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结盟运动的原则至今仍有极大的现实意义,中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政治人物 人气:118 发布时间:2019-08-20
摘要:潘基文为本报读者题词并用中文签名:“有一个远大梦想,做一名世界公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潘基文指出,当前金融危机正在使所有国家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它的影响,但一些

  潘基文为本报读者题词并用中文签名:“有一个远大梦想,做一名世界公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图片 1

潘基文指出,当前金融危机正在使所有国家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它的影响,但一些发展中国家所受到的损害最大,包括广大不结盟运动国家的人民,特别是那些刚刚摆脱冲突的国家。他表示,联合国主张多哈贸易回合谈判取得一种平衡、公平和以发展为导向的谈判结果。他同时告诫在当前危机下,应防止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同时,报告展现了一幅不平衡的图景:在第一项减贫目标上,南亚、东南亚和东亚取得了长足的进展,而西亚的贫困率增长一倍,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进步微乎其微,该地区人口的贫困率仍然高达41%。

  他表示,联合国已派遣了秘书长特别代表和支助特派团前往利比亚,主要开展政治行动,这“这表明我们将和利比亚人民共同努力,来恢复公共安全、建立法律规则、恢复公共服、协助该国制定新宪法和选举工作,“这应是一个促进政局稳定和战后重建的过程”。

此外,中非合作可着重能力建设。潘基文说,中国近年来为数千名非洲国家官员提供培训,很多非洲国家留学生都毕业于中国高校。他鼓励中国继续同非洲国家分享知识,因为“在非洲看来,中国不仅是资金和贸易的来源,也是技术和创新的来源”。他还建议中非进一步推动绿色经济。他说,许多非洲国家和中国都将推动绿色经济作为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各国应保持在可持续发展和绿色发展方面的积极势头。

潘基文在会上的发言中说,不结盟运动诞生于一个动荡时期。许多国家当时正在殖民主义的束缚下苦苦挣扎;军备竞赛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威胁着整个世界。而今形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世界再一次面临许多复杂、危及到发展和安全的危机。在这一关键时刻,需要重温不结盟运动在成立时提出的原则来解决当今的挑战。

潘基文表示,尽管世界人口急剧增长,每天生活费不足一美元的极度贫困人口从1990年的12亿5千万人下降到了2004年的9亿8千万人;上小学的儿童比例从90年的80%上升到了2005年的88%;同时,由于在天花、结核病、痢疾和疟疾方面的集中干预,儿童死亡率方面也取得了巨大进步。他对这些统计结果感到备受鼓舞。

  他认为,“在联合国已成立60多年后的今天,安理会改革非常必要,安理会需要扩大,以变得更民主、更具代表性”。但关键问题是,在“要有多少新成员加入、谁应成为常任理事国”等具体问题上,各国目前还难以达成一致。因此,相关的成员国用更灵活、更合作的方式来尽可能消除分歧,至关重要。

潘基文秘书长说,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以及拥有最多发展中国家的地区,中国和非洲有很多共同点。双方都有让所有人享有和平、发展和尊严的共同愿望,都认为应该为共同利益而团结合作,这也是多年来联合国一直所强烈倡导的。在当前全球经济衰退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大背景之下,进一步加强南南合作战略伙伴关系至关重要。

潘基文表示,经济危机凸显了改善国际金融结构的必要性,因此人们也许会看到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在这一领域取得更大的发言权。从实现不结盟组织长期以来所倡导的国际体系应该更加公正、平衡的目标来说,这将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进展。

潘基文秘书长星期一出席了在瑞士日内瓦开幕的经社理事会高级别会议,并提交了《2007年千年发展目标报告》,回顾过去七年半世界取得的成就,并展望下一个七年半世界应当进一步采取的行动。

  近期非洲之角地区遭受60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和饥荒,中国政府在半个多月时间内,两次宣布向灾区提供紧急粮食援助和粮援现汇,总额达4.432亿元人民币,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官方最大一笔对外粮食援助。此外,在农业以外的其他领域,中国也对非洲提供了大量援助。

潘基文说,中非交往源远流长。如今,双方间的互利平等关系正不断走向新的高度。中非伙伴关系的深入不仅有利于双方,也有利于整个世界。中非合作为非洲国家实现经济多样化、创造就业、发展医疗教育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与此同时,在当前传统的世界经济发展动力逐渐放缓的背景下,中非关系进一步发展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尤为突出。

潘基文还指出,不结盟运动指出了联合国结构和权力动态上不均衡现象,提出了可以扩大代表权、改善透明和民主的详细建议,并强调改革安理会的必要性。对此,他强烈同意这样的观点:安理会成员和工作方法应当反映当今政治和经济现实,而不应是半个世纪前的写照。

在第六项抗击包括艾滋病在内的主要传染病的目标上,进展也不尽如人意,全球因艾滋病死亡的人数从2001年的220万上升到了去年的290万。

  2011年是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40周年。10月27日,记者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专访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他从秘书长的角度评价了中国在联合国倡导的“发展和减贫”问题上的表现,以及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作用和中国与非洲之间的“南南合作”,还畅谈了他对安理会改革和对“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的看法。

潘基文说,联合国坚定致力于推动中国和非洲之间的伙伴关系,联合国系统也在推动南南合作方面加强了与中国的协作,使得南南合作能继续造福非洲。联合国也将继续深化同非洲各国、非盟、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和非洲各区域组织的关系。

潘基文7月14日抵达埃及,他当天会见了前来参加峰会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他15日分别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巴基斯坦总理吉拉尼等各国领导人举行了会谈。

潘基文希望发达国家能够做得更多,而发展中国家也应当确保将千年目标当作国家的首要政策,同时关注良政、管理、民主制度和民主程序、教育和卫生。

  潘基文仍表示:“中国现在有足够的能力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所需的经济、技术、资源方面的支持,我希望中国能继续扩大南南合作范围,为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潘基文建议,中国和非洲可加强在减贫领域的进一步合作,让妇女和青年从贸易和基础项目的发展中更多获益。他赞赏中非合作论坛高度重视粮食安全问题,呼吁中国和非洲各国继续重视粮食安全和社会发展问题,以便在2015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最后期限到来之时,更多非洲人可以实现生活改善。

潘基文表示,不管国家大小和资源多少,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单独解决问题。这一点提高并扩大了不结盟运动在塑造一个更加美好世界的过程中的发言权和空间。在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寻找全球性解决方案时,不结盟运动的参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显重要。

潘基文指出,世界最终成功实现千年目标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发达国家兑现援助承诺。

  潘基文还对中国在全球经济危机中的表现予以充分肯定,但同时他也坦承“中国还可以做得更多”。他说,“确保世界不再遭受新一轮经济危机的打击,非常重要”,“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和最大的外汇储备国。

潘基文说,“实现持久和平、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以及一个繁荣并且所有人享有尊严的未来是中国、非洲和联合国的共同目标。我们可以通过合作来实现这一目标,使所有人都能生活在有尊严、和平和繁荣的世界中。”

第15届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7月15日在埃及红海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开幕。潘基文秘书长到会并发表致词,对不结盟运动40多年来为世界和平等事业所做出的贡献给与积极肯定,并指出不结盟运动的原则至今仍然有着极大的现实意义。

潘基文表示,这份报告显示在世界一些最贫穷的国家,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缓慢,但报告的主要信息仍然令人鼓舞,它表明,千年目标在大多数国家仍然是能够实现的,但需要政治领导人采取紧急的和协调的行动。

  就“南南合作”,潘基文表示,中国是最大的对非洲援助国,为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大量援助。“没有非洲的共同发展,我们的世界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和谐”,“在今天,帮助非洲发展,已不再仅仅通过南北合作,南南合作的作用更加凸显”。

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当地时间7月19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让•平,以及包括南非、贝宁、吉布提、尼日尔、科特迪瓦等非洲国家的领导人,联同50个论坛非洲成员国外交部长和主管对外经济合作事务的部长出席了开幕式。潘基文秘书长当天在发言中强调,中非关系存在巨大潜力,中非合作可在减贫、能力建设以及绿色经济三个方面继续深入发展。

不结盟运动成立于1961年,倡导独立、自主、不结盟的外交政策。目前有118个成员国、16个观察员国和9个观察员组织。它包括了近三分之二的联合国会员国,绝大部分是来自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人口总和占世界人口的55%左右。

千年目标确定后,发达国家在2002年召开的蒙特雷发展筹资会议上承诺,每年将国民总收入的0.7%用于官方发展援助。目前仅有五个国家达到或超过了这一目标,包括丹麦、卢森堡、荷兰、挪威和瑞典。全球的官方发展援助甚至在2005至2006年度出现了97年以来的首次下滑,下降幅度达5.1%。

  “中国还可为世界经济增长做更多”

援助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发展中国家加强能力建设、公平地参与全球贸易、从全球化过程中受益。为此,世界贸易组织在2001年发起了旨在以贸易促发展的多哈回合谈判。经过六年左右的谈判,多哈回合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潘基文指出,世界急需使多哈贸易谈判圆满完成,解决全球贸易机制的不平等,以便促进实现千年目标。

  “非常感谢中国对世界减贫事业作出的贡献”

这一迹象与千年发展目标第八项确定的为了发展而达成全球合作伙伴关系的宗旨不相符合。

  后卡扎菲时代:要团结、不要报复

  对于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潘基文认为:“利比亚人民现正进入一个决定该国未来的关键时期,各方的团结而非相互报复在现阶段至关重要。利比亚人民需要建立新国家并进行改革,以实现一个法治、自由、民主的利比亚。”

  他表示,虽然只剩下不到5年时间,但自己对“世界在2015年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依然有信心,强有力的领导、好的政策、合适的资金运用就可使该目标被实现。“全球贫困率届时有望降至15%以下。虽然在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等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情况并不乐观;但在一些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减贫情况比全球整体状况要好出很多”。

  他还表示:“东亚的贫困率到2015年有望降至不到5%,而这个成果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经济的巨大发展。”在过去30年间,中国有数亿人成功脱贫。“我真的非常感谢中国对世界减贫事业做出的贡献。”潘基文说。

  至于秘书长本人会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潘基文表示:“安理会改革应由安理会成员国来决定未来的改革方向,但我作为联合国秘书长会在政治上和程序上协助它们。”

  “中国是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No.1’国家,特别是在减贫方面进步巨大,为全球作出了很大贡献。”潘基文首先对中国在千年发展目标方面的表现给予如此评价。

图片 2

  安理会“需要改革、需要扩大”

潘基文

  就安理会改革,潘基文表示,联合国成员国已就此讨论了20多年,尤其在最近3年,讨论范围日渐广泛,相关谈判已在逐步加速推进,目前正处于“基于文本的谈判”阶段。

图片 3

本文由ca88发布于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结盟运动的原则至今仍有极大的现实意义,中

关键词: ca88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