律宾访问

  时就美国与同盟国家的关系、对华政策、东亚海洋领土争议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走向究竟做什么样的基调发言,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美国的亚太战略的调整进程。在这些问题上,奥巴马更可能会“老调重弹”。今年2月和4月,美国国务卿

  克里和国防部长哈格尔已经相继访问东亚。其实,在这些问题上该说的硬话、该表的态度都已经说过和表过了。美国加速在亚太扩大和升级军事部署、密切同盟关系、向东盟国家提供海上监视设备和提供军事装备等一系列做法会有新的发展。但总

  体上,奥巴马政府仍将延续既强力制衡中国、又保持中美在亚太地区合作的基本战略基调。只是,奥巴马的这一路四国之行,“敲打中国”在所难免。

  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说,在今天的亚洲事务中,对美国来说任何一件事或许都无法不谈中国。而对中国来说,动不动谈美国“遏制中国”已没太大意义。正如大象已经坐进了亚太的客厅,美国、日本和其他即使和中国有积怨的国家,望着坐在“客厅”里的这一庞然大物,内心还不知如何紧张。

  推进TPP谈判|回应中国经贸领域挑战

  日美两国代表赶在奥巴马抵达日本前几个小时,在东京开始了最后一轮的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的部长级会谈。报道称,这场TPP谈判已经持续多日,始终未能在农副产品5大项目和汽车关税问题上达成协议。

  朱锋说,奥巴马能否在东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美日两国就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达成协议,将是衡量他此次亚洲之行是否真正有战略性斩获的关键点。

  日本安倍政府在2013年1月宣布加入美国主导的TPP谈判,这不仅让TPP多了一个成员国,更重要的是,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力挺奥巴马政府提出的TPP方案,让美国实现用TPP来主导亚太地区未来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战略构想,向前迈出了一大步。TPP不是简单的亚太地区促进投资与贸易自由化的集团组合,更不是过去10年已经在亚太地区有了重大发展的FTA(自由贸易协议),而是美国着眼于“下一代贸易规则”,用美国国内的市场法则和标准来打造更深层次上投资、货物和服务贸易自由化的重要载体。这也是美国在经济一体化进程中重新获得规则制定权和规则主导权的战略性契机。正因为如此,TPP也被公开定义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经济和贸易支柱,是美国旨在重新夺回受到中国挑战的亚太地区经济和贸易影响力的基本步骤。

  日本加入TPP谈判,是安倍政府基于将美日同盟打造成21世纪更为紧密和牢固的战略伙伴的政治性决定。自日本从20世纪60年代末就开始坚守的汽车、牛肉及其他农副产品的国内市场保护政策来说,坚持有限的市场开放度,一直是日本对抗美欧等经济竞争对手的重要手段。日本同意加入TPP,意味着日本在过去50多年的时间内第一次愿意向美国全面开放国内市场。对美国来说,这是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在亚洲最具有战略性意义的成果之一。据美国全国商会的估算,一旦美日正式就TPP达成协议,日本向美国开放农产品和汽车市场,美国对日贸易将增加779亿美元,而日本对美贸易将增加1180亿美元。两者相加,有可能为美日贸易平添近2000亿美元的增额。这对美日经贸关系的意义是不言自明的。

  然而,美日之间即便在奥巴马即将访日启程之前,仍然无法就TPP达成双边协议。最重要的原因,都是基于各自国家市场开放进程中的国内政治因素考虑,不愿意轻易松口,更不愿意为此轻易得罪将受新贸易关系冲击的国内选民。安倍政府担心肉类等农副产品一下子口子大开,国内反弹过大。

  另一方面,安倍政府也在利用美国急于想和日本达成TPP协议的迫切心态,想要迫使奥巴马政府在安全与政治议题上让步。4月21日,美日TPP新一轮对话在东京启动。不排除在24日美日首脑对话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两国就TPP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安倍政府事实上也需要TPP的外来冲击,给“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带来动力。

  TPP原本在2013年年底达成协议,由于美日迟迟无法突破,制约了12个TPP成员国的整体谈判进程,再加上美国国内拒绝授予奥巴马政府签署对外贸易协定的“快速通道”权限,TPP前景一度黯淡。美日都急需通过达成相关协议来重新为TPP提供动力。访问马来西亚说服纳吉政府在TPP谈判中采取更加积极的配合性举动,也是奥巴马此次马来西亚之行的重要使命。奥巴马此次亚洲之行的第一大看点,是TPP能否在美日之间并随后在美马之间出彩。

  正如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刊发《远东的承诺》一文指出的,对于美国来说,现在的问题不是能对亚洲关注多少,而是能投入多少的决心、资源和智慧。奥巴马此番来到亚洲究竟能释放多大战略能量,还将拭目以待。据中国日报、解放日报等

  来源:搜狐网

本文由ca88发布于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倍访美的历史轮回,奥巴马访日

关键词: ca88

上一篇:三股势力,深化中吉战略伙伴关系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