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毕业生31岁当副县长,湖南文理学院芙蓉学院

来源:http://www.hdxcsm.com 作者:政治头条 人气:94 发布时间:2019-09-19
摘要:(文/图 黄艳黄岳云)4月15日,湖南文理学院芙蓉学院文学与社会科学系200多名师生来到慈利县东岳观镇南岳村开展"深化产学融合聚力乡村振兴"调研,并举行了校地结对签约仪式,标志

(文/图 黄艳 黄岳云)4月15日,湖南文理学院芙蓉学院文学与社会科学系200多名师生来到慈利县东岳观镇南岳村开展 "深化产学融合 聚力乡村振兴"调研,并举行了校地结对签约仪式,标志着学院与地方的合作迈出了崭新的一步。

图片 1

   8月13日,自动化学院10名师生党员组成党员社会实践队,前往云南临沧,围绕“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主题,在蚂蚁堆乡开展了为期4天的实地调研走访活动。

7月18日,重庆主城最高温度到达39度,由重庆工商大学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15名师生组成的志愿服务队,来到九龙坡区陶家镇九龙村开展村级土地利用规划编制志愿服务活动。

图片 2

本报记者伍洪涛宋凯欣实习生王佳箐张家界报道

图片 3

“我们村有4.2平方公里,你们要走完?”7月18日上午,志愿服务队一行来到九龙坡区陶家镇九龙村便民服务中心,通过座谈的形式拉开活动帷幕。

在南岳村,学院的200多名师生聆听了该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刘涛做了《投身乡村振兴、实现人生价值》的讲座。刘涛是80后,毕业于北京大学,从政十多年,从临澧县副县长任上辞职回乡担任村里第一书记,正在对外努力争取项目支持,完善基础设施,对内提振信心,准备通过内置金融的模式,发展产业合作社,壮大集体经济,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走绿色健康发展道路,打造富裕、宜居,乡风文明的新农村。

做公务员10年后,他决定辞职;离开体制5年,他再次辞职。今年年初,刘涛干脆回老家张家界慈利县南岳村,当起了第一书记。

  实践队先后与临沧区副区长吕洪良、蚂蚁堆乡副乡长曾雪剑、蚂蚁堆村委会第一书记宋建涛汇报交流本次实践的目的和计划,在临翔区农业局挂职蚂蚁堆村干事王金凡的带领下入村到户进行调研工作。实践队共计走访蚂蚁堆乡蚂蚁堆村的忙杏组、街子上组、街子下组、龙洞组以及遮奈村大寨二组5个村民小组,深入12户农户家中拜访交流,其中建档立卡户8户。同时围绕乡村振兴,实践队就蚂蚁堆乡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了调研,分别走访了临翔区蚂蚁堆乡敬老院、临翔区人民医院蚂蚁堆分院、临沧区蚂蚁堆乡电子商务公共服务站、华中科技大学捐建蚂蚁堆茶厂、忙杏组黄富茶厂和芳辛果蔬合作社等多个服务机构和合作社。

座谈会上,九龙村党支部副书记刘选超、李敏介绍了村相关情况。刘选超表示,九龙村位于九龙坡区陶家镇西部,面积4.2平方公里,属浅丘地带,两条溪流穿境而过,山清水秀。九龙村下辖19个合作社,全部接通乡村公路,耕地面积997亩,常住人口2437人,共有农户852户。村民生产以传统农业为主,村内现有园林公司、农业公司多家。“村里有什么优势资源?”“村里现在规划了哪些产业项目?对现有规划你们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座谈会上,志愿服务队师生认真倾听,积极提问交流,气氛热烈。

此外,同学们还进村入户了解情况,对农业农村有了更深的认识。南岳村现有700户2400多人,国土面积5000亩,人多地少,是典型的湘西北欠发达乡村,村里现有养猪及种植合作社3个,但规模不大,效益不显。目前村里正在整合资源、提质生效,与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牵线,准备走订单生产、有机农业的发展路子,呈现出生机勃勃的局面。

两次辞职前,他的职务分别是常德市临澧县副县长和长沙一家民企的高管。

  结束调研后,博士生党员陈曦谈到:“芳辛果蔬合作社负责人施永红作为村里的年轻党员,主动带领全组农民科学务农,积极寻求智慧致富道路,生动展现了农村党员的责任担当,让我很是敬佩。”系统系硕士唐淑贤结合专业表示:“临翔电商完善了区、乡、村三级服务体系,依托实体市场、现代信息、物流网络和临翔区物产资源优势,是乡村经济振兴发展的良好探索。”

座谈后,志愿服务队分为三个小组,走村入户,进行问卷调查和实地调研。村党支部副书记李敏为顶着烈日、步行调研村社的这支年轻的队伍竖起了大拇指。“他们的专业和敬业超出了我的预期。”李敏说到。

学院党委副书记田宗城表示,通过此次深入对接调研,学院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在此基础上,学院将结合村里实际需要,充分发挥高校在教育、科技、文化、艺术等方面的优势,找准切入点,开展点对点、有针对性的结对工作,助力乡村振兴,力争将调研成果转化成实践成果。

无论在谁看来,一个农村娃,考上北大,31岁又做到副县长位置,前途都可谓不可限量。亲朋好友都以他为荣,把他作为教育下一代的榜样。但刘涛却在关键时刻闪退,选择自主创业。为此,他遭受了不少非议。

  实践队还拜访了临翔区一中,自动化学院2017年优秀本科毕业生党员代表连天培志愿在这里支教。临翔区一中副校长马明荃介绍了学校的基本情况,基础设施比较匮乏,很多老师都是共用的办公电脑,学生目前也只能住在简易房,条件比较艰苦。他谈到,连天培过来支教没有喊累喊苦,在学校教过物理、地理、化学、生物多门课程,创新教学方式方法,一个劲想办法提高学生们的学习,做得真的很不错。

“这次三下乡活动,令我最惊喜的是此次的活动结合了我们的专业背景,虽然过程是‘苦’的,但是我相信经过几天的努力,我们会感受到本次活动带给我们的‘甜’。这种甜不仅仅是对于成果的认知,也是对于我们自身专业发展的一种新的认知。”2016级土地资源管理二班的赵梦卓说道。

尤其此次,刘涛选择做这个只有名分、没有工资的“村官”——第一书记,再次带来太多不解。

  据悉,本次活动旨在通过实践教育引导学生走出校门、认识社会、了解国情,鼓励他们在实践中探索理论知识的转化拓展,同时发掘优秀基层党员事迹,促进学生党员明确“四个正确认识”,不断增强“四个意识”,牢固树立“四个自信”,真正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为“中国梦”奉献力量。

“通过今天的实地考察调研,让我很深刻地感受到开展实践活动的重要性,相比课堂上的理论教学,实地考察调研不仅让我学到知识,还让我学会如何运用知识,尤其是对于我们土地资源管理和城乡规化的同学,做一个规划不是凭空想象,随便乱规划,而是要去实地考察,结合当地资源情况和相应的政策进行合理规划。”2016级人文地理与城乡规划专业的李慧表示,今天只是活动开始的第一天,后面还有很多艰巨的任务等着自己,虽然天气很炎热,但是阻挡不了大家服务的热情。

辞职回村做第一书记

“我们这次计划至少要填四五十份问卷,因为村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除了要体现政府的行为和想法,还要体现村民的意愿。”本次活动指导教师之一的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副教授王兆林表示,做好村土地利用规划,对实现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美丽乡村意义重大。

刘涛又辞职了。从一个月薪4万多元的民企高管岗位上。

“村里哪块土地适合做什么产业?农用地,还是建工厂,还是发展旅游,这些都涉及村土地利用规划。”王兆林说,做好村土地利用规划,有利于解决农村生活空间、生产空间和生态空间“三生”空间的面临的问题。

和以前一样,他依旧“先斩后奏”,辞职后才告诉家里。母亲彭从浓接到电话时,刘涛已从长沙开车到了镇上。回家见到母亲的一刻,刘涛忍不住大哭。彭从浓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抱住儿子,边哭边问,“儿啊,你怎么了?”母亲一度揣测刘涛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

本次志愿服务活动分为几个阶段进行。在前期,志愿服务队通过资料图鉴,在室内对九龙村情况进行了判读分析。18日—20日,是实地勘测调研阶段,服务队将在九龙村实地调研村中项目落地情况和基础设施建设情况,与镇、村级政府部门对接,在规划中要解决问题冲突。

“不是的,我一看到您就想哭,妈妈只有一个。”刘涛接着说,“我辞职了。”

据悉“2018年村土地利用规划编制志愿服务”实践专项活动由团中央学校部联合自然资源部规划司开展,是今年全国大学生‘三下乡’暑期社会实践活动16个专项活动中的一项。7月4日,重庆工商大学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申报的五支村土地利用规划编制志愿队成功通过遴选,将分别在重庆九龙坡区、铜梁区等地开展针对性调研。

此前的几年,彭从浓一直在长沙带孙子,因为操劳过度,患了黑色素瘤,两年里住了13次院。最后一次手术,截掉一段拇指,才控制了病情。这让刘涛心痛万分。辞职后,他第一时间赶回村里。

图片 4

“儿啊,你这么高的工资,辞职干什么?”对于儿子的归来,彭从浓虽然很高兴,但还是为他丢掉高收入的工作感到惋惜。

图片 5

“钱有什么用啊,妈妈是最珍贵的,我就回来陪你两年,等你病好了,我照样可以再闯我的事业。”刘涛说。

图片 6

除了父母,对于刘涛归来感到高兴的,还有南岳村村主任刘际义。

图片 7

早在2017年年底,新上任不久的刘际义就找到彭从浓,希望刘涛能回村里任第一书记,“不用做具体事,也不用常住村里,一个月回来一两次就行。”刘际义看重刘涛丰富的政商阅历,想借助他的资源优势,帮助村里脱贫。

文/重庆青年报记者 陈美西

2018年3月份,春节刚过,刘际义就跑到长沙,邀请刘涛回村里任职。刘涛回复,他有回去给家乡做贡献的想法,但手上还有事情没忙完,要考虑一下。

刘际义把这当成了刘涛婉拒的理由,但他想好了,还是要厚着脸皮继续找,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我都做好三顾茅庐的准备了”,刘际义笑着说。

不过,刘际义不需要再跑腿儿。2018年年底,刘涛突然致电他,表示自己愿意回来。

农村北大生

南岳村地处武陵山脉边缘,距离省城长沙280多公里,交通不便,一条马路曲曲折折通向外界。

在刘涛之前,村里甚少出过大学生,更别提北大清华这类在村民眼中遥不可及的名校。

在父母眼里,刘涛自小就是一个很有主见,且自制力特别强的人,“从来没让人没有操心过”。母亲彭从浓回忆,刘家亲戚关系紧密,过春节时,往往都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在县城里过。但每年春节,刘涛不等过完年三十,就迫不及待一个人步行40多里山路,返回村里。

“那时候没有手机,第一次他“失踪”时我们还很害怕,找回去才发现他在家里。”彭从浓一问才知道,刘涛觉得县城太吵,影响自己复习。

彭从浓说,刘涛从小到大在学校始终是第一名,而且是远远甩开第二名的那种。1999年,刘涛不负众望,考入北大图书馆学专业。

知道刘涛考上北大的时候,彭从浓正在外面吃酒席,听到消息后饭都吃不下了,高兴地手舞足蹈。刘涛父亲则买来一堆鞭炮,沿着祖坟放了一圈。那一天,霹雳吧啦的鞭炮声在村里回荡了很久。

图片 8

副县长辞职

2003年大学毕业后,刘涛考取了湖南的选调生,先后在张家界市永定区双溪桥乡、共青团张家界市委、共青团湖南省委、湖南省委统战部等单位工作。2012年10月,31岁的刘涛赴常德市临澧县上任,成为当时当地最年轻的副县长,分管工业、安全生产等工作。

对于出身农村的刘涛来说,这种火箭式的蹿升让很多人吃惊。

但刘涛分析,自己之所以仕途顺利,一方面得益于北大带来的光环,无论做什么,都会受到关注;更重要的则是他踏实肯干、任劳任怨的性格,颇受领导赏识。“我不争不抢,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并且还都能做好。”体制内10年,刘涛攒了厚厚一摞获奖证书,这都是对他工作的认可。

成为副县长,无疑是刘涛10年仕途的顶峰。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刘涛有了新的想法,他不想再过这种一眼可以望到头的生活,想要离开体制。

刘涛说,在副县长位置上,他经常下基层,跟农民接触多了,就觉得农民太需要人带领他们创业。“我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对家乡和土地有感情。但现在村里没有年轻人,很多土地都荒着,我觉得再不回去做点事,可能就晚了。”由此,他产生了辞职的想法。

最终,在只有在告知妻子的情况下,刘涛辞职了。

指望着刘涛光宗耀祖的爷爷,听到他辞职的消息后失声痛哭。父亲刘际明也无法理解儿子的决定,他指着刘涛的鼻子斥责,“从农村考了北大,现在当了官,多不容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村里很多人也觉得刘涛的选择不可思议,各种猜测开始在小山村流传:刘涛是不是犯事了?是不是书生气太重,适应不了县里的“官场套路”?

曾有人问刘涛,他这么优秀的人才辞职搞农业是不是“浪费资源”?刘涛回答,现在不缺公务员,但农村却非常缺人。“一个县副县长有七八个,但对一个村的农民来说,带领他们致富的,可能只有一个人。”

回乡创业惨败

然而,辞职后第一次创业,刘涛就遭遇了惨败。

经过考察,刘涛选择回乡种植红心猕猴桃,他很看好这种水果的经济效益,希望能借此改变山村面貌。

为此,他和妻子把家底拿出来,投入30多万,流转了100亩土地,成立了南岳村第一个红心猕猴桃种植基地。为了省钱,他还把父母变成“工头”,带着工人出工,为工人做饭。

刘涛原本想,等果园产生收益后,他就发动带领村民一起种猕猴桃,但因为缺乏技术专业人才指导,土壤板结,排水不畅等问题始终无法解决,达不到种猕猴桃的条件,最终导致果苗大量枯萎死亡,补种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看着漫山枯死的果苗,刘涛欲哭无泪。

第一次创业,就以惨败告终,还交了三十多万的“学费”。总结反思后,刘涛认为,会读书、会“当官”,不一定能当好农民。在发展农业产业方面,自己经验不足,也缺少市场意识,如果不补齐自身短板,再贸然上马其他项目,还会重蹈覆辙。

无奈,为了养家糊口,首次创业失败的刘涛,只能暂时先找工作赚钱。

二次创业

在朋友推荐下,刘涛加入湖南一家大型生猪养殖企业担任董事长助理。

靠着自己卓越的管理才能,1年后,他带领公司团队前往湘西开拓业务,创造了“企业 银行 贫困户”的精准扶贫模式。

刘涛自嘲,“养猪”两年,自己算是对农村实际情况有个较深入的认识,积累了一些创业经验。

随后,刘涛又应校友企业家邀请,加入长沙一家生物医药企业担任高管。

去年,始终想着自主创业的刘涛,再次萌发回乡念头。经过之前的教训,这一次,刘涛的创业更加务实,他与有养殖经验的朋友合伙,投资200万元,在东岳观镇南岳村流转100多亩山地,成立养鸡场,专心养鸡。

第一次创业的惨败教训,和随后养猪学来的管理经验,让刘涛这一次的创业终于开花结果。第一批鸡上市时,刘涛亲自拉到集市上去卖,人们纷纷过来围观、购买,并笑称他,县官变鸡倌。

回首这些年的创业,刘涛感慨,以前自己是政府思维,有宏观上的概念,但缺乏实际操作经验,而现在则是市场思维,懂得因地制宜,随时变通。“创业后虽然面临着各种风险和不确定,但这种为了目标而努力奋斗的自由感,是前所未有的”。

去年年底,在南岳村村主任刘际义的再三邀请下,从创业中缓过一口气的刘涛,答应了回南岳村担任第一书记。

图片 9

“竭尽所能,百死无悔。”

正式上任前,刘涛在朋友圈里写了一封对全体村民的公开信,解释自己回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原因:一个人在外混的再好,家乡依然贫穷,都谈不上真正的成功。

上任第一书记之后,刘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村里坏了3年的广播修好了,方便村里以后的宣传工作。

此外,他则把主要精力,放到帮村里的农产品寻找销路上。优越的自然条件,让刘涛自信村里的蔬菜肉类产品,绝不比市场上那些品牌产品差,“只是我们比较零散,没有形成品牌,卖不出好的价钱。”

为了推销农产品,刘涛跑到慈利县城,找认识的酒店老板,将从农户家中收购来的葛根、蜂蜜、腊肉、土鸡等土特产,挨个拿上门推销。因为品质优良,产品很快打开销路,甚至远销长沙。

为了提高产品知名度,刘涛还打出慈利县政府大力推行的“硒有慈利”品牌,让这些得天独厚的富硒食品为消费者所知。

在刘涛的努力下,如今,长沙一家大型酒店80%左右的做菜原材料来自于南岳村,土鸡蛋、蔬菜、干豆角、剁辣椒、茶叶等富硒食品,赢得了顾客的良好口碑。

刘涛未来的初步打算是,由一家农业公司负责收购村里的山货,发展“订单农业”,对接城市购买力,逐步壮大村集体经济。 “发展乡村产业,绝对不能操之过急,必须稳扎稳打。”

此外,刘涛还有着一长串的长远规划。因为南岳村靠近张家界核心景区,他打算用5年,乃至10年的时间,大力发展家乡的生态旅游产业,为村民寻找一条可持续的发展道路。“我们这里山美水美人美,只有走这条路才是最正确的,也是我所擅长的。”

有人曾问刘涛,为一个没工资、不赚钱、得罪人,还要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的职位白白付出,为了什么?刘涛回答,其实就是为了原先没有能力,现在时机、信心、能力具备,在自己不饿死的情况下,想担起责任而已。为此,“竭尽所能,百死无悔”。

本文由ca88发布于政治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北大毕业生31岁当副县长,湖南文理学院芙蓉学院

关键词: ca88

上一篇:千年古寺,三维扫描助古建数字化保存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